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工書畫

賞析

品讀趙叔孺的《清供圖》

2020-05-29 08:23:14  來源:杭州日報

  被近人稱為“近代趙孟頫的趙叔孺從小就有神童之稱,其五歲開始學畫,據說落筆似神助,線條流暢有力,毫不遲疑,令長者驚歎。據史書記載,他的繪畫天才頗得嶽父賞識,見了他的畫後,第二天即托媒人上門提親,將愛女許配給他。嶽父收藏曆代書畫頗豐,他進門後悉心臨習,畫藝大漲,三年即成為“畫馬笫一人”。

  趙叔孺擅長畫馬,當時上海灘其繪的馬有“一馬黃金十笏”之譽。趙叔孺繪的馬,吳湖帆的山水,馮超然的人物,吳待秋的花卉被譽為海上四絕。而趙叔孺所繪的山水花卉、翎毛蟲草,也饒有情趣,注重形態,不落窠臼。時人對趙叔孺繪畫的評價是:“斟酌龍眠漚波,山水絕似元賢,花鳥則兼宋法,渾厚之氣,斂入毫芒。”趙叔孺比較有名的畫作有《三駿圖》、《高柳飲馬圖》、《關山行旅圖》、《桐蔭高士圖》、《新蠶上箔圖》、《馬嘶芳草圖》、《五駿圖》、《天馬圖軸》等。如今他的作品已是不可多得的珍品,散見於民間各收藏家處。

  更值得稱道的是趙叔孺的篆刻,他兼浙皖兩派之長,得前輩趙之謙的精髓,又精研古金石學,另成一家,營造出典麗恬靜的藝術風格,特別是用色十分講究,能達到豔而不俗,繁而不密的視覺效果。

  趙叔孺是個詩、書、畫、印均絕的通才,其篆刻曾力壓上海灘,當時名震印壇的巨子陳巨來、方介堪、沙孟海均是他的學生。沙老在其著作《沙村印話》中稱“曆三百年之推遞移變,猛利之吳嶽老(吳昌碩),和平至趙叔老(趙叔孺),可謂驚心動魄,前無古人。”

  趙叔孺在收藏上也眼力獨到,據說其看中的古物均為行家所追慕。他將書房冠名為“二弩精舍”,就是因為收藏有漢延熹,魏景耀二弩機而命名。

  趙叔孺在28歲至38歲之間做過10年小官,但他不習慣官場的生活,辭官攜眷隱居上海灘,以舞文弄墨為樂,以篆刻字畫為生。廣交文友,很快,因藝高和心地篤純贏得眾人矚目,當時聲震藝壇的名家四川的張大千和鄞縣的高震霄都是他的摯友,一時成為藝壇泰鬥式人物。

  我一直認為,一位在某一行玩到頂尖的高手,他去玩另一行也一定不會所據其下;因為,雖類別不同,但道理是相通的。

  曆史上出現過很多通才人物,如近代的李叔同,現代的餘任天先生,他們都諸傑壓群倫的通才人物。李叔同不但詩、書畫、印均力壓群芳,其還是音樂家、教育家、戲劇活動家,中國話劇的開拓者。他的書法得力於八大,卻自成一體,綿裡藏針,脫盡了人間煙火之氣,在無欲無求中盡顯清新之美;現代大師餘任天先生也一樣,詩、書、畫、印都達到了一覽眾山小的高度。有人提出異議,短暫的一生怎麼能專那麼多的門類?其實道理很簡單,一通百通,行到高處,道理都是相似的。有人提倡專註,人生如掘井,專打一眼井,才能打得深,深則水清。但這是對常人而言,天賦高的人,雖然打了五眼六眼,但他打每一眼時速度快,力度大,效率高,照樣口口深澈,這就是天賦給予的惠賜。當然,通才不可缺少的基礎,是必須具備很深厚的傳統文化修養,這是快速成功的基礎,如果一個沒有文化積澱的人,他去從事繪畫或者去愛好文物收藏,其畫必俗,其藏品的檔次也一定不會高,很可能全是仿品,因為他不具備識別美醜雅俗的修養。

  近日見到一幅趙叔孺的《清供圖》,畫卷中將四季花卉參差安放在瓶、盃、盂、壺之間,錯落有致,繁而不密,色彩以近景石青為主色調,壓住四季花卉的豔麗,給人清雅脫俗之感,書卷清秀撲面而至。

  後人均對趙時棡的作品評價頗高,認為他遠追宋李公麟,中師元趙孟頫,近摹郎世寧。此卷中可見三位前賢的影子。但其有所變化,只是所變之法未能超越先師而已。比如叔孺的書法,與子昂的書法相比,那不是一二個級別之差。同樣在勾摹形物之精準上,也無法與子昂相比肩,子昂是真正達到了神韻俱足的化境地步。但話要說回來,叔孺的清雅之氣還是要肯定的。如果我沒有記錯,“清供圖”題材一出,後來者競相仿效,尤其是海上畫派中,更是每人必效法的題材,至今仍樂此不疲,追慕者頗眾。但也甚遺憾,仿效者無一人能出其右。

  同樣,我認為,趙時棡也師古而未越古,無論筆墨渲色均未超越李伯時、趙子昂和郎世寧。這大概應了唐太宗《帝範》卷四中說的“取法乎上,僅得為中,取法乎中,故為其下。”的道理了。叔孺之藝僅得三人之中是合乎古法的。

  由此可見,天賦是從藝的第一要素,其次是自己的修鍊和擇師的重要了。(蔡暄民)

編輯:梁瓊

賞析

關於我們 | 廣告服務 | 著作權聲明 | 違法和不良資訊舉報電話:010-84151598 | 網路敲詐和有償刪帖舉報電話:010-84151598
Copyright © 2008-2020 by www.workercn.cn. all rights reserved
掃碼關注




中工網抖音


工人日報
客戶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