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中工網讀書頻道人文曆史-正文
永定門變遷
http://www.workercn.cn 2018-03-22 10:17:58來源:北京晚報
分享到: 更多

  永定門變遷

  

  燕墩

  

  複建永定門時找到的明代石匾

  

  1693年《康熙南巡圖》中的永定門

  

  1915年的永定門全景(城樓、甕城、箭樓)

  

  複建後的永定門,藝人在南廣場展示“京味兒吆喝”。

  新華  

  2018年北京的政府工作報告中,特意將“精心組織實施新一版北京城市總體規劃”列為“三件大事”之一。根據新的北京城市總體規劃,北京的空間結構是“一核一主一副、兩軸多點一區”,其中兩軸即中軸線及其延長線、長安街及其延長線。

  北京的中軸線是古都北京的中心標誌,南起點是永定門,北至鐘鼓樓,全長7.7公裡。中軸線體現了古代北京城市建設的突出成就,是世界城市建設曆史上最傑出的城市設計範例之一。中國建築大師梁思成曾讚美這條中軸線是“全世界最長,也最偉大的南北中軸線穿過全城。北京獨有的壯美秩序就由這條中軸線的建立而產生;前後起伏、左右對稱的體形或空間的分配都是以這中軸線為依據的;氣魄之雄偉就在這個南北引伸、一貫到底的規模”。而在舉辦奧運會時,中軸線再次向北延長,到達奧林匹克森林公園。

  作為中軸線的南起點,永定門有悠久的曆史,也有拆而複建的曲折經曆。老北京的外城是明朝定都北京140多年以後,為了加強北京城的防禦能力,在內城的南面增加修建的。永定門城樓始建於明嘉靖三十二年(1553年),1584年補建了甕城,清乾隆三十一年(1766年)重建永定門箭樓、城樓及甕城。增建外城是要加強北京的安全,外城正門是永定門,永定門兩側設有左安門、右安門。永定門城樓是當年北京外城七座城門中最大、最壯觀的一座,昔日的永定門恢弘光鮮,有重簷歇山三滴水的樓閣,再配上最高最厚實的城牆,其建築規格在北京外城中堪稱最高。從空間布局看,永定門是外城南垣居中而立的城門,它與內城的正陽門相對,坐落在南北中軸線的南端,向北延伸,與前門、天安門、午門、神武門、地安門、鐘鼓樓、安定門一線貫穿,蔚為大觀。

  永定門是北京南城出入要道,為適應不斷增長的人流和車流需要,老永定門城樓在1957年時被拆除,現在的永定門城樓是2004年重建的新城樓。值得一提的是,重建之前,有關部門找到了遺失達三百多年的“永定門”石匾。2003年8月21日的《北京晚報》曾報道說,這塊石匾長2米,高0.78米,厚0.28米,楷書的“永定門”三字沉雄蒼勁,保存完好,是明嘉靖三十二年(1553年)始建永定門時的原件。如今複建的永定門,門洞上方所嵌石匾的“永定門”三字,就是仿照這塊石匾雕刻的,原件則收藏於博物館內。

  1、為防外患修建永定門

  北京內城是元朝至元四年(1267年)開始修建的。明朝洪武元年(1368年)把元朝所建的北面城牆拆掉,向南縮進五裡,重建了北面城牆。永樂十七年(1419年)又把原來的南面城牆拆掉,再往南推展了一裡多,重建了南面城牆,就成了現在北京內城的樣子。

  北京建外城經過了漫長的醞釀過程,雖重臣多次提議,但建造過程頗為曲折。《皇明大事記》載:“嘉靖二十一年(1542年),就有掌都察院毛伯溫等人提議‘古之有城必有郭,城以衛君,郭以衛民……今城外之民殆倍城中,思患預防,豈容或緩。臣等以為宜築外城便’。而刑科給事中(官名,輔助皇帝處理政務)劉養認為‘(外城)宜築於無事之時,不可築於多事之際’,皇帝聽從了劉養的建議,築城之事則被擱置。”

  嘉靖二十九年(1550年),工部侍郎王邦瑞“奏請築重城”。嘉靖皇帝“以築城事重,令且休兵息民,待來秋行”以拖延。有記載:同年八月,俺答汗率蒙古騎兵攻至京城近郊,北京城已處於萬分緊急狀態,史稱庚戌之變。由於當時的北京沒有外城拱衛,城外百姓的生命和財產遭受了巨大損失,城外關廂一帶的百姓擁到城下,要求進城避難。朝廷先是命令嚴鎖城門,不準入內,激起民怨,以致“號呼之聲直徹西內”,驚動了皇上。給事中王德為此上奏,稱:“九門晝閉,不便軍民,且示虜以弱。”由此才“開門聽民出入”。然而,大批城外居民的湧入,造成了米價等物暴漲等一系列問題,迫使朝廷不得不開倉賑濟。

  這年十二月,因居民朱良輔等自願出財力,《明世宗實錄》載:“築正陽、崇文、宣武三關廂外城,命侍郎張時徹、梁尚德同都禦史商大節、都督陸炳督工”。三關廂建城開始了。但在第二年又因“財出於民分數有限,工役重大,一時未易卒舉”而詔令停工。

  嘉靖三十二年,兵科給事中朱伯宸再次提出修築外城,以利於鞏固城防。勵宗萬《京城古迹考》有載:“嘉靖三十二年,給事中朱伯宸奏,請仍四郊土城故址,以為外郭,周可百二十餘裡。”嘉靖皇帝的寵臣嚴嵩也表示“今外城之築,及眾心所同,果成亦一勞永逸。其掘墓戶舍等事,勢所不免,成此大事亦不能恤耳”。至此,嘉靖皇帝放棄了最初所持的“四面興之,乃為全算”“不四面,未為王制”等不切實際的設想,將工程式控制制在當時財力允許的規模內,最終還是保證了修建外城計劃的順利實施。

  《明世宗實錄》記載了嘉靖皇帝的態度:最初的修築計劃是準備在內城的外圍周圈修築外城城垣,使北京城垣平面建成“回字形”的格局。但實際外城被建成了“包京城南一面,轉抱東西角樓止,長二十八裡”格局,且將內城外的先農壇、天壇環繞起來,總建築規模不及原計劃的三分之一,最後北京城的格局就成了“凸”字形狀。環繞南城築外城牆的一道警戒防守線也就此停工了,後面的朝代再也沒能繼續建設。

  明嘉靖四十三年(1564年),北京外城建成,總長28裡,開有7座城門。因增建外城的動因,是為了加強北京的安全,所以城門命名多帶有追求“安定”、“安寧”的色彩,如“左安門”、“右安門”、“廣寧門”(清代為避道光皇帝旻寧名諱改稱“廣安門”)。外城正門“永定門”,就是寄寓“永遠安定”之意。

  據有關史料記載,永定門也是逐步建成的。永定門初建時,只建了一座城門樓。永定門的甕城是在嘉靖四十三年(1564年)補建的,東西寬42米,南北深36米。箭樓是在清乾隆十五年(1750年)增建。清乾隆三十二年(1767年)永定門重建,將城台加高至26米,重建甕城,在甕城正面增建單層箭樓(辟兩層箭窗)。箭樓規制甚小,面闊僅三間(12.8米),進深一間(6.7米),單簷歇山頂灰瓦。甕城為方形,東西寬42米,南北深36米,外側兩端抹為圓角。箭樓辟兩層箭孔,南面每層7個,東西每層3個。箭樓城台下辟單孔券門。

  永定門城樓建造曆時約200年,跨越了明、清兩代才完全建成,建成的永定門成了北京外城七座城門中最大的一座。永定門雖然是外城城門,但建成後的城樓形制,依然如同京城內城的建築格局,以雄偉姿態矗立於中軸線的最南端。

  

  2;、火車入京時拆過城牆

  有了外城城垣的保衛屏障,北京城便有了相當大的發展空間。自從有了外城,封建統治者便不斷加強內城的政治功能,而將商業、文化設施逐步移至外城。當時北京城外南部成為商貿區,還有不少達官顯貴居於此處。於是,外城地區即形成了為內城服務的商業中心和文化中心。給來京會試的全國各地考生提供起居便利的各地會館基本上都分布在外城。據《宸垣識略》載,當時在外城較為知名的會館就有一百八十餘家。眾多文人聚居於外城,為外城文化的發展注入了強大動力,有琉璃廠的古舊書籍、古玩字畫,也有筆、墨、紙張等文化用品的生產和銷售。清末,為了保持內城莊重、靜謐的氣氛,又將內城的戲園移至外城,京劇、相聲、鼓書說唱等文藝形式就在這裡生長發展起來。幾百年來,外城地區成為京城各種藝術的獨特發展之處。

  當然,隨著時間的推移和城市的發展,當年的“外城”已經被稱為南城了。老北京城南部是以永定門為標誌,永定門以內稱作南城,出了永定門就是城南了。永定門以南的城南地區,在清朝和民國時期是荒涼郊外,除少量菜地外,住戶是比較少的。而南城則比較繁華,不但有天壇和先農壇這樣的皇家祭祀重地,還有天橋、會館、戲園等場所。

  北京天橋位於永定門正北。清《光緒順天府志》記載:“永定門大街,北接正陽門大街,井三。有橋曰天橋。”因為是供天子到天壇、先農壇祭祀時使用的橋,所以稱“天橋”。有記載,天橋為元代所建,南北兩邊有漢白玉欄。橋北邊東西各有一個亭子,橋身很高。光緒三十二年,天橋的高橋身被拆掉了,改成了一座低矮的石板橋。後經多次改建,至1934年全部拆除,原橋址不複存在,而天橋作為地名卻一直保留下來。天橋地區作為北京平民遊藝場所聚集地和商品市場,內有眾多曲藝演出場所。

  除了天橋,永定門城北還有天壇與先農壇這兩大皇家祭祀重地。天壇是中國也是世界上現存規模最大、形制最完備的古代祭天建築群。而先農壇則是皇帝祭祀先農諸神及舉行藉田典禮的場所。

  北京的城牆開始被拆除,正是從永定門這一段起的頭。八國聯軍侵入北京後,天壇成了外國軍隊的兵營。為了便於運輸軍用物資,法國侵略軍在永定門的城牆上開洞,擅自將盧漢鐵路從盧溝橋延展至北京正陽門(前門),建立正陽門西車站,盧漢鐵路改稱京漢鐵路。與此同時,英國侵略軍也擅自將津盧鐵路終點從馬家堡車站延展至永定門內。後來,清政府被迫同意將火車引入城內,在正陽門建立火車站。這樣,永定門東側城牆被拆除一段,形成豁口,以便進京鐵路入城。鐵路穿東便門北側及西側城牆再轉向西,經崇文門甕城而直達前門火車站。僅這段鐵路,就使北京的外城、內城拆開了三段豁口,崇文門甕城也同時被拆除。

  民國四年(1915年)六月,修建北京內城的“京師環城鐵路”時,因鐵軌修建在城牆與護城河之間。為使鐵路暢通,北洋政府時期就陸續將北京內城的朝陽門、東直門、安定門、德勝門、西直門等具有特色的甕城和箭樓全部拆除,使北京城牆再次遭到較大規模的拆毀。

  北京城樓的拆除是從1950年開始的,按照拆除城樓的時間順序,永定門城樓是第六個被拆除的城樓。永定門甕城城牆是於1950年開始被陸續拆除的。1953年春,為適應新中國建設初期的人口增長、市政道路通行的發展,曾在永定門城樓東西兩側的城牆上開出兩個豁口。永定門城樓和箭樓也在1957年以妨礙交通和定性為危樓而被拆毀了。自此,明清北京外城七門中最大、最重要的城門被徹底拆除掉了。

  3、申奧成功後重建永定門

  永定門城樓的重建得益於申奧成功,永定門是北京實施“人文奧運文物保護工程”中重要的一部分,也是京城中軸線景觀整治工程最重要的一項。沒有了永定門,中軸線就不完整,而中軸線一直被看作是世界建築史上罕見的奇蹟。為此,2004年在原址按曆史原貌複建永定門城樓,重新打造北京南中軸起點。永定門城樓的複建工程經過有關部門及專家反覆論證,最終決定建在原址上。永定門重建使用的城磚還是嘉靖年間製造的老城磚,當年拆除永定門城樓時,三台山危險品倉庫正好要修圍牆,於是城磚就被運去建了倉庫的圍牆。經過半個世紀的風雨,這些嘉靖年間製造的老城磚又被運了回來,重新砌在永定門的城樓上。當然,城樓已經複建,甕城和箭樓並未複建。

  城樓的主體使用了南非進口的12根鐵驪木(又稱鐵梨木)。在選材時,國內並沒有這樣的木材,於是工作人員就把目光轉向了國外。幾經周折,工作人員最終鎖定了非洲漁民用於漁船桅杆材料的鐵驪木。這種木頭的密度(比重)大,在水中都能下沉,且堅硬結實而不易腐爛。於是,這12根樹齡百年以上的鐵驪木便成為了永定門的“頂樑柱”。

  在複建永定門之時,明代城門匾額的出現是意外之喜。清朝建都北京之後,曾將北京各城門上用漢文題寫的明代匾額撤下,改用滿、漢兩種文字題寫的匾額。辛亥革命之後,民國初期的內務部總長朱啟鈐請杭州名士邵章先生為北京各城門重新題寫了漢文名稱,並製成石匾鑲嵌。成書於1931年的《燕都叢考》記述,“今日各門之額,皆邵君之書也。”隨著北京城門的陸續拆除,邵章先生題寫的匾額大多失落無存,而明代城門的匾額原件,更是難得一見。但是,複建永定門之時,工作人員四處尋找永定門的曆史資料,在古建博物館工作了幾十年的多吉祥忽然回憶起1990年前後,博物館的工作人員去地壇公園徵集文物時,發現了一塊城門匾額,並將其拉回了博物館。當時為避免石匾遭受風吹雨淋的破壞,就將這塊匾放到了古建博物館院內的一棵老柏樹下面,上面還蓋了一層浮土。這塊石匾會不會就是永定門的?工作人員趕緊到院裡的樹底下找,將石匾挖出來一看,正是永定門城樓上的石匾額,而且是明嘉靖三十二年(1553年)始建永定門時的原配石匾。原石匾長2米,高0.78米,厚0.28米,石匾原物現存首都博物館。重建後的永定門城樓門洞上方所嵌的石匾,楷書“永定門”三字是仿照明代原配石匾雕刻的。

  複建的永定門城樓總高26米,面闊五間,三重簷歇山頂。城樓複建過程中不但挖掘了原城樓基礎,參閱了原始測繪圖紙,而且施工工藝嚴格按照傳統工藝。古文物專家羅哲文先生說:“從永定門昔日的拆除到今天的重建、複原,時間和曆史留給了我們一個大大的問號,我們的城市由起點又回到原點。”

  對於重建的永定門城樓,有人稱讚,但也有人認為與想象中的雄偉壯觀相距甚遠。究其原因,是現在的永定門周邊高樓大廈林立,已彰顯不出城樓的巍峨。永定門城樓的複建,再次呈現了北京完整的中軸線。永定門城樓周邊通過改造,在大片空地上植樹種草,護城河進行了清淤治理。重建一新的永定門城樓與護城河水交相輝映,已成為南城一個閃亮新景。

  4、燕墩與城樓遙相呼應

  在永定門南面,還有一處著名的建築,名為燕墩,其隔著永定門外鐵路,與永定門城樓遙相呼應。

  《日下舊聞考》記載,“燕墩在永定門外半裡許,官道西”。永定門並不是正對著燕墩,而是稍偏東,即燕墩並不在明北京城中軸線的延長線上。對於明朝北京中軸線和元大都中軸線是否同屬一條直線,學術界一直有著爭議。有認為是同一條直線,也有意見認為元朝的鐘樓和鼓樓位於舊鼓樓大街,舊鼓樓大街的延長線才是元大都的中軸線,而明朝北京城的中軸線偏東。由於燕墩正對元大都的麗正門,有人認為燕墩是元朝所建並位於大都城中軸線南延長線上,與明北京城中軸線有了偏差。

  燕墩是何物?元、明兩代之時,北京有“五鎮”之說,按金木水火土設五個“鎮物”布局。東方神木廠(木),西為永樂華嚴鐘(金),南為燕墩(火),北為昆明湖(水),中為景山(土)。南方之鎮即為“燕墩”,因南方在“五行”中屬火,故建築烽火台以應之,因此,燕墩又稱“煙墩”。古人賦《燕墩竹枝詞》:“沙路迢迢古迹存,石幢卓立號煙墩。大都舊事誰能說?正對當年麗正門。”煙墩始建時只是一個土台,明嘉靖三十二年建造北京外城時才包砌圍磚,形為下寬上窄,平面呈正方形,底邊長14.87米,面邊長13.9米,台高9米。上面有著名的乾隆禦制碑,碑高8米。碑上部覆蓋著四角攢尖頂方形碑蓋,四脊各雕有一龍,龍身呈波曲欲騰飛之狀,龍昂首上揚,恰似飛奔奪寶頂。在清朝,燕墩成為了民間燕京的八景之一“石幢燕墩”。

  碑的南北面上分別刻有乾隆十八年(1753年)的《帝都篇》(南面)和《皇都篇》(北面),讚美了北京的地理形勢和國泰民安的情景。燕墩碑文是記述北京幽燕之地的徽記,堪稱北京的史記篇,是北京著名碑刻之一。

  碑的下部為束腰須彌座,台座的四周均雕了五層花紋,分別為雲、龍、菩提珠、菩提樹葉等圖案,束腰部分用高浮雕持法雕出24尊水神像,都是袒胸裸足跌坐于海水之上,形態各異,栩栩如生,充分地顯示了中國古代工匠們精湛的雕刻技藝。

  永定門城樓和燕墩之間是永定門廣場,廣場是2009年9月30日建成的。廣場以永定門城樓為主題,烘托城樓的莊嚴大氣,形成構建完整的南中軸景觀序列。永定門廣場跨越護城河之上,面積8000多平方米,廣場採用了北京特有的樹種,體現了城樓的曆史文化感和北京四季分明的氣候特徵。

[保存]     [全文瀏覽]     [ ]     [列印]     [關閉]     [我要留言]     [推薦朋友]     [返回首頁]

新新向榮

    專題分為居住生活、教育發展、綠色生態、社保醫療、民生消費、前沿科技、交通出行、工作職場八個方面,全面梳理2017民生領域的新政策、新變化、新風尚。 【詳細】

今人讀經,貴在入乎其內,出乎其外。王國維認為:“入乎其內,故有生氣。出乎其外,故有高致。”【詳細

掃碼關注



工人日報
客戶端
蘋果版
安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