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企業“育人”的煩惱:職工技能提升路子窄 “育”還是“挖”?

   製造業是國民經濟的主體。要實現中國製造2025,推動中國製造業從大國向強國轉變,關鍵要有一支素質優良、愛崗鑽研、結構合理的製造業人才隊伍。十九大報告指出,“加快建設製造強國,加快發展先進位造業”,需要“建設知識型、技能型、創新型勞動者大軍,弘揚勞模精神和工匠精神”。造就高素質職工隊伍是加快製造業轉型升級的重要基礎和支撐,這其中,職工培訓不可或缺,這有助於實現由大規模人力資源向高素質人才資源的轉變,培育勞動者正確的職業觀,加快建設我國高技能型人才隊伍。[詳細]

  • 關注二:一線職工培訓,經費從哪裡找
  • 關注三:不被機器落下,誰來助跑?
  • 關注四:小企業渴盼培訓扶持,大企業能否打破“圍牆”
  • 關注五:不加工資,學習就沒用嗎?
  •   小企業“育人”的煩惱:職工技能提升路子窄 “育”還是“挖”?

    小企業渴盼培訓扶持,大企業能否打破“圍牆”

      調查顯示,目前我國的中小企業佔據企業總數的90%,然而,其存活期卻不容樂觀。

      一項統計數據顯示,我國中小企業的平均壽命不足三年。分析認為,中小企業,尤其是小型企業中普遍存在的人才短缺是其短壽的重要因素之一。資金緊缺,培育投入不足,人員流動性大,重點關鍵崗位人才培養難留住難,這些如魔咒般困擾著小企業。這些企業迫切需要在企業整體人才培育上邁上一個新的台階,形成自己的人才隊伍。[詳細]

    小企業“育人”的煩惱

       對於任何一家企業來說,能夠擁有足夠的、符合企業發展需要的各類人才,都是最期望得到的理想結果。事實上,幾乎每個企業都面臨著招人、用人的一個難題:想招的人不一定能“招之即來”,能招來的人不一定“來之能戰”“戰之能勝”。於是,從自己的職工隊伍中培育出一批能力更強、為我所用的技能型、成長型職工,便成了企業人力資源部門十分樂意去做的一件事。[詳細]

    小企業很難複製大企業的“路子”

      從某種程度上來說,員工的技能素質,決定了一個企業的發展前景。而同樣是員工技能培訓,大型企業往往比小企業的路徑更廣。安徽應流集團是全球高端裝備關鍵零部件製造領域的領先企業。隨著企業的快速發展,企業對鑄造專業人才的需求量也越來越大。自1999年起,國內很多高校已經不再開設鑄造專業,而國內現有技術人才的知識結構滿足不了鑄造行業技術更新的需要。集團公司核心架構之一的應流鑄造所在地地處安徽西部大別山區的霍山縣裡,大批量引進人才的難度非常之大。[詳細]

      一線職工培訓,經費從哪裡找

    一線職工培訓,經費從哪裡找

      按照有關規定,企業可以按工資總額的1.5%至2.5%提取職工培訓經費,用於職工技能培訓,但遼寧省總工會在調查中發現,大部分企業職工教育經費未按1.5%提取,做得好的企業提取也不到1%。決戰全面建成小康社會,需要有一支有理想守信念、懂技術會創新、敢擔當講奉獻的職工隊伍,而造就一支這樣的職工隊伍,離不開職業培訓,但現狀如何?[詳細]

    不知還有培訓費 職工想學無門路

      按照有關規定,企業可以按工資總額的1.5%至2.5%提取職工培訓經費,用於職工技能培訓,但錦州市總工會在開展“大眾創業,萬眾創新”調查中發現:一些企業根本不知道在工資總額中可以稅前提取1.5%至2.5%經費用於職工技能培訓的規定,當然更談不上提取使用了。

      一些企業特別是中小非公企業自身培訓能力弱,無法對職工進行在崗提升培訓,不能滿足職工對參加培訓的願望。還有相當多的企業不重視對在崗職工進行提升培訓,認為“職工培訓是軟指標,完成任務是硬指標”。[詳細]

    經費用在幹部考察多 用於職工培訓少

       錦州市總工會在調查中發現一個非常值得關注的問題:一些企業雖然也提取培訓經費,但這個費用多用於管理幹部外出考察、一些大學組織的高級管理幹部培訓上,很少用在一線職工培訓上。錦州市總工會為了糾正企業培訓經費多用於管理人員、一線職工很少進行培訓的偏向,在今年初制定工資集體協商指導意見時明確:企業培訓經費至少60%要用於一線職工。[詳細]

      小企業渴盼培訓扶持,大企業能否打破“圍牆”

    確保經費用於職工培訓還需制度保障

       在遼寧省總工會的調查中,特彆強調了高技能人才收入低問題,“一些高技能人才的貢獻與收入水平不對等,如高級技師與高級工程師收入差距在一倍以上,同等收入政策不落實,受訪的102名有高級技能職稱的職工,僅有21人對自己的實際收入滿意”。

      一方面是企業對職工培訓不重視,一方面是職工對學習技能熱情不高,而職工不願意學技術的關鍵是技術不值錢。[詳細]

    一場由政府牽頭的產業升級改造

       為了讓產業鏈上大大小小的供應商跟上柳工快速發展的步伐,這些年該公司每年組織十多批專家到這些小企業進行安全、製造、技能等方面培訓。相比往年零散的培訓狀況,今年的培訓更加系統。這得益於柳州市政府牽頭的產業升級改造。柳州這座有著“西南工業重鎮”之稱的城市,既有代表大國工業水平的工程機械,也有風靡國內外市場的汽車製造。[詳細]

      不被機器落下,誰來助跑?

    “不是簡單把人換下,而是渴盼人的升級”

       據統計,目前深圳市技能人才總量達到325萬人,其中高技能人才92萬人。深圳市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局局長孫福金錶示,當前深圳正處在加快產業轉型升級、建設現代化國際化創新型城市的關鍵時期,迫切需要一大批高素質人才。

      出生於1988年的夏林目前是深圳某科技公司數控加工中心程序設計的資深工程師,被評為龍華園區高層次人才、深圳市高技能人才。12年前夏林中專畢業後入職公司時,只是一名普通職工。[詳細]

    大企業“拉一把”,小企業更留得住人

       李俊鋒分析小企業在人才培養上有心無力的三大原因:小企業投入低,人力資源嚴重不足,一人多崗,分身乏術,有心無力;小企業員工福利待遇低,市場競爭力弱,導致人才流失並容易導致企業重複發生同類質量問題;小企業員工學曆普遍偏低,體系流程不完善,或者乾脆就對質量管理體系認識不足。[詳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