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者按:技術工人的待遇與技術工人的地位和能力,很長一段時間以來,幾乎形成了“死結”。一方面,技術工人的待遇低,影響技術工人的地位,進而

影響大家對從事技術工作、接受職業教育的態度,導致我國缺乏高素質的技術工人;另一方面,技術工人的技術“粗糙”,也影響技術工人收入的提高,讓提高

技術工人地位的道路顯得漫長。對於與技術工人的技術和待遇代表委員們提出了自己的見解——

讓“藍領”成為“金領”

    在吸引和留住技能型人才方面,政府和企業都要轉變思想觀念,在工資、培訓、榮譽等方面向技工傾斜,讓“藍領”成為令人羨慕的“金領”。

    安鋼通過設置關鍵崗位技術津貼、制定崗位創效獎勵措施等辦法,不斷提高技術工人待遇。同時,公司每兩年評選一次勞動模範,一線技術工人比例不低於50%,還以職工的名字命名勞模創新工作室和優秀技能人才創新工作室,“從精神層面構建和完善激勵機制”。>>>詳細

職工科技創新成果轉化要讓企業接受工人得實惠

    要讓職工科技創新成果轉化應該加大宣傳和引導,提高企業和有關管理部門的認識;抓緊梳理有關政策法規和建立相關配套政策,消除企業的後顧之憂;政府相關部門整合科技成果轉化、國有資產管理、資產評估和職工創新等方面專家資源,組成指導服務中心;籌建具有公信力的第三方評估服務機構,為職工創新成果按要素參與分配提供客觀公正的效益評估。

    “職工科技創新成果轉化需要統籌考慮,既要讓企業能接受,也要讓技術工人得實惠。”李斌代表建議。 >>>詳細

保障技術工人待遇制度需跟上

    儘管企業有大有小、有強有弱,但一個不能忽視的事實是,隨著“中國製造2025”的實施,想要在中國製造業轉型升級的過程中分得一杯羹,企業就必須重視技能人才的作用。技能是產業工人的立身之本,產業工人是企業的發展之本。提高技術工人待遇,不能僅僅寄望於企業家良心發現,必須有制度保障。>>>詳細

技術工人收入不如計件工

    基本工資根據一定的技術級別劃定,一共20多級;效益工資根據經營產值確定,技術工人取平均數。生產線上操作工的收入採取的是計件工資制,完成的數量越多,掙得就越多。由於沒有技術補貼,基本工資又低,技術工人掙的甚至還不如普通的計件工人。丁照民代表感歎道,“企業收入分配能不能對技術工人有所傾斜,提高一下技術工人的待遇呢?>>>詳細

提升隱性待遇,探索公平合理的激勵機制

    “提高技術工人待遇,收入是一個重要方面,但還遠遠不夠。職業生涯的發展、晉陞通道的拓寬、技能水平的提升、創新成果的轉換,甚至能否參與企業的民主管理,都是提高待遇的題中應有之義。”上海電氣液壓氣動有限公司液壓泵廠總工藝師、數控工段長李斌代表認為,這是一項系統工程,需要探索出科學公平合理的激勵機制。>>>詳細

推動技術工人創新成果按要素參與分配

    “今年的政府工作報告提出,對承擔重大科技攻關任務的科研人員,採取靈活的薪酬制度和獎勵措施。近年來,國家出台了一系列促進科技成果轉化的政策,但政策激勵的對象主要是專業科技人員,技術工人還無法享受有關政策待遇。”中國第一汽車股份公司紅旗分公司製造技術科維修班長齊嵩宇代表陷入思考,“對於技術工人,在這方面是不是應該有所探索呢?”>>>詳細

化工行業職工的津貼每月只有幾十元

   化工行業涉及有毒有害作業,相應崗位有發放津貼的規定,但這個津貼的標準是上世紀90年代制定的。按照當時的標準,這些崗位的職工每人每天有1元~2元的津貼。2016年,人社部、財政部曾聯合下發《關於調整林業有毒有害崗位津貼的通知》,按照危害等級將林業有毒有害崗位的津貼調整為每人每月450元、350元和260元。同樣是有毒有害崗位,化工行業職工的津貼每月只有幾十元。 >>>詳細

代表建議“艱苦崗位津貼免徵個稅”

    董林等多位代表曾在全國兩會期間“接力”建議免徵煤礦井下職工艱苦崗位津貼個稅,“畢竟隨著個稅的扣除,津貼無形中就打了折扣,讓一線艱苦職工充分受益的目的沒有完全達到。只有更多惠及低收入群體,合理調節社會收入,個人所得稅才能有效實現設置初衷,促進社會公平。”>>>詳細

調整完善個稅制度,提升百姓幸福指數

    “隨著個人工資收入連年提高,個人承擔的個稅也從無到有、從少到多。這會給企業基層職工的生活質量造成影響。”王欽峰代表認為,“調整完善個稅制度,是提升老百姓幸福指數的重要舉措。”>>>詳細

加大技術工人補貼力度,國家不能缺位

    從帶領八九個組員的生產班長,到管理5個班組45名組員的白班組長,高穎明深刻感受到: 也想進一步加大對他們的補貼力度,但公司利潤有限,有時也是心有餘而力不足。國家應該大力扶持實體製造業,促進中小企業轉型升級,通過稅收優惠、財政補貼等措施,讓企業有動力、也有能力去提高技術工人的待遇。>>>詳細

新成果按要素參與分配落地難

   “目前,創新成果按生產要素參與分配的激勵機制,在企業層面還沒有很好地落地實施。”上海電氣液壓氣動有限公司液壓泵廠總工藝師、數控工段長李斌代表是上海市總工會的兼職副主席,他告訴記者,“經過調研發現,制約因素主要有三方面,企業行政對於職工崗位創新存在認識偏差,認為這是職務發明,給予獎勵就可以了;企業缺乏推進動力,增加成本、減少利潤是最大考量;缺少第三方評估服務機構。”>>>詳細

讓員工們對技術大拿既嚮往又崇拜

   “不同的技工級別享有不同待遇。”王欽峰代表告訴記者,近兩年,公司每年評定技術工人的技術等級,依次是初級技工、中級技工、高級技工、技師和高級技師,每月給予相應的津貼,“評上了就能享受”。“津貼就是額外的收入,是自身技術水平價值的體現。”王欽峰代表自豪地說,“我是這個崗位的技術大拿,員工們既嚮往,又崇拜。” >>>詳細

 

 

掃碼關注



工人日報
客戶端
蘋果版
安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