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育保險應納入醫療保險

【參保者不到1/3

生育保險費用是由用人單位繳納的,個人不用繳納,所以其他非正規就業的婦女,以及就業單位不願為其繳費的婦女,都享受不到生育保險待遇。我國有2億多農民工,其中,外出打工的近1.7億人,女性約佔30%,總量接近5000萬。1.78億人,參加生育保險不到城鎮基本醫療保險參保人數6.66億人的1/3。 <詳細>

【非職工和農民工享受不到待遇

根據現行制度安排,不同身份的社會成員適用不同的生育保障制度,享受不同的保障待遇。國家機關和事業單位職工享有良好的生育保障,企業職工次之,農民和城鎮非工薪居民基本上不享受生育保障。這種待遇上的不同,表明這一領域存在著不公平,也不利於縮小城鄉差別。 <詳細>

支付範圍與醫保交叉

在我國,關於“因生育引起疾病的醫療費,由生育保險基金支付”的待遇支付標準過於原則,而實際執行的隨意性大。生育中不少醫療費用既可以屬於生育醫療費用,也可以屬於一般疾病醫療費用。因而生育保險基金與職工基本醫療保險基金在支付範圍方面界限不清。 <詳細>


 
  生育保險有啥待遇?

生育保險指國家通過立法對懷孕、分娩的女職工給予生活保障和物質幫助的社會保險制度。生育保險主要覆蓋城鎮各類企業,籌資模式主要為用人單位向社會保險機構繳納生育保險費,職工個人不繳費。

其待遇包括生育津貼和生育期間的醫療費。其宗旨在於通過由國家和社會向職業婦女提供生育津貼、醫療服務和產假,幫助她們恢複勞動能力,重返工作崗位,以體現國家和社會對婦女在這一特殊時期給予的支援和愛護。 <詳細>


  誤區:懷孕主動辭職

農民工因生育而自願中斷職業的現象較為普遍,許多外來務工女性打算生育或知道懷孕後,主動選擇辭職。調查顯示,原本有全職工作的受訪者中,45.5%的女性因生育辭職,在所有受訪者——孕期及有3歲以下孩子的女性中,46%的受訪者目前沒有工作,21.5%的受訪者為散工或者自雇,僅有32.5%有全職工作。常常需要站立工作、夜班工作及長時間加班工作,工作需要接觸有毒溶劑或有毒氣體等,是女農民工辭職的重要原因。

從社會性別視角審視生育保險政策時,會發現現行生育保險政策仍然存在不少的社會性別問題,相對其他社會保障制度,生育保險制度建設相對滯後,立法層次低;生育保險政策覆蓋面窄,非正規就業婦女、農村婦女生育的社會價值沒有得到承認與保護;無法充分實現女性的平等就業權;對男性的生育責任強調不足等。<詳細>


  生育保險現狀怎樣?

●企業職工對生育保險法規政策的知曉度低,且存在誤解,僅有13.6%的女職工具體了解生育保險法規政策的規定,完全不了解的女職工占12.3%。

●男職工或者已超過育齡的女職工認為自己並不是生育保險待遇的享受主體,沒有必要參加生育保險。

●職工生育醫療費用的報銷標準與女職工實際開支存在較大差距。

●承擔生育保障職能的社會保障項目有多個,包括職工生育保險、新型農村合作醫療、居民醫保等,且制度之間難以銜接轉換

●每一個制度都是地區統籌,一般是縣級或市級統籌,各地政策差異較大。

<詳細>


  應擴大生育保險覆蓋範圍

當前仍有部分企業拖欠、逃避甚至根本不繳納生育保險費用,有些企業還以此為由拒用女工,其主要原因在於有關現行的生育保險規定的立法層次偏低,不能強制約束企業的行為,不能充分保障女職工的生育權益。由於生育保險法規的立法層次低,試行期過長,各地方在適用生育保險法規時,都結合“本地區的實際情況”制定了生育保險的規定或辦法,導致《企業職工生育保險試行辦法》被虛化。

對此,應以完善生育保險法規政策為中心,配合其他手段來維護女職工生育保險權益。應當根據《社會保險法》、《女職工勞動保護特別規定》等上位法的規定,吸收現行有效的地方生育保險政策,並修正現行政策中存在的不合理因素,增強生育保險制度在實踐中的可操作性。<詳細>

掃碼關注



工人日報
客戶端
蘋果版
安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