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工汽車

柳岸聞鶯︱方建華散文:井岡山下補天石

2019-05-13 10:47:49  來源:東風文學

  井岡山下補天石

  作者:方建華

  歲在己亥,時三月十二日,西曆2019年4月14日,湖北省毛澤東詩詞研究會一行7人受《中國韶山網》之邀,參加“喜迎建國70周年,八天重走湘贛閩三省紅軍路”遊學活動。同伴們買了武漢至長沙的火車票,15日上午10時許,在長沙火車站不遠的阿波羅廣場集合,登上了旅遊專車,開始了長途的爬山涉水。第一站,就宿於“王佐舊居”。

  經過一天的車馬勞頓,大家弱顯疲憊,加之天色已晚,在附近看了看山坡盛開的杜鵑花,便各自休息了。

  我因臨時有事,不能跟他們同行,只有乘了15日夜晚的火車,輾轉三次,16日上午9點鐘與他們在井岡山博物館相會。

  此時的博物館,遊人不可謂不多,許多不同的團隊,排著整齊的隊列,陸續進場。他們大部分身著紅軍粗布衣,頭戴八角帽,肩背紅書包。博物館前,不斷有團體照相留念。

  一踏進博物館,立即被她巨大的氣場所籠罩,回想先輩們為中華民族的解放,拋頭顱灑熱血,九死一生,萬死不辭。毛澤東主席率領秋收起義的一支隊伍與朱德率領的從南昌起義的一支隊伍於井岡山勝利會師,“黃洋界上炮聲隆,報道敵軍消遁”。那份激動,那一汪盈眶的熱淚,只有身臨其境,才明白其中的況味。

  聽井岡山老輩人說,當地的人們不願意回憶當年井岡山的鬥爭曆史,那是他們心中永遠的痛!而每一次的回憶,就將剛剛結痂的傷疤,撕扯得鮮血淋漓。一個小小的井岡山,竟有11萬之眾,參加革命,而他們大都犧牲在各個戰場,國民黨也多次對井岡山清鄉圍剿。其時,井岡山地區滿目瘡痍,十室九空。

  然而,就是在這樣艱苦卓絕的惡劣環境中,毛澤東主席卻能領導一支農民隊伍戰鬥在廣袤的井岡山地區,並且使之成為了中國革命的搖籃,這真是驚天地泣鬼神無與倫比的偉大壯舉!

  據當地老人講:清朝初年,有位姓藍名子希的人,為避戰亂,遷徙到井岡山五指峰下一塊平地安家立寨。由於這裡四面環山,地形好像一口井;村前有一條小溪流過,客籍人稱溪為“江”,遂名此地為“井江”。因村莊依山面江建造,村子也就叫作“井江山村”。後因客籍人口音“江”與“崗”諧音,又把這個村子稱為“井崗山村”。爾後又有黃氏遷居此地,覺得村子不是建造在山頭上,而是建在山腳下,字不副實,就把“井崗山村”的“崗”字去掉了“山”字,稱作“井岡山村”。於是便有了“井岡山”這個地名。井岡山五指峰也就被稱為“井岡山主峰”。

  而五指峰位於茨坪西南面六公裡處,因峰巒像人手的五指而得名,海拔1438米。半山腰有個“天軍洞”,相傳為當年太平天國軍駐地,與五指峰相望的還有“龍慶洞”。傳說此洞曾藏龍居仙,當年紅軍曾在此頂嚴寒、鬥冰雪,堅持了40多天遊擊戰,故名“遊擊洞”。這裡還是短尾猴、木鹿、黃腹角雉等珍禽異獸出沒的地方,四季如春的氣候條件和風景如畫的高山流水,為避暑和旅遊觀光提供了天然場所。值得一提的是,第三套人民幣一百元面額紙幣的背景圖就是井岡山主峰五指峰。神遊於此處的遊客,往往會拿出一張百元大鈔,將畫面與實景對照一番,這也別有一番情趣。

  據《淮南子》記載:昔者共工與顓頊爭為帝,怒而觸不周之山。天柱折,地維絕。天傾西北,故日月星辰移焉;地不滿東南,故水潦塵埃歸焉。

  於是,玉帝命女媧鍊石補天。女媧銜命,即於羅霄山脈安營紮寨,煉五色石以補天闕。一日,女媧來到井岡山五指峰下,但見五指峰峰巒由東南向西北伸延,綿亙數十公裡,氣勢磅礴,巍峨峻險,杳無人跡,我們只能站在隔岸的“觀景台”上遠望其巍峨的雄姿。兩邊巨峰對峙,中間一條深穀,穀底為龍慶河,即井岡山河。一條瀑布,落差約二百米,如同千尺素絹半空懸掛,在幾公裡以外就可眺見,五指峰腳下有一群巒湖,猶如一輪明月映照在茫茫雲海之中。此處石材堅固,乃決定在此設爐鍊石。經過好長一段時間,終於完成了九九八十一塊五色石的冶煉。彼時,女媧見爐火正紅,又將身邊一塊魚首形奇石投入爐中,未幾,石成火滅。魚首左右各有一對不規則的魚目,不過,左邊的魚目偏移;此二魚目,彷彿女媧從五指峰移過來的“天軍潤”和“龍慶洞”,深不見底。洞周圍的紅色,則象徵著紅軍在此欲血奮戰,血漫山關。魚上下唇之間,各有一條凸起的紅筋鮮豔無比,像兩股鐵流,衝破千難萬險,向著遠方蜿蜒而去,在其後顳部合二為一,兩股鐵流會師後,又向下一個轉折形成一個反C形繼續向前躍進,暈開的氣勢幽然縹緲,無窮無極。……女媧愛不釋手,心馳神往。

  這一天,玉帝傳令,命其負石補天。臨行前,女媧看了看五色魚首石,雖有不舍,但乾坤有定,人神共諾,乃決定留在人間。他相信五色魚首石定不會久沒於亂石之中。

  如此說來,我手中的五色魚首石果真是女媧當年遺留在井岡山的麼?真是萬幸。我每每擎於掌中,便有錐心奪目之感,感佩之情油然而生。你看,上下唇的兩條紅線,像不像是毛澤東領導的秋收起義的一支軍隊和朱德領導的南昌起義的一支軍隊在井岡山衽革枕戈,篳路藍縷,而後殊途同歸,最終在井岡山勝利會師,又經過千迴百轉,披荊斬棘,斬關奪隘,一路向前。或許文心相通,老朋友徐傳輝說,這是女媧對我的青睞。如果真是這樣,也只能理解為組詩《血鑄輝煌》獲得井岡山的地氣,那也是巍巍井岡山對作者的認可而給予的獎掖。因了老友的溢美,也真使我想起了不久前赴京領受“中國蕭軍研究會”頒發的第11屆“毛澤東頌•第五屆華語紅色詩歌年度卓越詩人”獎時,本作品是唯一以十五票全票入選,著名評論家曾鎮南先生在點評獲獎作品時,首當其衝,竟一口氣背誦拙詩《血鑄輝煌》的序詩部分,無不突出一個大寫的“血”字:

 

  劃一根情感的火柴

  便能點燃一個階級

  讓這個階級磅礴如世的

  是長征 她每一步都是神話

  每一步都是鮮血凝成

  痛苦的時候快樂的時候

  鮮血跑過來鼓舞我們

  這鮮血生長在一個階級便能

  爬雪山過草地激戰臘子口

  勢不可擋向延安一路披荊斬

 

  從這個層面上來說,1927年10月,毛主席當年率領秋收起義的餘部,來到井岡山,建立以寧岡縣為中心的中國第一個農村革命根據地,開闢了“以農村包圍城市、武裝奪取政權”的具有中國特色的革命道路,從此鮮為人知的井岡山被載入中國革命曆史史冊,井岡山被譽為“中國革命的搖籃”和“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奠基石”。

  在中國革命的史冊上,在中國人民解放軍的建軍史上,井岡山都佔有獨一無二的極其重要的地位。毛澤東和他的戰友們在開闢井岡山根據地的鬥爭中,通過艱苦實踐,找到了一條通往勝利的道路。井岡山也正是毛主席煉成的一塊補中國革命和人民共和國的五色石!

  嗟乎!時人每每言“不忘初心”,餘深以為然。

  作者簡介

  方建華,筆名劍鏵、江河水邊居。武漢作家協會會員,湖北作家協會會員, 中國鄉土詩人協會會員 。在《湖北日報》《楚天都市報》《青春》《詩中國》《關雎愛情詩》《星星》《東風》《網路文學》《中國鄉土詩人》《新詩歌》《作家與詩人》《流派》《中國詩界》《大河》《工農文學》等全國多個雜誌發表詩歌、散文、短篇小說若干。出版詩集《江河水》,《水無盡處》,後者被《中國現代文學館》收藏。

  本期策劃︱黃承林

  本期責編︱葛 濤

  文中插圖︱方建華 紀劍憲

編輯:於鵬

圖庫

  • 邁凱倫570S 3.8T Coupe

  • 2019款林肯MKC官圖公布

  • 沃爾沃S60L進取版上市

  • 全新英菲尼迪QX50官圖曝光

  • 雷諾子品牌Alpine即將入華

熱點聚集

車企文苑

名人堂

新能源

  • 新能源

    財政部:地方可繼續對購置新能源公交車...

  • 新能源

    銀隆新能源艾菲上市 續航可達450k...

  • 新能源

    “工廠心跳的聲音”傳出 拜騰全球生產...

  • 新能源

    綠馳汽車被曝拖欠員工薪資 資金鏈疑似...

  • 新能源

    工信部發布第八批節能汽車補充目錄 新...

召回·百科

新聞日曆

關於我們 | 廣告服務 | 聯繫我們 | 本站地圖 | 投稿郵箱 | 著作權聲明 | 違法和不良資訊舉報電話:010-84151598 | 網路敲詐和有償刪帖舉報電話:010-84151598
Copyright © 2008-2017 by www.workercn.cn. all rights reserved
掃碼關注



工人日報
客戶端
蘋果版
安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