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中工網讀書頻道熱讀小說-正文
《三國演義》的生命力
http://www.workercn.cn 2017-04-25 15:10:07來源:光明網-《中華讀書報》
分享到: 更多

  作者:李國文

  《李國文說三國演義》,李國文著,萬卷出版公司2017年5月出版,128.40元

  兩千年來,天變,地變,國變,人變,滄海桑田,無不變的事物,然而構成社會相生相剋,此消彼長,強弱轉換,進步退化的關係總則,好像並未變,至少未大變;或形式變,而實質未變;或語言變口號變,而內容未變。從這個角度來讀《三國演義》的話,這本書真可稱得上是具有人生寶典意義的一部不同凡響之作。

  《三國演義》是一本奇書,在中國古典文學作品中,稱得上是流傳最廣泛,影響最深遠的曆史小說。

  其實,自公元184年黃巾之亂起,到公元280年東吳孫皓降晉止,通常被稱作“三國”的這段曆史時期,在整個中國五千年的文明史上,只能算是短短的一瞬。然而,這段不足百年的三國鼎立局面,那刀光劍影、權謀紛爭、忠賢奸愚、風雲變幻的曆史,如此家喻戶曉,以至比曆史上任何一個朝代,人們都更能津津樂道。中國歷史,從三皇五帝到中華民國,算起來該是二十六史或是二十七史了,但哪一史也不如魏、蜀、吳被中國老百姓所熟知。要說打仗,比“三國”的仗打得大者,不可勝數。要說殺人,曆朝曆代,由古至今,何止億萬,“三國”死的人,頂多是個零頭。要說稱王稱霸,大忠大奸,文治武略,英雄美人,哪部史籍中找不出來呢?獨是三國,經羅貫中演義之後,便成了普及度最廣,知名度最高的一段曆史。

  這不能不說是《三國演義》的功績,當然,也是文學的功績。中國有記史的傳統,中國人更有講史的習慣。從宋代陸遊那首《小舟遊近村舍舟步歸》裡提到的“斜陽古道趙家莊,負鼓盲翁正作場。死後是非誰管得,滿村聽說蔡中郎”便知道,從那個時候起,“說三分”這些專講三國故事的說書人就出現了。於是,明代就有了在話本基礎上修改加工,凝練完善,雅正文字,拾遺補缺的《三國演義》;至羅貫中,這部曆史小說正式定型,後又經毛宗崗父子潤飾,便是現在通行的版本。印刷數量之大,讀者受眾之多,普及範圍之廣,影響程度之深,在中國自有書籍以來,為當仁不讓的出版物冠軍。

  凡中國人,在其日常生活、社會活動、交往言談、工作學習之中,都會因涉及這部偉大作品,而無時無刻不感受到它的存在。

  政治家讀它的權謀,軍事家讀它的韜略,士農工商被它的傳奇故事所吸引,道學家則抓住了它的仁義道德,大做文章,底層社會視“桃園結義”為千古楷模,至今仿效不絕。大人物以史為鑒,把《三國演義》儼然當成一本教科書;老百姓飯後茶餘,《三國演義》又是一份消遣的佳品、聊天的談資。於是,仁者見仁,智者見智,王者看其王道,霸者看其霸道——蘿蔔青菜,各有所愛,千秋賞鑒,品評不已。所以此書問世數百年來,盛行不衰,一代又一代的人捧讀把玩,愛不釋手。在中國,不知道《三國演義》者不多,在國外,知道《三國演義》者不少。一部書,漂洋過海,走向世界,這充分說明它長青永存的藝術魅力。

  在這部書裡,弱者從中看到了勇氣,得到或多或少的振作;強者則於英雄豪傑的身影中,看到自己的長短;謀事者從中懂得如何尋找進身之階;得意者也自然會在這本書裡吸取覆轍之鑒;統治者曾經用它來愚弄人民,人民又用書中的帝王將相,來褒貶統治者;正義之人震撼於其中之正義,如同邪惡之徒偏好其中之邪惡一樣,各取所需;心懷叵測的小人能從中找到知音,胸懷坦蕩的君子當然也不難尋到同道;欲殺人者,比之書裡血流成河的規模,也許不必於心不安;在劫難逃者,能不為同命同運而一哭乎?興滅繼絕,護道統之不墜;更迭替代,創一己之新圖,都能在這本書裡找到振振有詞的依據。“分久必合”,矛盾的統一;“合久必分”,又何嘗不是辯證法呢?浩浩哉,蕩蕩哉,讀《三國演義》,如入名山,誰也不會空手而返的。

  有人說“老不看三國”,生怕人學得更加老奸巨猾。因為再沒有一本書,像《三國演義》這樣提供了如此之多爐火純青的權術,展現人性之惡。也有人說“看三國,替古人掉淚”,似乎又怕人過多關心遙遠,感情用事,而錯失眼前的現實。在中國,還找不到一本書,能像《三國演義》這樣,和我們每個人的日常生活聯繫得如此密切。我們知道,曆史小說終究是小說,而不是曆史。然而這部書對於三國時期若干曆史事件的評價,若干曆史人物的判斷,竟能起到超越正史的作用。曹操的一張白臉,應該說是《三國演義》給他塗上的。關羽成為尊神,得享香火供奉,更是《三國演義》推崇的結果。文學潛移默化的功能表現之突出,在中國文學史上,莫過於這部不朽之作了。所以史學家訝異它浸潤正史的力量,以至於撲朔迷離,莫辨真偽。文學家則不能不佩服這部曆史小說的既是曆史,又是與小說的彌合無縫的統一。在中國甚至世界的曆史小說中,至今,它仍是不可逾越的高峰。

  它不是白話小說,也不是文言小說。半文不白,自成一式。它比白話典雅,而不失平白如話的特點;它比文言淺顯,可又並不艱深費解。上自滿腹經綸之士,下至引車賣漿者流,居然雅俗共賞;從舞台至銀幕,從地方戲到電視劇,搬演出來,也能老少鹹宜。無論點頭稱是也罷,搖頭非議也罷,這部書以其自身的政治、藝術價值而傳世永存。繡像插圖,本是章回小說的傳統手法,其直觀效果,其視覺衝擊,往往對文本起到相得益彰的作用。本書從清末民初的多種版本中,擷取優美插圖,以求圖文並茂,使讀者得以享受文字以外的美感,這份用心與努力,希望得到讀者賞識。

  自古至今,類似的演義浩若煙海,當代人寫曆史小說者,則更是犖犖大端。但比之《三國演義》,或是通俗敷衍,拘謹而乏文采;或是向壁虛構,荒唐無足憑信;或是陳詞濫調,庸俗甚至腐朽;或是泥古不化,令人不堪卒讀。有的把帝王后妃寫成比當代人還新潮的摩登人物,有的把起義領袖寫成深諳當代遊擊戰術的將領,有的把醜惡當作美行,把反動視為進步,有的把暴君寫成明主,軍閥寫成救星,封建道德寫成萬世不變的綱常倫理,那老百姓也就必然成了群氓和螻蟻。更有一些曆史小說作家,或是跑馬圈地,佔山為王,把某段曆史視作私家禁臠,不容他人插足;或是以史為名,變相賣春,糟蹋古人,貽笑大方;或是志大才疏,貪多求全,力不從心,難以為繼;至於那些充斥地攤,彌布網路的粗製濫造,胡編亂寫的偽劣曆史小說,則是屬於打假的對象了。

  《三國演義》被人譽為“第一才子書”,被認為是“扶綱植常”“裨益風教”而頂禮膜拜,也被視作“野史蕪穢之談”“萑苻嘯聚行徑”而“最不可信”,責之以“太實而近腐”“七實三虛惑亂觀者”,以及“欲顯劉備之長厚而似偽,狀諸葛之多智而近妖”,也大有人在。它確也有諸多不足之處,然而無論如何,這部千百年來,由說話人、說書藝人和曆代文人集體創作出來的智慧結晶,不但有觀賞價值,有娛樂價值,有消遣價值,而且有文學價值、思想價值。除此以外,還有某種意義的實用價值。所以,在中國,迄今為止,還沒有一本曆史小說,能比得上《三國演義》這樣深入人心。現在如此,若干年以後,仍將如此,因為它是一部真正的藝術精品。

  兩千年來,天變,地變,國變,人變,滄海桑田,無不變的事物,然而構成社會相生相剋,此消彼長,強弱轉換,進步退化的關係總則,好像並未變,至少未大變;或形式變,而實質未變;或語言變口號變,而內容未變。從這個角度來讀《三國演義》的話,這本書真可稱得上是具有人生寶典意義的一部不同凡響之作。

  《三國演義》的生命力,也許就在這裡。

[保存]     [全文瀏覽]     [ ]     [列印]     [關閉]     [我要留言]     [推薦朋友]     [返回首頁]

新新向榮

    專題分為居住生活、教育發展、綠色生態、社保醫療、民生消費、前沿科技、交通出行、工作職場八個方面,全面梳理2017民生領域的新政策、新變化、新風尚。 【詳細】

今人讀經,貴在入乎其內,出乎其外。王國維認為:“入乎其內,故有生氣。出乎其外,故有高致。”【詳細

掃碼關注



工人日報
客戶端
蘋果版
安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