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中工網工會頻道職工話題-正文
“工資單貼集”見證那些年的生活
http://www.workercn.cn2018-06-22 16:10:38來源: 勞動報
分享到: 更多

  童振義、蔣雲楣夫婦都是50後,雖然算不上殷實之家,但相濡以沫幾十年,一路攜手走來,一家人和睦快樂,小日子過得有滋有味的。他倆從結婚第二個月起就用心存貼的工資單,既是家庭生活實錄的一方面,也是我國改革開放以來國企變遷的見證之一;既記載了生活的酸甜苦辣,也反映了他倆對家庭的責任承擔。

  讓我們用童振義和蔣雲楣的工資單,來敘述他倆那些年的故事吧。

  婚後共同生活是兩人工資單貼集的發端

  20世紀80年代初期,童振義和蔣雲楣經人介紹相識。童振義在上鋼五廠工作,是大型國企單位。他是個工作認真踏實,熱衷鑽研技術的青工。原先在軋鋼車間做最後一道工序———鋼錠包裝,後拜一位電工老師傅為師,掌握了一手電工技術活,電工,這可是“吃香”的工種。車間裡有甲乙丙丁四個班組,每個班組都有七位電工、二位鉗工組成的機修班,輪班確保生產正常運行。其中,童振義是甲班機修組組長,後來還成為中共黨員。

  蔣雲楣的工作單位是上海第十四服裝廠。該服裝廠在虹口區的天水路上,屬於中型國企單位,企業的品牌是“紅鑽石”女襯衫,承接了不少外貿訂單,是當時很受女青年青睞的單位。蔣雲楣能進入這家工廠也是很不容易的。1972年蔣雲楣中學畢業後到安徽插隊,直到1979年才回滬。1980年,蔣雲楣住家所在的虹鎮街道辦事處組織回滬知青自謀職業,上海第十四服裝廠是向回滬知青公開招錄的單位之一。從小就愛好縫製衣服的蔣雲楣,至今還記得應試那天的場景,她帶著自家的縫紉機,輕而易舉地通過考試進入了這家單位。

  童振義和蔣雲楣所在的單位,都屬於“響噹噹”的國企。經過一段時間的交往,兩人情投意合,遂於1982年10月喜結良緣。至今,蔣雲楣提及婚禮的場景,眉宇間依然掩飾不住盈盈笑意。她是家中長女,下有兩個弟弟和一個妹妹。父母疼愛這個在外插隊多年的女兒,也喜歡這個為人憨厚辦事穩重的女婿。父親親自到浦江大酒店為他們預定了11桌婚宴,六十多元一桌的酒席,這在當時屬於上檔次的宴請。親朋好友都說他倆很般配,婚後生活肯定幸福。日後這對夫婦的生活狀態,印證了人們的祝福。

  蔣雲楣從虹口區舟山路的寶源坊娘家,嫁到楊浦區控江路鳳城三村的夫家。童振義家的房屋是16平方米的一室戶,蔣雲楣嫁入後與公婆生活在一起,只是將房屋分割為兩小間。婚禮的第二天,童振義鄭重其事地對蔣雲楣說,我每月的工資、獎金全部交給你,由你統籌安排家庭開銷,這正合蔣雲楣的心意。1982年11月,第一次拿到丈夫上交的工資和工資單,蔣雲楣抑制不住心中的激動,想著這個家是要夫妻兩人共同來精心經營的,自己不但要精打細算,還應該孝敬公婆,一家人要和和睦睦過日子。工資在日常生活中是要花銷掉的,工資單卻捨不得丟棄,於是蔣雲楣將兩人的工資單分別粘貼著,美滋滋地想,每過幾年就會漲工資的,看著工資單上的數字變化,也是個美好的企盼。日月如梭,他們的工資單粘貼了近二十年。

  工資單貼集記錄了社會和企業的改革曆程

  童振義的工資記載是從1982年11月起始的,從工資單的項目上看,有近四十項的內容,印刻著鮮明的時代烙印。僅工資一項,就有基本工資、保留工資、附加工資;還有病事假天數、加班天數、高溫天數等,可謂名目繁多。欄目表中童振義涉及的是:基本工資51元、附加工資3.53元+5元、高溫費3元、中夜班費5.30元、加班費6.80元、營養費3.18元,應發總工資77.81元;扣除部分的有10元互助金、工會會費0.25元、代購月票費1.50元、集體儲蓄10元,實發總工資56.06元。

  也許,用現今的思維來看待這一數字的工資收入,人們覺得收入太低不可思議,但是將這個數字放置到當年的時代背景中,應該算是較高的收入了。童振義是上鋼五廠的工人,鋼鐵廠屬於重工業行業,收入比一般的行業高,我們用蔣雲楣同年同月的工資作一比較就可看出。蔣雲楣1982年11月的工資收入是這樣記載的:基本工資45元、附加工資1.10元、物價補貼5元,扣除事假0.57元、病產假工資1.38元,還要再加上車貼4.50元、夜點心2元,應得總收入是55.65元;扣除飯賬5元、儲蓄10元,代扣款0.20元、其他扣除1元,實發工資39.45元。  從童振義應得的總收入77.81元,蔣雲楣應得的總收入55.65元,可以看出童振義要比蔣雲楣高出22元之多,那個年代,一張十元面值的人民幣屬於“大票”啦。

  時代進入到1990年,再來看童振義的工資單,基本工資已經是132元,還加上諸如物價補貼、一次性房帖、加班費、獨生子女費、理髮費等,再扣除集體儲蓄、月票費等,實際收入在190元上下;而到同年8月,新增工資後基本工資是149元,實際收入已在220元上下。

  童振義的工資單粘貼到1998年時,有了工會房貸的項目。從1999年開始,工資單上出現了公積金代扣款,童振義每月所扣的公積金是74元,說明國家房屋政策的改革啟動,企業不再承擔為職工分配房屋的職責,這就是當年說的將社會的職能從企業中剝離出去,讓企業輕裝上陣發展經濟,也是當時企業改革的一部分。也是從1999年開始,工資單上有了養老金的項目,童振義每月繳納的養老金是62元。

  童振義最後一張工資單到2000年12月“END”(結束),因為企業開始實行工資打進銀行卡。這年,他的平均月收入是1300多元,月基本工資是600元,由此可以看出,基本工資一項在總收入中所佔比例在縮小,其他方面收入所佔比重增多,展現出當時企業工資分配的特點。

  眾所周知,自20世紀90年代起,40後和50後這代工人,多數經曆了從下崗到再就業的曆程,蔣雲楣也不例外。蔣雲楣的工資單粘貼到1999年6月戛然而止,因為此刻她下崗了。她清楚地記得那天是1999年的6月6日,工資單貼集上有她記錄的上半年六個月工資總收入4638元,再加每月318元,共計三個月的下崗工資954元,兩項相加收入是5592元。

1 2 共2頁

我要留言
[保存]     [全文瀏覽]      [ ]      [列印]     [關閉]     [我要留言]     [推薦朋友]     [返回首頁]

中 工 網 版 權 所 有 ,未 經 書 面 授 權 禁 止 使 用
Copyright © 2008-2011 by www.workercn.cn. all rights reserved
瀏覽本網主頁,建議將電腦顯示屏的解析度調為1024*768

掃碼關注



工人日報
客戶端
蘋果版
安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