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工網論壇

 找回密碼
 註冊
搜索
熱搜: 活動 交友 discuz
查看: 12432|回複: 4
列印 上一主題 下一主題

[原創] 【軍隊之緣】愛的傳遞 (散文)

[複製連結]
跳轉到指定樓層
1#
發表於 2018-8-8 06:01:41 | 只看該作者 回帖獎勵 |倒序瀏覽 |閱讀模式

  一個很平常的下午,如果不是默然說寄了一封信給我,這個下午就沒有任何亮點,跟客戶聊聊電話,看看網頁,收收EMIAL,敲敲鍵盤,喝一杯茶,差不多也就下班了。
  默然說,日子欠驚喜,寫了封信給你。他說,窗外有黑色的電線交錯著,十幾裡外的母親可能正在做晚飯。他說,時常看你的文章,某些與我的心境合拍,不過,你也不用得意,不過是相同的情感罷了。他說,錢鐘書老先生說,雞蛋好吃,沒必要看老母雞是啥樣子,可我還是想著得給“老母雞”說一聲。他說,手邊沒有專門的信紙,是用稅所的便簽紙寫的,而且寄信時,也沒開車,徒步走到郵局,並把信投進了外埠的那個入口。
  自從默然說寄了封信給我,我就開始了期待。雖然我的面上不動聲色,內心卻是波濤翻滾。人到中年,已經沒人寫信給我,這年月,要說的話,要寫的字盡可以用電話和網路解決。我想,當我接到手寫信時,一定會淚落如雨了。那信上的每一筆每一字全是濃得化不開的感情呀。那看似平實的一橫一豎,裉盡了自有的鋒芒——顯得老實,樸素,但是它的所有誘人之處恰恰在於以退為進,恰恰在於低調、隱忍,恰恰在於不虛張聲勢。
  想來默然寫信的時候,心必是靜篤的——山川俱美,淩厲之勢收了,字裡行間全是日常生活用語。就好比家常中常煲的小米粥,好比土瓦罐24小說褒出的湯,不肆張揚,卻讓人一生念念不忘,緊要之處,動容涕下。
  一周,二周,三周,但是雲中沒有錦書來。實在按納不住了,打電話問默然,“你究竟寄沒寄信?”默然急了,“不帶這樣猜測的,我真的寄了,我以軍人的名義做保證,我不但寄了,還寫了整整四頁紙。”掛了電話,記起多年前同學聚會的事。
  一大班同學坐在酒桌上,有說有笑,唯獨坐在對面的默然沉默地對著面前的酒杯,偶爾眼睛交合在一起,就趕快躲開。想起兩句詩來:郎騎竹馬來,繞床弄青梅。我和默然,是真正的青梅竹馬,兩小無猜。小的時候常在一起,也沒有別的小孩子的吵架爭奪,和睦得很。伏在天井裡的小桌上一塊做作業。他做完他的,我就把我的推給他,他一言不發,義務代做。我們兩個的字也象得很,反正老師是分辨不出來的。我微微地笑起來。這些童年舊事,不知道他可還記得。那時都是十七八歲的年紀了,倒比先前拘謹。見了面,只是笑一笑,叫一聲:瀟瀟。就算了事。
  同桌說,雨瀟,喝點酒吧。默然忙不迭在一邊阻攔:可不行,她喝不了啊。我也笑著推辭。同桌還待再讓,默然一言不發,伸手端過,說,我替瀟瀟喝了吧。說畢一飲而盡。
  “瀟瀟”這兩個字,是默然對我的稱呼。沒有哪個人會把這兩個字看得那樣重,除了他。到了現在,閉上眼睛,還可以清清楚楚看得見他寫在他的書的四邊的這兩個字:瀟瀟瀟瀟瀟瀟……旁邊還有兩句詩:昔人已乘黃鶴去,此地空餘黃鶴樓。
  那個時候,兩顆心是兩條河,清淺寧靜。匯在一起。沒有驚濤駭浪,沒有要死要活,更沒有山盟海誓。只是那樣的蒙了一層輕紗的朦朧和溫柔。以後的日子裡,也愛過也恨過,也思念和被思念過。給我的感覺,都不再有這時的安恬和純淨。象什麼呢?如同一泓清水裡倒映著一彎如眉的月亮,美麗裡自有一種無結果的憂傷。
  我上大學,默然去當兵,從此兩兩相望。
  我們倆從小一起長大,他特別喜歡那身綠色的軍裝。大約是受他家庭影響,默然立志考取軍校,可是以十分之差最終落榜,隔年,他不顧家人反對,報名參了軍,從普通戰士到志願兵,然後轉業地方當稅務官,默然用了十五年時間。十五年裡,他立過兩次三等功,加之有通過自考取得了國家認可的大學文憑,所以,直接調到了縣上從事稅務工作。17年時,有一回出去玩,路遇一個落水的小女孩,北方生長的他想也沒想,毅然跳進了水塘,孩子救了上來,他差點連命都沒了。事後,我問他,你不要命了呀。他想了半天回答我,我也害怕,但是,我得對得起曾經穿過的那身綠軍裝,對得起現在身上穿得的這身稅務服呀,他還說,瀟瀟,我如果見死不救,就再也不是兒子心目中的英雄了,我怕兒子瞧不起我。
  我一下子愣住,眼晴發酸,淚洶湧而出,一下子想起了少年往事,想起了我們一路上的分分和和,這些年呀,我有多少烈火烹油鮮花著錦就有多少的滿目荒愁,昨天還小試新春朱顏粉面,今日就疏卷了心思開始一根根清理白髮。多年後,我和默然各自變幻了面容,那份年少時的朦朧早已化成了淡然而真實的親情。我離家遠,一年只能在過年時回家看父母,他和妻子在大小節氣不忘替我看他們,默然的妻子也是從部出隊轉業回來的退伍通訊兵,她寬容善良身上還有一股子軍人特有的颯爽明朗,我和默然能夠在現實生活中再續兄妹情,確實是拜她所賜。我的他對我不止一次的說過:默然和她媳婦真是好,真是把你當親妹妹了。
  默然的兒子喊我姑姑,我家孩子叫他舅舅。
      他父母已經不在,他把我的父母當成了他的父母來孝敬。
  轉眼又是一周,信已在路上走了一月有餘,按我的性子早就按捺不住了,可是,我發現無論怎樣的案牘勞煩,心事重重,只要一想到有一封信在路上,馬上就覺得神朗氣清,到了另一番天地。閉上眼睛,覺得心裡無連天飛揚的塵土正朝下落,朝下落。烏雲散了,晚涼如水,月參華無邊,月下的樹啊,花啊,把影子映在灰瓦白牆上,隨著春節的來臨,整個喧囂的世界一下子變得美麗起來,遠古的感動象一汪清水,把心泡成晶瑩的水花石,開成雨裡帶露的花朵。潛藏的詩情嫋嫋上升,象花的香氣,繚繞不散。
  說到底,寫信,寄信,等信,不就是一種安靜的情緒麼?無論怎樣職場上拚命廝殺得身心兩疲,怎樣酒局裡觥籌交錯得耳熱酒酣,怎樣情場失意得淚雨滂沱,怎麼官場順暢得睥睨群雄,寫信,寄信,等信,這個過程裡,眼前繁華慢慢消褪,寧靜如同月光,從心底漸漸升起。
  下班路上,看地,看樹,看雲,看兩旁的菜地和溝渠裡清淩淩的流水。我發簡訊給默然:今天,立秋了,樹上有落葉,地裡有農人,他們一邊澆水一邊大聲地談笑。感覺心裡很安靜,彷彿能裝下整個山河。
  默然回:你嫂子說,兵來將擋水來土淹,不是壞事。
  是的,絕不是。
  寫下這段過往,是想說,人生路長,假如有一雙眼睛望向你,溫柔而寬容,不要忘記把這種眼神繼承下來,然後以它作月,作燈,投向同樣需要寬容和拯救的人,讓整個世界都變得永恒。



2#
發表於 2018-8-8 07:48:43 | 只看該作者
欣賞並學習
3#
 樓主| 發表於 2018-8-8 08:11:31 | 只看該作者
初此上來發文章,敬請各位版主多多指教!
4#
發表於 2018-8-8 16:03:49 | 只看該作者
我是老兵,喜歡軍人題材。
5#
 樓主| 發表於 2018-8-8 16:51:38 | 只看該作者
曹志宏 發表於 2018-8-8 16:03
我是老兵,喜歡軍人題材。

我敬重老兵! 敬禮! 祝福夏安吉祥!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小黑屋|手機版|Archiver|中工網

GMT+8, 2019-6-26 04:46 , Processed in 0.094141 second(s), 14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複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