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工書畫

賞析

愁過窄道樹陰濃

2020-06-11 08:13:53  來源:中國文化報

  齊白石(1864—1957),湖南湘潭人,原名純芝,後名璜,字渭清,又字蘭亭,號瀕生,別號白石山人、寄萍堂主人、阿芝、木居士、齊大、三百石印富翁、杏子塢老民、借山吟館主者、借山翁、星塘老屋後人、湘上老農等。齊白石一生作畫不輟,留下大量詩、書、畫、印作品。他在繪畫中將文人傳統與民間傳統、文人修養與農民氣質自然而然地結合起來,作品充滿質樸氣息和率真天真,因而雅俗兼得,為廣大群眾所喜愛。其繪畫工寫兼能,造詣高深;寫意人物畫簡括、傳神、充滿人情味和幽默感;山水畫匠心獨運,境界新奇而充滿詩意,在造型、筆墨和結境、創意上都自成一格。齊白石的繪畫以花鳥畫為大宗,而其山水畫亦有相當的價值。

窄道漫步(國畫) 103.5×45.2厘米 1929年 齊白石

款識:何處安閑著醉翁,愁過窄道樹陰濃,畫山易酒無人要,隔岸徒看望子風。己巳為石坡仁兄制於燕京。齊璜白石山翁並題。

鈐印:老白(白文)

  齊白石的作品《窄道漫步》創作於1929年,題跋曰:“何處安閑著醉翁,愁過窄道樹陰濃,畫山易酒無人要,隔岸徒看望子風。己巳為石坡仁兄制於燕京。齊璜白石山翁並題。”從中可知,作品描繪的是一位身無分文的嗜酒之人,欲以畫換酒卻因無人購買,陷入惆悵來回踱步,只能隔岸觀望對面酒館的落寞畫面。此幅作品於圖式上依然簡練、概括,主次分明,無關緊要的因素一概捨棄,布局巧妙,畫中故事藉助構圖層層鋪陳。畫面採用一水兩岸式的構圖,河的一岸是散落的數十座屋舍,另一岸是窄道上漫步的“醉翁”。屋舍大致分為三組,層疊錯落,散中有聚,朝向不盡相同,隨意自然。隨風招展的酒幡作為酒館的標記,為靜止的畫面增添了一絲動感,無需過多筆墨即可想象店內的熙熙攘攘。小河上的獨木橋一端伸向畫外,和河這邊惆悵的酒客形成了呼應關係,延伸出畫外之意。畫的下方,松木青翠筆直,樹的造型充滿童趣。怪石橫臥,與紅衣酒客和諧成趣,從圖形色彩和一動一靜的設置上隱含著豐富性和趣味性。畫中人物刻畫生動,紅衣黃袍的“醉翁”雙手放於胸前,背向酒館張望過去,彷彿在歎氣,體態動勢則表露出不舍;而對面酒館隨風舞動的酒幡又彷彿在向他召喚,兩者構成微妙的呼應關係,畫面盡顯落寞之意。如齊白石在自述中所言:“我畫山水, 布局立意, 總是反覆構思, 不願落入前人窠臼。”一條河流,巧妙地將人、物、事分隔又串聯起來,這也是這幅畫構圖設置的巧妙用心之處。畫面物象雖多,但是結構安排合理而和諧,有整體感,疏疏幾筆叢林、淡淡幾間酒館和農居,具有某種單純樸實的特性,同時又不乏趣味,充滿濃鬱的生活氣息和闐園情趣。構圖、造型和筆墨上皆以質樸為本色追求,景緻、屋舍和點睛人物也都作了高度的概括和細緻的推敲, 毫無因襲造作之態。

  不同時代的畫家都會將自己的人生經曆和思考融入到畫作之中,《窄道漫步》描繪的也恰恰是齊白石本人的真實心境和生活現實,其創作背景也是頗有深意的。作品創作於1929年,時年白石先生65歲,年逾花甲,已經定居北京10年。不得不提的是在白石先生後期的創作生涯中,有過兩次極為重要的“停畫”期。一是1925年的春天,白石先生大病,昏迷整整七個晝夜,後雖醒,複臥病榻一個月有餘。這場病,迫使其停下自己心愛的作畫和刻印事業。1926年,白石先生受到人生最致命的打擊,這一年,他的母親和父親先後去世,令他痛不欲生。悲傷中,二度停止作畫和刻印。1927年,林風眠誠邀齊白石到北京藝術專科學校任教,生活總算有一點穩定的經濟來源,但手頭並不寬裕的齊白石欲賣畫換酒,無人收購也是常態,“畫山易酒無人要,隔岸徒看望子風”,如款識所述,齊白石不同於他的山水畫風格彼時並不為世人所接受,更不為市場所認可,因此這件作品反映的其實既是他本人生活上的窘迫,也是他在山水畫創作上的落寞。畫面裡的那個“自己”,隔岸望酒,對河聞香,惆悵徘徊,也正是齊白石寄情於酒、生性淡泊、與世無爭的真實寫照。一代畫壇巨匠齊白石是個全能畫家。他的繪畫題材十分豐富,花鳥草蟲和蝦蟹創作量最大,人物畫其次,最少是不及作品數量之十分之一的山水畫。究其原因,齊白石早在上世紀二三十年代,就已初步形成了山水畫“筆墨雄渾滋潤,色彩濃豔明快,造型簡練生動,意境淳厚樸實”的個人風格,但由於其筆墨超級寫意,圖式又過於新奇,且和當時流行的複古山水格格不入,故可接受、欣賞他山水畫的人寥寥無幾。但他在藝術上的敢於創造,是對中國近現代山水畫作出了突出貢獻的。

  《窄道漫步》中對酒的表述著眼於普通百姓,我們未見到任何關於酒的畫面,卻聞到了濃濃的酒香,一絲絲、一縷縷、似有似無地飄蕩過河。我們也未曾見到關於醉翁表情的正面刻畫,卻似乎看到他囊中羞澀,饞而不得,只有在山林小徑上徘徊反覆,任憑內心翻江倒海的窘態,將一種貼近生活的人情味和幽默感藏於畫中,任觀者細細品味。

  齊白石的山水畫就是如此洋溢著濃厚的生活氣息,所謂“農文相融,童趣相行”,他畫出了目之所見、心之所想,融入了極其真摯的情感。《窄道漫步》雖然是典型的山水畫圖式語言,但表達的主題卻是畫中人物的心境,與此同時,也從側面折射出那個時代條件下人們的生活之艱,一個畫家尚且為酒錢發愁,普通民眾的生活又會是怎樣?從這一點上,作品也體現出白石先生為民眾作畫、為時代作畫的責任和擔當,是十分具現實意義和人文關懷的大家之作。(張賀)

編輯:梁瓊

賞析

關於我們 | 廣告服務 | 著作權聲明 | 違法和不良資訊舉報電話:010-84151598 | 網路敲詐和有償刪帖舉報電話:010-84151598
Copyright © 2008-2020 by www.workercn.cn. all rights reserved
掃碼關注




中工網抖音


工人日報
客戶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