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工網首頁時政評論國際軍事社會財經企業工會維權就業論壇博客理論人物網視圖畫體育汽車文化書畫教育讀書娛樂旅遊綠色城建社區打工

中工工會

圖片新聞

全總領導

王東明 主席

李玉賦 黨組書記、副主席、書記處第一書記

張 工 副主席、書記處書記、黨組副書記

張少琴 副主席(兼職)

蔡振華 副主席、書記處書記、黨組成員

翁傑明 副主席(兼職)

張曉蘭 副主席(兼職)

閻京華 副主席、書記處書記、黨組成員,機關黨委書記

邱小平 副主席(兼職)

焦開河 副主席、書記處書記、黨組成員,中國金融工會全國委員會主席

江廣平 副主席、書記處書記、黨組成員

李曉鐘 黨組成員、經費審查委員會主任

馬吉孝 副主席(兼職)

房建孟 中央紀委國家監委駐中華全國總工會機關紀檢監察組組長,中華全國總工會黨組成員

石 岱 副主席、書記處書記、黨組成員

郭明義 副主席(兼職)

巨曉林 副主席(兼職)

高鳳林 副主席(兼職)

張茂華 書記處書記、黨組成員,組織部部長

許山松 書記處書記、黨組成員

王俊治 書記處書記、黨組成員,勞動和經濟工作部部長

曲昭偉 書記處書記(掛職)

揭秘10萬噸級貨輪海員真實生活

2018-07-13 09:52:23

七天六夜 隨船記者航海日誌一 |揭秘10萬噸級貨輪海員真實生活

  編者按:

  “金海輝”號貨輪於6月21日淩晨離開天津港,承載10.5萬噸黑黝黝的煤炭南行至廣東珠海,航程近1158海裡。此前,央廣網記者隨輪遠行,與海員們經曆7天的“奇幻漂流”,揭秘海員真實生活,體味他們的“酸甜苦辣”,也感受新時代下中國140萬船員的新風貌。

  6月21日3時30分,中國福建海運集團的“金海輝”號巨型散貨輪,“馱”著近10.5萬噸的煤炭航行在寬闊的渤海海面上,在自動駕駛儀的操縱下,以12節左右的速度向前,駕駛室的儀錶台上,雷達屏幕掃描著12海裡半徑的海面......

  眼下是北太平洋海域行船最好的季節,海面基本無大風浪。

  “金海輝”從天津港行駛到珠海,航程1158海裡。10天內,將經由渤海灣、黃海、東海,駛過台灣海峽,再到南海北部海域。

  金海輝出發短視頻(拍攝剪輯 央廣網記者 鄭重)

  此時,與外界唯一的關聯便是巨輪的轟隆聲,及漸行漸遠的岸邊微弱的燈光。

  從船艙頂層駕駛台兩側的舷窗望出去,夜色將渤海海面重重籠罩著。

  初識“金海輝”

  6月20日 15時22分

  船艉甲板上粗大的海纜繩,緊緊地綁縛著貨輪。

  登船是在下午4點半,夕陽下,記者終於見到了在天津港裝貨的“金海輝”,心竟踏實了不少——這艘如巨獸般的貨輪,長245米,寬43米,型深21米,比之前想象得要大,要穩。箱內滿載從山西來的煤炭,這是目前福建省最大的散貨輪。急著圍觀這龐然大物,從船頭勻速步行至向船尾,前後足足用了近4分鐘。

停靠在天津港的“金海輝”輪

  雙手死死攥著沾滿煤灰的扶梯,記者心驚膽戰地沿著56個台階的懸梯登船。

  從煤炭、糧食到奶粉、名包……今天國人生活必需品中的一部分,從海路而來。海員遠航時,在茫茫大海上一漂就是三五個月。但這樣動輒數月甚至一年的航行,對“金海輝”輪上海員來說,早已成家常便飯。“沒啥,我都快有一年沒上岸回家了,講難聽點,麻木了。”說這話的是船長於建晨,跑船20餘年,身著白色制服,講話乾淨利索,他一把奪過記者手中的行李,說船員早就盼著我們來,能多些“人氣兒”。

  這也是船上最缺的,船航行在汪洋大海數月,最苦的就是沒人說說話兒。

  對船上的一切都充滿好奇,行李還沒安頓好,記者就在樓上樓下跑了個遍。鑽進船艙,沿著僅兩人寬的逼仄樓梯向上爬。樓梯差不多仰著65度角。“小王,要小心!”船長一再提醒我,如果船起航後,得用雙手撐住兩旁的船壁才能穩住重心。

  按走廊內樓梯指示標牌,船員的臥室在甲板上方的一二層。

  頭腦裡總有種刻板印象,對水手房間的構想一直是:幾個人擠在一個小屋裡,擁擠昏暗又充滿異味,桌上的幹豆和燕麥片發了黴。但隨後,記者輕輕推開老水手蘇兆權的房門,完全打破了之前的想象。

海員房間

  房間是酒店式的格局,進門右手邊是衛生間,左手是單人沙發,茶几上的一大盆綠蘿給不到10平米的房間增添了不少生氣。船員多為福建人,書桌上自然少不了當地的各式茶葉,竟有些居家感。而很多海員也都備著大容量的移動硬碟,裝著電影電視劇對付海上無聊的日子。近60歲的蘇兆權喜歡看抗戰影片,上船前兒子幫他下載了不少。船上跟家裡是完全不同的世界,岸上有些喧囂,船上則略顯冷清。尤其是晚上下了班,回到自己的臥室,這種對比會更加強烈。

  近距離地接觸這樣的貨輪,記者還是第一次,不過對船上的“等級制度”卻早有所聞。從腳下這條船上的房間布置就能看出端倪,輪機長和船長作為管理級,房間位於駕駛室的下一層D甲板生活區,其他船員則按照船上制度,依次住在C、B甲板生活區。大副級別以上的高級船員是單間配套,甚至配一個小型客廳。

  不過,空間布置雖如此,但不同於國外,船長說,國內的商船貨輪沒那麼嚴格的等級區分。“大傢伙兒不在崗時,都會到我房間喝喝茶,”他說,在國外,像這樣貨輪,未經允許,船長房間決不許入內。

輪機長房間

  有時,陸地上很多普通的事情,在船上就是巨大的問題。比如上網。上了船,記者一直追問船長:“行船期間,會有訊號嗎?”但得來的回複卻有點失望。在沒有訊號的情況下,只有船上的衛通電話可以跟陸地聯繫,但費用很高。後來得知,目前商船上對衛通電話的使用還遠遠沒有普及。

1 2 3 共3頁

來源:央廣網
編輯:葛文琦

圖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