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工書畫

賞析

李公麟與傳世名畫《五馬圖》

2019-03-14 09:15:19  來源:深圳特區報

北宋 李公麟 《五馬圖》(局部) 黃庭堅 乾隆 題跋

  2月24日,日本東京國立博物館“顏真卿:超越王羲之的名筆”特展落下帷幕。據報道,銷聲匿跡近百年的傳世名畫、李公麟的《五馬圖》赫然現身該展,引起海內外文物界的震驚和關注。

  李公麟(1049-1106),字伯時,北宋著名畫家,舒州(今安徽省舒城縣)人,《宋史·文苑》有傳。神宗熙寧三年(1070年),21歲的李公麟進士及第,曆任南康、長垣縣尉、泗州錄事參軍,因陸佃推薦,擔任中書門下後省刪定官、禦史檢法,後官至朝奉郎。在汴京為官期間,不善於拜訪豪門權貴,專結交文人雅士,與蘇軾、黃庭堅等是摯友。元符三年(1100年),因患風痺病,辭官回鄉,在龍眠山山巒溪穀之中任意縱情,故號龍眠居士。他好古博學,精於書畫,擅長鑒賞,人物、山水、花鳥,無所不精,尤工鞍馬;他集諸家之長,廣泛吸取前朝畫家顧愷之、張僧繇、陸探微、韋偃、韓幹等人的技法;他師法自然,經常去騏驥院觀察禦馬寫生,從早至晚,精力集中,竟無暇與來客說話;他大膽創新,敢於突破束縛,自成一家,形成自己的風格;他筆耕不輟,勤於創作,徽宗組織編輯《宣和畫譜》時,僅宮廷收藏的李公麟畫作就達107件,被當時推為“宋畫中第一人”。《宋史》曰:“襟度超軼,名士交譽之,黃庭堅謂其風流不減古人,然因畫為累,故世但以藝傳雲。”蘇軾有詩云:“龍眠居士本詩人,能使龍池飛霹靂。君雖不作丹青手,詩眼亦自工識拔。龍眠胸中有千駟,不惟畫肉兼畫骨。”

  《五馬圖》為李公麟的代表作,紙本墨筆,縱29.3厘米,橫225厘米,以白描手法畫了五匹西域進貢給北宋朝廷的駿馬,各由一名奚官(養馬者)牽引。每匹馬後有其好友黃庭堅的題字,為馬名、產地、年歲、尺寸。馬名依序是風頭驄、錦膊驄、好頭赤、照夜白、滿川花,皆為雄馬,分屬宋廷的左騏驥院和左天駟監。用筆簡約,細膩生動,準確地表現了駿馬的運動和性情特徵。從畫面上看,五匹駿馬毛色各異,鳳臆龍鬐,剛健有力,鐵蹄錚錚,顯得馴養有素,乖巧溫順。五位奚官三人為西域裝束,兩人為漢人,因民族、身份不同,或驕橫,或氣盛,或謹慎,或老成,舉手投足,無不恰如其分。卷末有黃庭堅題跋:“餘嘗評伯時人物,似南朝諸謝中有邊幅者,然朝中士大夫多歎息伯時久當在台閣,僅為書畫所累。餘告之曰:伯時丘壑中人,暫熱之聲名,儻來之軒冕,殊不汲汲也。此馬駔駿,頗似吾友張文潛筆力,瞿曇所謂識鞭影者也。”

  據一些收藏界人士研究和多種版本著錄記載,《五馬圖》傳承經過為:南宋時歸內府收藏,入元、明,經柯九思、張霆發諸家遞藏,康熙年間藏河南商丘宋犖家,乾隆時入清宮,乾隆皇帝兩次在《五馬圖》上題文。一次是對《五馬圖》的考證。第五匹馬沒有黃庭堅的題名,也沒有李公麟自己的款識。乾隆認為馬名是卷後曾紆題跋中所稱的“滿川花”,並認為第五匹馬的真跡和題款及黃庭堅所題的馬名一起被別人裁掉,再加上四匹馬的仿作製成了另一件《五馬圖》被拿去換錢了,而流傳下來的《五馬圖》第五匹馬是仿品,另外四匹馬是真跡。乾隆皇帝的想象力還是蠻豐富的。另一次是甲辰新正之月題寫的一首詩:“龍眠手寫五馬圖,一一驥院之英駿。來自于闐或董氈,事擬天馬登歌韻。即今哈薩及布魯。歲市為常無論萬。愛烏更更遠於彼,馬高七尺有八寸。五馬之高不足稱,于思牽來敬以進。育之天閑聊備數,未如上駟調習順。然今老矣逾古稀。那似昔年磬控迅,展圖自愧且自憐,石火光陰速誠信。”《五馬圖》在清宮珍藏200多年後,民國時期,末代皇帝溥儀以賞賜溥傑的名義盜運出宮。從此,《五馬圖》去向不明,如魚沉雁杳,去如黃鶴。或曰毀於戰火,或曰流失日本。在東京此展中《五馬圖》露出真容,終於使撲朔迷離的稀世珍品水落石出,令人驚歎不已。(鄭學富)

編輯:張歡

賞析

關於我們 | 廣告服務 | 聯繫我們 | 本站地圖 | 投稿郵箱 | 著作權聲明 | 違法和不良資訊舉報電話:010-84151598 | 網路敲詐和有償刪帖舉報電話:010-84151598
Copyright © 2008-2017 by www.workercn.cn. all rights reserved
掃碼關注



工人日報
客戶端
蘋果版
安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