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中工網讀書頻道圖書資訊-正文
《詩經草木魂·采采卷耳》:草木見出心性萬端
http://www.workercn.cn 2018-03-23 07:51:36來源:北京青年報
分享到: 更多

《詩經草木魂·采采卷耳》

  韓育生 南穀小蓮 著

  山西教育出版社 2018年1月

  ◎俞耕耘

  孔子對《詩經》功用有段經典論述。“《詩》可以興,可以觀,可以群,可以怨。邇之事父,遠之事君。多識於鳥獸草木之名。”這話其實把《詩經》功效“說破了天”。字面意思理解一下,學《詩經》能抒發情志,能觀取社會興衰之變,能團結友善又和諧,還能以下刺上發怨氣。然後突然又上升到倫理學高度,學會處理家國君臣父子關係。最後,接了地氣兒,說能多認識鳥獸魚蟲,開眼長見識。

  《詩經》的神奇在於,它是自然界的,也是政治曆史的;既是關於個體生命價值的,又是關切家國集體倫理的。換句話說,還沒有其他典籍能像《詩經》一樣提供一個融貫自然、社會、心性、風物的多情感應世界。孔子的話,從哲學上看,其實只說了一個維度——那就是“認識論”高度。《詩經》能教人認識:人際關係、人與自然、人與社會的關係。它包含的草木魚蟲,既是物象,也是心象,放在詩中,終成了意象。

  因而,多認識鳥獸草木,這表面看雖然和“蒙學讀物”“看圖識物”類似,但本質卻說明《詩經》是一部百科全書指南。韓育生先生的《詩經草木魂》就是立足“詩經植物”,讀解《詩經》人情之美的匠心之作。“魂”字恰點出此書的立意之維:通過草木載體,挖掘先秦的祖先審美意識、文化基因,再現先民鮮活的生活場景,與四時風物偕化的心性情志。此書最動人之處,就是“多情”二字,只有善感之人,才能考究每種植物的精神氣質,情感類型,幽玄的人事私情。

  試想一下,如果單靠考據功夫,上下求索古人註疏,只會寫出另一本“名物考”,從註解到註解,並不會有新意突破。韓育生難得之處在於“自感”(自我的醉心與感動)——沒有自我的沉醉,就不會找到植物的“性靈”,讀者更不會入境被感動。其次,是闡釋藉助的“想象力”——如果沒有聯想與想象,就無法演繹連綴每首詩背後的“故事圖景”。如果說“比”和“興”是《詩經》最迷人的詩學思維和詩性智慧,那麼作者的讀解亦是比興的發揮。

  我們看到每首詩在題解注釋後,都是作者的一篇“抒情小品文”。這正是很好的“闡”與“發”。“發”一定要從曆史切入現實,折返到自我的生命體驗與私人情感。從而,作者能把一些政治抒情,隱喻義項都提純到“純詩”的審美範疇。“誦讀《桑中》,其中語調好像親昵的情話,這些情話又開啟了生命暗夜的路燈。生死由天的草木,榮枯幻滅,原本無關人心的起伏,突然好像藉著愛戀的心結,成了傳遞愛與思的信箋”。這種美學散步式的感悟筆法,直接把曆史語境中“說其美刺,諷諭淫邪”的社會學價值給揚棄了。

  《詩經草木魂》的價值就在於“重新發現”,“更換闡釋語境”的還原,這是一種詩學的覺醒,它還給讀者一個叢林草木自然觀照的純粹心性,一種重視個體生命,私情體驗的濃烈。移情,交感,以心觀物,用草木托情慾,這在本質上是一套用植物敘事、象徵價值的“符號學”系統。在每種物事草木之後,似乎都有隱喻指示特定的情感類型。

  《穀風》的悲愴,是女子難以排遣的哀痛,伴隨美好往昔的哀歎,婚後不幸的窒息感。《柏舟》則是悱惻纏綿,內心不寧的女子,又是敏慧異常,深感如同浮於亂流柏舟之中。《關雎》講愛慕輾轉與情慾之苦;《卷耳》《黍離》則是分離別意的思念之痛;《桃夭》是婚嫁對女子的祝詞,灼灼其華的風姿,開花結果一樣生育,繁盛家族。《召南·摽有梅》借用梅子果實成熟隱喻“大齡女青年”迫切恨嫁之情,焦慮之感。

  《詩經草木魂》表面看是一本詩畫互見的詩經讀物,其實它更蘊含了一種“視覺化闡釋”思維。每首原詩都配以“植物檔案”“實物攝影”“題解注釋”和“紙本配圖”。這在某種意義上,是“圖形文”的雙重闡釋,但你能看出此書的用心。那就是它完美把自然科學(植物學意義上)和人文藝術(詩學與繪畫層面上)的解釋若合一契。

[保存]     [全文瀏覽]     [ ]     [列印]     [關閉]     [我要留言]     [推薦朋友]     [返回首頁]

新新向榮

    專題分為居住生活、教育發展、綠色生態、社保醫療、民生消費、前沿科技、交通出行、工作職場八個方面,全面梳理2017民生領域的新政策、新變化、新風尚。 【詳細】

今人讀經,貴在入乎其內,出乎其外。王國維認為:“入乎其內,故有生氣。出乎其外,故有高致。”【詳細

掃碼關注



工人日報
客戶端
蘋果版
安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