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 登錄
中工網論壇 返回首頁

阿梅是甜的的個人空間 http://blog.workercn.cn/?443519 [收藏] [複製] [分享] [RSS]

日誌

記者探訪長三角“網紅”鎮:“爆款”該怎麼學?

熱度 1已有 540 次閱讀2019-5-15 07:36 |系統分類:社會觀察

  前不久,某短視頻平台發布報告顯示,2018年全國播放量排名前十的鄉鎮,前三名都在長三角。

  第二名是浙江金華東陽的橫店鎮,這或許在意料之中。但江蘇連雲港贛榆區的海頭鎮和石橋鎮竟是排行榜的第一名和第三名,這不僅讓外地人驚訝,連雲港人也連呼想不到。

  短視頻正當紅。西安主要領導曾帶隊去抖音談合作,此後數十個政府機構開通官方抖音號,成了“抖音之城”;重慶、成都等地打出火鍋與美女的城市符號,用短視頻在年輕人中重塑城市形象;廣西南寧以“電動單車大軍過馬路”的熱播短視頻,被網友封為“電動車之城”……長三角多個城市,也正在短視頻上發力。

  該怎麼發力?一個地方在短視頻平台上走紅能帶來什麼好處?其他地方能否借鑒效仿?記者赴“全國前三”的海頭、橫店、石橋,也去了浙江義烏的北下朱村,一探這批“長三角網紅”。

  小鎮“網紅”隨處可見

  海頭鎮憑什麼?一句話,靠的是海鮮。

  對很多海頭鎮的居民而言,這裡已“紅”了多年,擁有十幾萬粉絲的“網紅”隨處可見,“多得就跟海頭的海鮮似的”。

  一到鎮上,海洋氣息撲面而來,與其他漁港不同的是——在碼頭,隨時可見用手機拍攝短視頻或是正進行直播的村民們,到退潮時,他們三五成群在海灘上趕海直播。這些短視頻博主大多都是當地土生土長的漁民,如今紛紛“上了岸”,成了短視頻“網紅”。

  粉絲超過200萬的匡立想,已經“紅透了”,他甚至很少“親自”出海。記者採訪那天,他應粉絲們要求,難得地出了趟海,在自家的漁船上錄製了一個烹制海鮮的短視頻發布。“老鐵們,出海回來了,咱煮上一鍋最新鮮的皮皮蝦,吃咱就吃最新鮮的,喜歡的就給個雙擊,加個關注,體驗漁民生活!”畫面中,匡立想麻利地吃著皮皮蝦,這是他在快手上的第694個作品,發布3小時後,獲得了816個評論,11萬個贊。

  “網紅”外更有紅人。匡立想認為,當地“網紅”第一人,“非三子莫屬”。“三子”叫張延喜,出生在海頭鎮海前村,祖上世代都是漁民,他在家中排行老三,所以外號“三子”。張延喜自小家境貧困,父親早亡,靠母親打零工維持生計,沒有固定收入來源,他早早輟學,隨哥哥到深圳打工。2013年,31歲的張延喜回到海頭鎮,在同村人的漁船上打工,常常一出海便是好幾天,日子枯燥,為打發時間,張延喜便把自己的海上見聞寫成日記,並發表到網路上,沒想到好評不斷。一年多的時間,他在海上寫了十幾萬字的漁民日記。2015年2月,喜歡嘗鮮的張延喜就嘗試把自己的漁民生活拍成短視頻上傳,出海、捕撈、進港,還有剛捕撈上來的海鮮和當地的海鮮市場等短視頻,沒過多久,張延喜在某短視頻平台上的粉絲數就超過了10萬。開始有粉絲在他的視頻下留言想買海鮮,於是,張延喜乾脆註冊了網店,通過短視頻和直播來推銷產品。

  當時,網店早已不是新興事物,但張延喜既沒有經驗又缺乏本錢,創業何其困難。身邊的人也不理解,在他們眼裡,拍短視頻搞直播就是“不務正業”。為了吸引眼球,張延喜在直播中往往表情和動作比較誇張,變著法兒地吃各種少見的海鮮,再加上要開網店,一個人白天發快遞,晚上還要直播和更新產品,不少朋友都覺得他“瘋了”。一時,“三子”成了“傻子”。

  如今,張延喜的“三子海鮮”已成了短視頻平台上小有名氣的海鮮品牌,有粉絲50多萬,每天可以穩定出貨數百單。去年,“三子海鮮”通過網路年銷售額達1200萬元,利潤200多萬元。張延喜一家人從破舊的老房子裡搬出來,住上新樓房,買了小車。

  去年,張延喜娶了媳婦,婚禮排場很大,都是他在短視頻平台上的粉絲幫忙張羅的。

   “帶貨”帶來新商機

  海頭鎮與石橋鎮緊挨著,都是傳統的漁業鎮,當地的蘇魯海鮮市場是蘇北地區最大的海產品批發市場之一,可海鮮批發商似乎從沒像張延喜這麼“紅火”過。

  張延喜的致富故事,引得當地人紛紛效仿。根據海頭鎮相關負責人介紹,海前村共有1320戶,其中400多戶個體工商戶,經營海鮮產品佔一半以上,網路銷售額早已超過2億元;大興莊村1400多戶居民中也有近500戶從事海鮮電商產業。海頭鎮建起了電商產業園,是遠近聞名的電子商務示範鎮,不少在外工作的年輕人,也都回鄉創業。一個有趣的現象是,以前,海頭鎮上只有兩三個快遞員,而現在鎮上快遞網點遍布,一天能出幾十萬個快遞。

  匡立想也是在張延喜生意有起色後,才加入短視頻平台的。200萬粉絲“捧場”,他的“彩雲海鮮”每天可以穩定出單超過1000單。在他家裡,快遞盒堆成了小山,打包時全家人齊上陣也忙不過來。匡立想說:“每天晚上9點到12點,幾乎家家戶戶都在用快手等平台做與海鮮相關的直播。”

  他們的生意並非一帆風順。海頭鎮人常用麻辣方法來處理海鮮,麻辣小海鮮口感不錯,也便於物流和存放。張延喜還記得,剛開始的時候,訂單不多,鎮上沒有專門的海鮮加工廠,他也不懂食品規範。他在家自己做麻辣小海鮮,結果有客戶吃壞了肚子,還投訴他售賣“三無產品”……後來,很多海鮮加工廠雨後春筍般冒了出來,食品標準有了,還形成了幾個有名的本土新品牌。此外,先前由雩都是主播帶貨,個體經營,定價沒有標準,一度打起了價格戰。不過,眼下情況在好轉。當地自發地組織了電商協會,來推動行業標準的規範和產業的進一步發展。政府也在發力,海頭鎮所在的贛榆區正重點培育以海鮮為品牌特色的海頭鎮“海頭鮮”、柘汪鎮“柘裡香”。

  短視頻能“帶貨”,直播也可以

  浙江義烏的北下朱村,街邊小店裡一個其貌不揚的中年大叔或許就是某個網路直播平台上粉絲量上百萬的大主播。按照北下朱村微商會會長鐘永平的說法,“網紅直播第一村”的稱號,北下朱當之無愧。來自福建的鐘永平是第一批來北下朱淘金的商人。據他回憶,由於背靠義烏小商品城的龐大商品資源,加之地理位置相對偏遠、房租低廉,2014年前後,北下朱一度是全國江湖地攤的主要供貨地之一。然而隨著近年來社交電商這一新零售模式的迅速崛起,敏感的北下朱商人開始主攻“微商”市場,並吸引了大批“網路批發商”來此紮根。短短几年,這個距離義烏中心城區7公裡的農民回遷新村就成了遠近聞名的“微商爆款村”,而直播與短視頻的新商機出現後,曾經的“微商爆款村”又轉型成了如今的“網紅直播第一村”。鐘永平說,整個轉型過程始於去年下半年,至今不到一年時間。

  晚上8點,在北下朱村的一幢兩層別墅裡,郭果果關上房門,準時開始了晚間場的直播。郭果果的那100多萬“粉絲”,在一些商人看來是一座待開採的金礦。去年,郭果果初試直播“帶貨”,首戰大捷,一批庫存皮褲全數出清,一個月淨賺40多萬元。義烏素來以“小商品大市場”聞名天下,而如今的直播銷售新模式則讓這一市場成幾何級數擴張。隨著直播生意的不斷升溫,越來越多的批發商、供貨企業和主播聚集到了北下朱村。鐘永平告訴記者,北下朱全村共有商住樓99幢,入住率達100%,600餘間鋪面全數租出,活躍在此的社交電商從業人員近5萬人。短短几年時間,北下朱商鋪的租金一漲再漲,黃金地段的鋪位單間月租金可達10多萬元。

  主播強大的“帶貨”能力對傳統小商品的銷售模式幾乎是顛覆性的。在北下朱村經營化妝品批發生意的孫友強記得,去年,一位女主播相中了店裡的一款護膚品套裝,要求孫友強為其供貨。孫友強不以為然,隨口便答應了下來。誰知當天晚上直播後,這位女主播就向他要走了整整70箱總計1000多套該款產品。不僅如此,這款產品還一躍成為“網紅款”,其他渠道的訂單也湧向了孫友強。

  孫友強感歎,主播們的“帶貨”能力“不服不行”。

  短視頻還能做什麼

  海頭鎮因“網紅”們出名,有些鄉鎮則相反,它們本身就很熱門,集聚資源催生出了更多的“網紅”。比如浙江橫店。

  橫店很“火”,從義烏火車站出發到橫店的大巴車,總被遊客塞得滿滿噹噹。最“瘋狂”的時候,這座9萬人口的小鎮竟湧入227個劇組,演員則有50多萬人次。2018年,橫店影視城共接待遊客1700多萬人次,2019年僅春節期間,橫店影視城就接待遊客120.83萬人次。在短視頻平台上,橫店鎮的明清民居博覽城以超過14億的播放量,成為最熱門的鄉鎮景點。開啟某短視頻平台,關於橫店的不少熱門的內容幾乎都與在此拍戲的明星有關。也有例外,近年來,“連續劇式”的短視頻成了流量黑馬,也催生不少以此為生的“網紅”,薑蘭便是其中之一。

  薑蘭記得,2016年她辭職從老家來到橫店,一心只想拍戲。起初,薑蘭做群演,拿200元一天的工錢,但是戲太少,有時生活費都夠嗆。2017年6月,薑蘭玩起了短視頻,目前核心團隊5人,在某短視頻平台上的粉絲都超過了10萬。薑蘭介紹,她的團隊主要做劇情類的短視頻,古裝為主,她負責寫劇本和製作,團隊裡其他人配合演出,她自己也常常出演。在薑蘭眼裡,橫店最好的地方就是資源齊全,“在這裡,拍視頻所需要的一切,都可以很快地找到”。她曾用100元錢買齊了所有需要的古裝服裝和道具。

  薑蘭的劇本很簡單,人物個性分明,但壞人的角色很少。“粉絲喜歡誰很重要。你演壞人,他們會留言罵你,你演好人,他們就會喜歡你。”薑蘭說,她的團隊主要盈利模式,依舊是“帶貨”,通過製作一些系列短視頻來“吸粉”,然後再開直播推薦衣服、首飾、彩妝等讓粉絲購買。

  橫店影視文化產業實驗區管委會副主任朱國強告訴記者,近年來,橫店還將在影視產業的集聚和完善方面投入更多。他也在考慮,在短視頻與鄉村“網紅”上多做文章。

  上述地方的“爆款”經驗也許難以複製,但短視頻能做的還有很多。已有一段小視頻就能帶火一座城市的案例,2018年西安市旅發委與抖音短視頻達成合作,雙方計劃將基於抖音的全系產品,在世界範圍內宣傳推廣西安的文化旅遊資源,進一步擴大西安作為“一帶一路”的關鍵節點,在世界範圍的知名度和影響力。西安“摔碗酒”的抖音話題將成千上萬的“抖粉”帶到西安永興坊,就為了喝幾口白酒,摔個碗。西安的鐘鼓樓、肉夾饃、灌湯包子都在抖音上擁有眾多粉絲。短視頻在讓更多的人了解西安的同時,也改變了很多人對於這座城市的刻板印象。據某短視頻平台統計,2018年,超過1600萬人通過短視頻獲得收入,一批鄉村用戶通過平台銷售家鄉手工藝品與土特產等,努力改善生活,並發掘更多可能。這也推動了他們所在鄉鎮的發展。

  值得期待的是,因為短視頻等新傳播方式,知名度高的大城市有了更多提升城市形象的空間,小而美的地方也多了“逆襲”的機會。趣味性、碎片化特徵和用戶在移動端上的使用習慣,讓鄉村振興、脫貧攻堅、城市形象推廣多了一條新路。

發表評論 評論 (2 個評論)

回複 wangx 2019-5-15 08:06
親愛的博主:您好!本文已推薦到中工網首頁《中工博客》欄目與博友共賞,您可以登錄 http://www.workercn.cn/進行查看。如果有任何問題或建議,期待看到您的更多精彩文章!謝謝!
回複 wangx 2019-5-15 08:07
您好!本文已推薦到中工博客中工博粹欄目與博友共賞,您可以登錄 http://blog.workercn.cn/進行查看。如果有任何問題或建議,請與我們聯繫:http://blog.workercn.cn/?4期待看到您的更多精彩文章!謝謝!

facelist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小黑屋|手機版|Archiver|中工網

GMT+8, 2019-5-21 07:38 , Processed in 0.059756 second(s), 1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