中工網首頁時政評論國際軍事社會財經企業工會維權就業論壇博客理論人物網視圖畫體育汽車文化書畫教育讀書娛樂旅遊綠色建設社區打工

中工工會

職工之聲

全總領導

王東明 主席

李玉賦 黨組書記、副主席、書記處第一書記

鄧 凱 副主席、書記處書記、黨組副書記

張少琴 副主席(兼職)

徐福順 副主席(兼職)

尹德明 副主席、書記處書記、黨組成員

爾肯江·吐拉洪 副主席(兼職)

王瑞生 黨組成員

閻京華 副主席、書記處書記、黨組成員、機關黨委書記

邱小平 副主席(兼職)

焦開河 副主席、書記處書記、黨組成員

崔 鬱 副主席(兼職)

江廣平 副主席、書記處書記、黨組成員

李守鎮 黨組成員、經費審查委員會主任(副部長級)

房建孟 中央紀委駐中華全國總工會機關紀檢組組長,中華全國總工會黨組成員

許振超 副主席(兼職)

郭明義 副主席(兼職)

巨曉林 副主席(兼職)

趙世洪 書記處書記、黨組成員

張茂華 書記處書記、黨組成員,組織部部長

田 輝 書記處書記(掛職)

石 岱 書記處書記、黨組成員

時薪低於最低工資標準,被辭得不到賠償,遭欺騙簽下非全日制勞務合同……近日,一些“鐘點工”向記者講述自己的遭遇——

乾著“全日制”的活,背著“鐘點工”的名

工人日報—中工網記者 劉旭
2018-07-07 08:19:44

  “都說出來打工要簽合同,我簽了,咋不給我雙倍賠償呢?”7月3日,郭超英掏出塑料袋裡的用工協議(複印件)和裁決書時氣憤難平。

  3年前,郭超英到遼寧大連一家軟體開發服務公司做保潔員。公司要求與她簽訂非全日制用工協議,說簽了不用擔心被欠薪。郭超英沒多想就簽了。今年2月,公司無故解僱她,她申請雙倍賠償時,公司以她是“鐘點工”為由拒絕,仲裁庭也沒支援她的訴求。

  郭超英的遭遇不是個案。

  近年來,一些企業打擦邊球,聘請“鐘點工”幹全日制員工的活兒。有的是口頭約定為“鐘點工”,有的還簽下“鐘點工”的用工協議或勞務合同。6月20日~7月3日,記者採訪了保潔員、促銷員、婚慶員、演藝員等22位“鐘點工”,他們中的一些人向記者講述了各自遭遇:被辭得不到賠償,時薪低於最低工資標準,受用工單位欺騙簽訂非全日制勞務合同……

  工時相同工資卻低於全日制員工

  2014年6月12日起,每天早上7點,郭超英都會準時出現在所在軟體公司三樓的工具間。物業總經理要求她7:10~9:00、15:00~16:50打掃走廊、工位地面,擦洗衛生間和茶水間。因為工作地點離家遠,郭超英用中間的時間來巡檢,有時會被叫去擦洗會議室。到了午飯時間,她就加熱自己帶的饅頭或米飯,就著鹹菜吃。公司承諾每個月的工資是2200元。

  今年2月1日,郭超英被解僱,公司對此沒有給出任何理由。她聽說遭無故解除勞動合同可以要求雙倍賠償,於是申請了勞動仲裁。

  6月11日,該軟體公司代表在庭審中辯解說:“當初公司與郭超英簽協議時明確了是非全日制用工,郭超英也同意簽字了,而且公司安排她每天工作不到4小時,一周沒超過24小時,所以解僱她不用賠償。”郭超英則不同意,她說,實際上自己每天工作時長都接近8個小時。

  當地勞動人事仲裁委員會審理後認為,根據勞動合同法68條、71條規定,非全日制用工,是指以小時計酬為主,勞動者在同一用人單位一般平均每日工作時間不超過4小時,每周工作時間累計不超過24小時的用工形式。 非全日制用工雙方當事人任何一方都可以隨時通知對方終止用工。終止用工,用人單位不向勞動者支付經濟補償。同時,郭超英不能提供每天工作8小時的證據。因此,裁決不予支援郭超英的訴求。

  與郭超英的遭遇相似,瀋陽某大型連鎖超市促銷員鄭灝也覺得自己遭到不公對待。

  2016年8月,超市某食品品牌產品銷售商雇鄭灝在超市工作,每周付給他325元,他連續工作了7個月。“說是小時工,乾的是營業員的活兒,每個月到手1300元,低於瀋陽市最低工資標準(2018年調整為1620元)。找到老闆要加工錢,老闆說,我一個小時工哪有最低標準,約定是多少就給多少錢。”鄭灝說。

  記者採訪的22位“鐘點工”中,17位每日工作時長超過4個小時,13位每天工作接近8小時,與企業內全日制員工工作內容相同。然而,這13位所謂的“鐘點工”工資卻低於全日制員工,而且用人單位沒有為他們繳納工傷保險,也沒有意外傷害險。

  一些企業把勞動者偽裝成“鐘點工”

  “可訂立口頭協議的法律規定,讓‘鐘點工’拿不出證據,僱主和企業卻肆無忌憚地違約。”大連市公共法律服務中心副主任郭忠旭說。

  勞動合同法第69條規定,非全日制用工雙方當事人可以訂立口頭協議。“大部分的口頭協議都成了空口無憑,約定的時薪是多少、工作時間多長都無證可循。”郭忠旭說,“而且大部分的鐘點工不打卡、不做考勤,很多企業的員工名冊裡也沒有任何記錄,沒有工作證明,鐘點工維權難度非常大。”

  利用勞動者不懂相關規定,有的用工單位偷換概念將“勞動合同”改成“勞務合同”。

  去年10月,白楓被瀋陽新天地婚慶有限公司“套路”了。白楓是攝影與攝像專業畢業的大專生,到該婚慶公司做婚紗照拍攝、婚禮跟拍工作。第一次見面,公司分管人事的副總經理拿出一份“非全日制勞務合同”讓他簽3年,每月初支付2000元,月中再支付1500元。並解釋說他工作不用定時定點,有事可以請假,所以是非全日制用工形式,白楓覺得合情合理就簽了。今年4月,白楓被解僱索要雙倍賠償被拒時才發現合同有“陷阱”,自己被定義成了“鐘點工”。

1 2 共2頁

來源:中工網——《工人日報》
編輯:尹文卓

圖片新聞

全總要聞

熱點專題

深度報道

職工之聲

新聞日曆

|

新聞排行

友情連結

中華全國總工會 | 全國總工會宣教工作網 | 工會資產監督管理網 | 中國工會女職工工作網 | 中國工會經濟技術工作網 | 中國工會勞動保護網 | 全國廠務公開民主管理網 | 中華全國總工會新聞中心 | 全國工會幹部教育培訓網 | “12351”職工維權熱線網 | 2010年全國勞模和先進工作者表彰大會

地方工會

北京市總 | 天津市總 | 上海市總 | 山西省總 | 河北省總 | 陝西省總 | 遼寧省總 | 吉林省總 | 黑龍江省總 | 江蘇省總 | 浙江省總 | 山東省總 | 河南省總 | 湖北省總 | 貴州省總 | 廣東省總 | 福建省總 | 海南省總 | 湖南省總 | 四川省總 | 新疆區總 | 合肥市總工會 | 深圳市總工會 | 哈爾濱市總工會 | 瀋陽市總工會 | 石家莊市總工會 | 寧波市總工會 | 南京市總工會 | 杭州市總工會 | 西安市總工會 | 十堰市總工會 | 海城市總工會 | 達州市總工會
京ICP證100580號 | 互聯網新聞資訊服務許可證 (1012009003) | 京公網安備110401200155 | 中國互聯網視聽節目服務自律公約
廣播電視節目製作經營許可證(廣媒)字第185號 | 資訊網路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0111630)
關於我們 | 廣告服務 | 聯繫我們 | 本站地圖 | 投稿郵箱 |著作權聲明 |違法和不良資訊舉報電話:010-84151598 |網路敲詐和有償刪帖舉報電話:010-84151598
Copyright 2008-2018 by www.workercn.cn. all rights reserved
掃碼關注



工人日報
客戶端
蘋果版
安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