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工網首頁時政評論國際軍事社會財經企業工會維權就業論壇博客理論人物網視圖畫體育汽車文化書畫教育讀書娛樂旅遊綠色城建社區打工

中工工會

職工之聲

全總領導

王東明 主席

李玉賦 黨組書記、副主席、書記處第一書記

張 工 副主席、書記處書記、黨組副書記

張少琴 副主席(兼)

蔡振華 副主席、書記處書記、黨組成員

翁傑明 副主席(兼)

張曉蘭 副主席(兼)

閻京華 副主席、書記處書記、黨組成員、機關黨委書記

邱小平 副主席(兼)

江廣平 副主席、書記處書記、黨組成員

李曉鐘 黨組成員、經費審查委員會主任

馬吉孝 副主席(兼)

房建孟 中央紀委國家監委駐中華全國總工會機關紀檢監察組組長,中華全國總工會黨組成員

石 岱 副主席、書記處書記、黨組成員

魏地春 副主席、書記處書記、黨組成員

郭明義 副主席(兼)

巨曉林 副主席(兼)

高鳳林 副主席(兼)

張茂華 書記處書記、黨組成員,組織部部長

許山松 書記處書記、黨組成員

王俊治 書記處書記、黨組成員

曲昭偉 書記處書記(掛職)

只需繳納1350元費用成為會員,就能使用所謂“人才流失預警機制”功能,實現單位人員異動“早知道”——

第三方平台,誰給了你“告密”的權利?

工人日報—中工網記者 關晨迪
2019-06-04 08:47:27

  “我確實想跳槽,但還沒考慮清楚,只是更新了簡曆,現在老闆都知道了,我真是‘騎虎難下’,不知道該怎麼辦了。”近日,在北京一家語言培訓學校工作的李先生無奈道。

  採訪中,記者發現,更新簡曆卻被“告密”,李先生的遭遇不是個例。

  對勞動者而言,跳槽的順序多是先找好“下家”再辭職。然而,不少勞動者表示,“前腳剛更新簡曆,後腳就被單位人事部門叫去談話”。那麼,是誰在“告密”?對此,《工人日報》記者進行了一番調查。

  第三方平台“告密”跳槽動向

  “我覺得隱私受到了侵犯。”在上海一家金融公司擔任客戶經理的孫先生告訴記者,因工作經驗豐富,他想去更好的平台發展,但考慮到房租和日常開支的壓力,孫先生想找到下一家公司後再提辭職。

  然而,當他在求職網站上更新了簡曆,隔天就被公司的人事部門叫去詢問離職一事,“雖然離職是遲早的事,但畢竟在這裡工作了這麼多年,想跟公司好聚好散。但如此被公司‘監視’,太讓人心寒了。”

  記者了解到,孫先生所在的公司是通過第三方平台提供的“人才流失預警機制”功能從而掌握了員工動向。第三方平台利用技術手段獲取其員工數據後,藉助數據分析為該公司生成員工流失報告,公司只需支付一定費用就能享有這項服務。

  採訪中,針對第三方平台提供的“人才流失預警機制”,勞動者態度不一。

  從事房屋銷售的裴先生認為“沒底線”。在他看來,勞動者有擇業的自由。在沒完全決定是否要離職時,如果因第三方平台泄露簡曆更新資訊而導致勞動者被辭退或降薪,“那勞動者找誰說理去?知道自己的簡曆資訊被用人單位監控,就算勉強留下來,以後用工雙方缺乏信任,也沒法好好合作了,說是幫助單位留住人才,其實就是販賣資訊。”

  不過,也有人認為要辯證看待“人才流失預警機制”。“想辭職,無外乎對薪資待遇不滿,正好可以藉此機會提出加薪要求。而對鐵了心要辭職的人來說,用人單位的人事部門是不是提前知道並不重要。”在北京一家雜誌社新媒體部門工作的張女士說。

  花1350元就能獲取跳槽“預警”

  記者在網上檢索後發現了一家提供“人才流失預警”服務的平台,介紹可以基於大數據智能化監控企業人才流失風險,“讓人員異動早知道”。

  點擊該平台的“流失預警”選項後,記者隨機綁定了一家公司,顯示需付1350元成為會員,才可獲取相關服務。該會員一年有效,可享即時監控員工動態、流失預警第一時間推送、專屬客服通道等服務。

  從網友使用截圖來看,該平台在獲取相關數據後,會向服務對象發出“新發現1名員工有跳槽可能,請儘快查看”的資訊。同時,還有HR專家提醒:員工跳槽存在多方面誘因,發現跳槽風險後,請不要直接質疑員工或攤牌式溝通,否則可能會導致員工的情緒化反應,甚至對企業造成負能量擴散。

  在北京一家廣告公司從事人力資源管理工作的沈女士認為,第三方平台提供此類服務就是打著“預警”的旗號侵犯他人隱私,並以此牟利。

  “用人單位要掌握員工近況,應在平時多留意其行為狀態,並及時和員工溝通,了解他們的想法。如果人員頻繁流失,管理者首先應自我反思,而不是藉助非法獲取數據的手段來監視員工。這樣做就算留住了人,也留不住心。”沈女士認為,用人單位和員工之間應該保留最基本的信任和尊重。

  一名不願透露姓名的人力資源從業人員與沈女士持不同觀點,他所在的公司購買了“預警”服務,“企業重新招人、培訓等成本較大。通過‘預警’,能相對減少成本、降低離職率。另外也能通過與員工的談話,了解公司在人員管理方面存在哪些問題。”

  因“預警”而被侵權的維權難度大

  “如果因更新簡曆被‘告密’,導致勞動者被單位辭退或降薪,且侵權事實容易認定,基於違法事實,勞動者可向網信部門及其他監管機關投訴舉報。”北京達曉律師事務所實習律師朱思睿告訴記者。

  “不過類似情況,勞動者維權並不容易。”在他看來,維權難的原因在於,勞動者難以證明是第三方平台泄露簡曆更新資訊而導致自己被辭退或降薪,另一方面,如果因泄露數據給勞動者造成損失,勞動者可依法要求賠償,但離職帶來的財產損失缺乏認定程序,難以證明,這給勞動者要求賠償造成困難。

  西安市的一名律師告訴記者,互聯網是目前個人資訊受到侵犯最常見的領域之一。考慮到個人資訊保護的緊迫性和必要性,在多部法律中均有個人資訊保護條款的規定,針對某些特殊問題也單獨制定和發布了法律法規,如《網路安全法》等,但仍然缺乏專門的個人資訊保護法規。

  對此觀點,北京市尚公(西安)律師事務所律師張煜表示認同。他告訴記者,關於公民個人資訊的問題早前就有研究,立法也在持續不斷修訂中,但目前為止還沒有出台專門針對個人資訊安全的完整的法律。

  在今年的全國兩會上,全國人大代表、中國移動廣東公司董事長魏明提議加快制定個人資訊保護法,並加強APP“越界”收集資訊的治理。

  記者獲悉,全國人大常委會已將制定個人資訊保護法列入本屆立法規劃。

  西安電子科技大學副教授姚青松提醒道,個人應具備對自我資訊的保護意識,例如能虛擬的資訊盡量虛擬,不要到處使用相同的口令,尤其是重要網站的口令要保護好。

來源:中工網——《工人日報》
編輯:尹文卓

圖片新聞

全總要聞

熱點專題

深度報道

職工之聲

新聞日曆

|

新聞排行

友情連結

中華全國總工會 | 全國總工會宣教工作網 | 工會資產監督管理網 | 中國工會女職工工作網 | 中國工會經濟技術工作網 | 中國工會勞動保護網 | 全國廠務公開民主管理網 | 中華全國總工會新聞中心 | 全國工會幹部教育培訓網 | “12351”職工維權熱線網 | 2010年全國勞模和先進工作者表彰大會

地方工會

北京市總 | 天津市總 | 上海市總 | 山西省總 | 河北省總 | 陝西省總 | 遼寧省總 | 吉林省總 | 黑龍江省總 | 江蘇省總 | 浙江省總 | 山東省總 | 河南省總 | 湖北省總 | 貴州省總 | 廣東省總 | 福建省總 | 海南省總 | 湖南省總 | 四川省總 | 青海省總 | 新疆區總 | 合肥市總工會 | 深圳市總工會 | 哈爾濱市總工會 | 瀋陽市總工會 | 石家莊市總工會 | 寧波市總工會 | 南京市總工會 | 杭州市總工會 | 西安市總工會 | 十堰市總工會 | 海城市總工會 | 達州市總工會
京ICP證100580號 | 互聯網新聞資訊服務許可證 (1012009003) | 京公網安備110401200155 | 中國互聯網視聽節目服務自律公約
廣播電視節目製作經營許可證(廣媒)字第185號 | 資訊網路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0111630)
關於我們 | 廣告服務 | 聯繫我們 | 本站地圖 | 投稿郵箱 |著作權聲明 |違法和不良資訊舉報電話:010-84151598 |網路敲詐和有償刪帖舉報電話:010-84151598
Copyright 2008-2018 by www.workercn.cn. all rights reserved
掃碼關注



工人日報
客戶端
蘋果版
安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