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工網論壇

 找回密碼
 註冊
搜索
熱搜: 活動 交友 discuz
查看: 882|回複: 2
列印 上一主題 下一主題

完善遺體捐獻善後工作需要人性化關懷

[複製連結]
跳轉到指定樓層
1#
發表於 2019-5-22 08:53:23 | 只看該作者 回帖獎勵 |倒序瀏覽 |閱讀模式

三年前,四川宜賓筠連縣雲嶺村村民楊家珊因患白血病醫治無效去世。生前,家庭貧困的楊家珊得到熱心人士資助治病,無以為報,這位山區女子臨終前決定死後捐獻自己的遺體用於醫學研究。成都醫學院接收了楊家珊的遺體用於教學,此後火化。捐獻期屆滿後,4月底,一直惦記著女兒楊家珊的父親楊正貴與成都醫學院取得聯繫,希望楊家珊入土為安讓接收單位送回骨灰。但得到的答覆是“遺體捐獻者的骨灰只能是親屬自行領取”。(5月21日 紅星新聞)

深受傳統文化影響,對遺體捐獻這樣的事,絕大多數人從內心上是拒絕的,甚至還有人覺得晦氣,所以,生命從消亡到入土為安仍然是絕大多數人的傳統選擇。而與之相對的遺體捐獻事件,在生活中還是極為少見,也就是說這樣的決定普通人不易做出。特別是為了回報感恩社會,以將死之身作為捐獻回饋,此種愛心不僅該被社會所弘揚,更該被世人泛為傳揚。然而,楊家珊的遭遇再次將“遺體捐獻”這個“沉重”話題推入人們的視野。

據了解,全國各地的遺體捐贈條例,對於遺體捐贈的善後事宜並無統一規定,而事發地四川也未出台遺體捐獻條例,對於使用後的遺體骨灰如何交接沒有明確依據,“既沒有規定接受單位送,也未規定家屬自己取”。

楊家珊的苦,是逝人捐獻遺體之“苦”。這難道不算“苦”嗎?於法無據,相關制度空白,捐贈者只知道按程序捐,死了不知道何去何從?能否“安息”都是未知數。我們不禁要問,遺體捐獻如何讓亡者安息,更讓生者安心?楊家珊的遭遇引髮網友熱議的同時,相關部門的工作職能和社會責任也不斷遭到民眾的質疑。本意是將自己的遺體捐獻,作為感恩社會的最後努力,以讓愛心留下,今生得以善終。她把自己按程序捐獻了出來,成都醫學院也進行了接收和使用,從條條款款上來說,成都醫學院是沒有任何問題的,因為沒有哪條規定是要求遺體在使用完過後要送回的,但從情理上講卻不盡然。暫且不說社會責任,也不談人性關懷,苦命女孩楊家珊患病十多年,生命終結前以捐獻遺體的方式對自己的人生進行了善終,而接收者和使用者卻以包接不包送的方式來應對。

眾所周知,國內遺體捐獻遇冷,主要原因還是受傳統文化的制約和影響。隨著社會發展,部分人的觀念也在逐步轉變,大部分人都在以一種平和的心態來接受遺體捐獻。

從個人層面講,受到捐贈的個人因為更換了器官,得以康複獲得重生,有時候一個人的捐獻會挽救好幾個人的生命;從培育醫學人才隊伍層面講,稀少的遺體捐贈緩解了醫學基礎知識解剖學的需要,數以萬計的醫科大學或者醫學院校的學生,通過真實的遺體解剖來類比手術訓練,以提高自身醫學技能;從腫瘤、癌症等大病救治層面講,一些重特大疾病,在沒有做遺體解剖前都稱為疑似,遺體解剖不僅是最可靠的確診,還可為事後研究及攻克相關疾病打下牢固基礎。可以說遺體捐獻者的勇氣是令人欽佩的,他們的愛心值得人們尊重,更值得人們敬仰。然而,從楊家珊的遭遇,我們看到楊父獨居,與狗相伴。其境遇比想象中還差,入土為安的牽盼受阻,確實令人潸然淚下。成都醫學院李老師的話更是寒氣逼人:“家屬隨時可以來領取骨灰,但是沒辦法給他送回去。”面對一個父親,特別是一個遺體捐獻者的父親,成都醫學院的回應姿態著實讓人難以接受。

通過楊家珊捐獻遺體的個案遭遇,可以看到完善遺體捐獻善後工作機制,不僅需要查漏補缺更需要人性化關懷。相關法律條款的空白,導致相關部門在遺體捐獻中堂而皇之機械操作,既丟掉了自己的顏面,又傷害了捐獻者情感,不僅不利於愛心傳遞,更不利於諧社會共建。特別在相關制度構建完善中,主管部門應充分考慮到捐獻者本人和捐獻者家屬的心理因素和實際影響,要從最基本的人性關懷入手,讓捐獻者本人以及家屬,既體會到政府的貼心照顧,又感受到接受、使用單位的細緻關懷。

文/龔曉波


2#
發表於 2019-5-22 14:34:15 | 只看該作者
高瞻遠矚,具有建設性,全局性。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小黑屋|手機版|Archiver|中工網

GMT+8, 2019-6-27 05:11 , Processed in 0.091184 second(s), 14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複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