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中工網工會頻道素質工程-正文
“試驗田”裡的職稱改革 廈門自貿片區職稱改革試點
http://www.workercn.cn2018-05-14 07:14:16來源: 中工網--《工人日報》
分享到: 更多

開闢綠色通道,量身訂製方案,行業專家當評委,打通技能人才等級與職稱評審通道……廈門自貿片區職稱改革試點始終聚焦產業發展的難點問題——

“試驗田”裡的職稱改革

工人日報—中工網記者 陳俊宇 吳鐸思

  2016年5月,第一次參加工程師系列職稱評審時,就職於廈門太古飛機工程有限公司的塗劍峰,光準備材料就花了3個多月,沒能趕上截止時間,只得放棄。

  2017年冬天,第二次參加評審,從遞交材料到得知評審通過,也就一個月左右。

  短短一年時間,職稱評審為何會有如此大的改變?這,要從一場改革說起。

  2017年11月30日,《廈門市航空維修產業職稱改革試點(廈門自貿片區)工作實施方案》發布實施,意味著自貿片區航空維修人才職稱評定有了綠色通道。首次試點有133人獲得工程師職稱,通過率超八成。

  這場全市範圍的職稱改革,有著來自市委、市政府的強力推動。記者了解到,廈門市委高度重視加強對新時期產業工人隊伍建設改革的組織領導,著眼最大限度調動廣大產業工人建設廈門“五大發展”示範市的積極性、創造性,構建合力推進產業工人隊伍建設改革的工作格局。福建省委常委、廈門市委書記裴金佳多次組織市委組織部、市人社局、市總工會等相關部門到自貿區、軟體園、火炬高新區等產業工人密集的園區、企業,就產業工人隊伍建設情況開展調研,精準把握產業人才特點,量身訂製建設改革方案。

  “我們在調研的基礎上,開展航空維修產業職稱改革試點工作,通過開闢綠色通道,將航空維修產業職稱評審工作從工程系列職稱評審工作中單列出來,極大地提升了產業職稱評審的靈活性、便捷性及專業性,實現職稱管理工作對重點發展產業的精準化服務。”廈門市委常委、自貿區管委會主任、市總工會主席倪超告訴《工人日報》記者,這是廈門加強產業工人隊伍建設的一個突破口,既能把技術人才的晉陞通道打通,又能創新產業工人靠技術成才、靠本領吃飯的保障機制,從而更好地促進產業工人隊伍建設發展。

  改革,成為多方訴求

  廈門太古飛機工程有限公司成立已有25年,是一家中外合資的大型民用飛機維修企業,在行業裡,算是一塊響噹噹的招牌。此外,公司還與世界各大飛機設備原廠商合資建立了一系列飛機零部件維修企業。

  但記者卻聽到這樣一種說法——“太古像是被遺忘的角落”。

  為何這麼說?

  “技術人員在公司內部是有成長路徑的,但是就參加社會化職稱評審來說,我們長期不夠重視。”廈門太古飛機工程有限公司人力資源部總經理印明薔坦言。

  這一說法得到了廈門航空工業有限公司副總經理李正林的佐證,他還有一個身份是廈門太古飛機工程有限公司事務與安全董事、工會主席。“行業內的晉陞與社會上的職稱評審,不是互通的。從業者對公共評價體系既不熟悉,也沒有動力去關注。”

  航空維修技術人員晉陞有一個漫長過程。以塗劍峰為例——

  2005年,塗劍峰從南昌大學計算機科學與技術專業畢業。父母從事飛機設計相關工作,他從小耳濡目染,加上對廈門這座城市的嚮往,於是應聘到太古公司從事航空電子電器維修。他從一線學徒做起,經過大約3年半的學習培訓,通過多個科目考試,才有可能考取到民航部門的維修執照。拿到執照後,再根據具體機型進行一年半的專門學習。這意味著,至少需要5年時間才能獨立操作,到此才算入門。按照公司人才培養制度,接下來可以升任高級工程師,然後是主任工程師,再往上是經理,而每一步晉陞都有年限和工作業績等要求。

  2012年6月,塗劍峰成為太古公司的航電高級工程師,但他的職稱依舊是2008年12月評定的助理工程師。

  評職稱,對“靠技術吃飯”的人來說,不僅涉及收入和晉陞,也被看做是評價個人業務水平貢獻的一把標尺。航空維修技術人員不關注職稱評審的原因,其實不難理解——由政府職能部門主導的職稱評審,與公司的薪酬體系不存在關聯。

  不過,近年來,無論是企業還是員工都開始意識到,沒有職稱認定,就無法享受政府的相關政策優惠。“在行業內做了十幾二十年,當個教授級高工可能都沒問題。可一到社會上就發現,沒有職稱證書,連享受政策的敲門磚都沒有。”李正林說。

  行業的呼聲出來了。可是,職稱評審材料繁瑣、周期漫長、缺乏專業評審等現實,依舊是一堵無形的牆。

  “航空維修行業職稱評審歸屬工程系列,廈門市工程系列一年申報3000人到4000人,涉及專業30多個,從收評審材料到審核再到評審,周期較長。”廈門市人社局專業技術人員管理處調研員黃瑞亮告訴記者,航空維修具有很強的專業性,既有的專家評委不一定能科學判斷參評者是否達到行業工程師的標準。

  航空維修產業是廈門市的百億元產業鏈之一,自貿片區裡有14家航空維修企業,從業人員近6000人,2016年行業產值達121億元,佔全國行業產值1/4;2017年前10個月,產值達110億元。

  倪超介紹,2015年掛牌成立的中國(福建)自由貿易試驗區廈門片區是改革試驗田。這裡的航空維修、生物醫藥等技術密集型產業集聚,打造一支懂技術會創新、掌握核心專業技術、有匠心有匠藝的產業工人隊伍,可以讓廈門的產業發展腰杆子更硬。

  對人才的渴求,幾乎發生在每一座快速發展的城市,廈門也不例外。廈門市委組織部人才局副局長盧壽榮深有感觸:“對人才需求的緊迫感,越發強烈。”

  改革,成為多方訴求,箭在弦上。改變既往的人才評價體系,職稱改革成為突破口。

  從無到有的試點方案

  2017年1月,中辦、國辦印發《關於深化職稱制度改革的意見》,進一步健全職稱制度體系。

  “職稱改革確立了一個導向,就是評價人才要用品德、能力、貢獻來評價,讓工作稱職的人能夠評上職稱,讓那些幹工作的人、有貢獻的人能夠評上職稱。”中國人事科學研究院研究員吳江表示。

  政策在廈門迅速落地,航空維修產業職稱改革試點提上議事日程。

  當年春節後,廈門市人社局、市職稱改革領導小組辦公室、市工程經濟系列職改辦以及自貿區工會等部門開始進行密集調研。漫長而繁瑣的工作,參與者之一的黃瑞亮濃縮成簡單數字——在方案出爐前,調研了近10家企業,開了6場座談會。

  這並非易事。每架飛機都由上百萬個部件組成的,涉及機械、電子、複合材料、鈑金製造等多種學科。航空維修的專業性與複雜程度,對於制訂方案的“外行”們,無疑是一種挑戰。在黃瑞亮展示給記者的《民用航空器維修人員執照管理規則》上,有多處注釋,“想弄清楚這裡面的門道,得費很大力氣。”

  “長期以來,航空維修技術人員有一套國際民航的審核標準,這個標準與國內的職稱評審體系是無法對接的。可企業從業人員中又是以技術型實用人才為主,約佔員工總數的70%以上。”黃瑞亮所在的人社局以及市職改辦等部門越發意識到,改革既有評審體系是不得不為之事,開闢一條單獨評審通道尤為必要。

  如何評定技術人員的“業績與能力”?“量身訂製評價指標和體系”“創新專家評委組成方式”,成為改革推動者的共識。

  太古公司人力資源部員工關係經理翟子豔向記者回憶,她曾將公司的人員架構情況,有哪些技術工種及如何分類,每個工種所需的資曆要求等資料提供給調研人員。“他們還會到現場看技術人員的考試過程,了解我們的考核標準和流程。”

  “航空維修人員要經過筆試、面試、實操,需要遵照民航部門的標準,是極為嚴格的。”黃瑞亮他們認識到,民航體系中晉陞標準的嚴格程度並不亞於人社部門的。

  而這正是翟子豔、廈門中航秦嶺宇航有限公司人事行政經理陳婷婷、新科宇航人力部經理王曉宇等在接受《工人日報》記者採訪時反覆強調的事,“我們的出發點就是要向職能部門證明,航空維修培訓體系是完備且高標準的,行業標準是值得信任及採用的。”而在過去幾十年間,二者幾乎不曾有過“銜接”。

  這種“銜接”的延伸,就是“突破與創新”將業內專家引入職稱評定系統。太古公司改裝中心工程部客艙安全設計經理何志淩、結構高級工程師彭亞芹,中航秦嶺質量經理薑光華,新科宇航質量部經理胡翔等,經企業推薦被納入自貿區航空維修企業專家評委分庫、負責生產技術的部門經理以上人員(含人力資源高管)評委庫。這部分評委占評委總數的40%~50%。

  “一方面,我們一看技術人員的工作總結就知道他的能力水平;另一方面,我們承擔了解釋功能,比如,告訴市工程技術系列專家評委們,維修執照、承擔維修項目的含金量,等等。”何志淩在航空維修領域工作超過20年,是改裝中心12名CVE(符合性驗證工程師)之一。

  調研、座談,反反覆複進行,方案從無到有。“我們弄了一個初稿,然後給到航空維修企業,讓他們去徵求意見。收到反饋後再修改,修改完又讓他們看,繼續提意見,再修改、再提意見……最後,我們還找了一些業內專家對方案進行認定。”黃瑞亮說。

  如今試行的方案,經過十多次修改定稿,“工作能力+工作業績”兩項佔到80分值。

1 2 共2頁

我要留言
[保存]     [全文瀏覽]      [ ]      [列印]     [關閉]     [我要留言]     [推薦朋友]     [返回首頁]

中 工 網 版 權 所 有 ,未 經 書 面 授 權 禁 止 使 用
Copyright © 2008-2011 by www.workercn.cn. all rights reserved
瀏覽本網主頁,建議將電腦顯示屏的解析度調為1024*768

掃碼關注



工人日報
客戶端
蘋果版
安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