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中工網讀書頻道美文共賞-正文
晝·夜
http://www.workercn.cn 2014-10-28 09:11:04來源:文彙報
分享到: 更多

  維多利亞·凱薩雷斯[阿根廷] 杜海燕(譯)

  

  神聖的晝阻止她陷入孤立的誘惑中。她的軀體像遙遠的島嶼,與其他肉體、纖維、氣味掙紮著糾纏在一起,沙沙作響。這島嶼有游離的眼神保護著,有輕微的擦傷包裹著。

  然而,晝就在那裡,在陽光傾瀉之時藐視著她。

  她睜開雙眼,看到陽光穿透玻璃散落下來,時鐘開始滴答。整日無所不在的光亮,讓人如此麻木。包裹、充塞。她可以徜徉在人群中,穿梭在大街小巷。色彩凝固了,空氣透明了,各種形狀均有清晰的輪廓,她的語言傳遞著一種特殊而直接的意義。

  沒有傷害,沒有未知厄運,沒有邪惡深淵的召喚,沒有人在耳畔低語那神秘而讓人癡迷的夜路。進入這曆程就像開啟開關。一切在她面前以極佳的順序開始行進。

  與固體的三維物體糾纏讓人從近在咫尺的模糊中轉向。她在計時的時候,太陽就墜入地平線、藏身高樓之後。

  她迅速收起淩亂的個人物品,裝進包裡,用多層秋裝將自己打包,回家。

  許久之前,她為看到每個單獨的物體都像她白天離開時原封未動,試圖推遲跨越公寓門檻的瞬間,而現在在白熾燈下變得模糊。最終,她發現,她只是在滿足自己的焦慮,在她不會被煩擾的活動上浪費時間。當黑暗到來,他人無可奈何。

  夜

  遊歷至深夜是一條同樣扭曲卻難以繞開的路程。陰影四處蔓延、擴散,征服每個空隙和表面,包括靈魂、包括思想、包括每個軀體。

  莫比斯環讓一切暴露。

  黑暗在提供空白、安寧、封閉的夢想的時候,有光滑的邊緣,誘人、豐盈,像柔軟的海綿的床。

  黑暗似急流,如星空中波光粼粼,欺騙而誘惑,時刻準備帶著迷離的慾望、肉體的慾望、靈魂的慾望以及她不願面對的慾望揚帆遠航。

  黑暗反覆地佔據著她,用含著泡沫的微風、溫柔的擁抱、無限的無意識承諾。黑夜之聲悅耳動聽。

  黑暗佔據房間的每一個角落,這是它的首個黑夜王國,侵蝕著光影。

  她回到家,黑暗也安頓下來。他們一起分享著彼此的生活,她應該把黑夜看作盟友,只是這裡有寒冷、恐懼、瘋狂、無羈的愛。

  面對黑夜的考驗,她優柔寡斷。這或許是她最後一次記得清醒了。這些怪異引起她常見而又新鮮的希望、驚奇和麻痹的恐懼。

  黑暗要求全勝,惡魔的路線順著熟睡而前行。

  黑暗將時光慢慢侵蝕。她能感覺到這種陰暗緊抓她的肌膚。該溜入床單,停止掙紮了。她獨居,無人注視,旁無他人,無人見證她的黑夜之旅。

  那是另一個她,照片反面,愜意地沿著黑夜穿過那條在白晝時不敢探索的偏僻小徑,這是那個在兒時的海盜和偵探故事中秘密形成的善於探險的她,那個羞於向世界敞開心扉的她。

  她會在另外一面碰到誰呢?那兒的人出現與否都有跡可循。有一些她喜歡,有一些她恐懼。然而,夢境中不僅有陰影,更多的時候,她帶著深藏在軀殼下面的無所顧忌的精神一起冒險。無論深深的靜謐中那綠色藍色或者迷宮裡有沒有風景,她醒來時總會覺得是一場新生。

  然而,死亡的移動是左右黑夜的價碼。失去意識離死亡僅一步之遙。她意識到這個過程在她身體裡滋生,就像老樹的皮。現在,它是每次她閉眼、時鐘停擺在她腦海中的低語,直到下一輪日出。

  她的夢中人也許是畢加索或馬蒂斯,他們的臉像支離破碎的鏡子,或者像肌膚和融化的肉體在飛舞、像波光粼粼的溪流一樣的明亮的眼睛。

  她難以確定是否會從夢境中蘇醒。每次閉上眼睛,暗示她對黑夜的完全屈服時,她就不再擁有自己的軀體、行動、或者命運。她或許永遠待在霧氣中,那裡沒有時鐘,沒有約束,沒有路。

  因為“家”的反義詞並非“無家可歸”,或許是“新的歸宿”……

  被白晝奪去的靈魂會在黑夜重新歸來。

  作者簡介

  維多利亞·凱薩雷斯(Victoria Caceres),生於1968年,在阿根廷布宜諾斯艾利斯出生長大,曾在布宜諾斯艾利斯大學學習純文學和哲學,她是一位作家,英語和西班牙語教師,也是一名翻譯家和文學導師。

  1997年獲得VdeVian雜誌主辦的短篇小說獎,2004年入選美國愛荷華國際寫作計劃和美國大使館的國際訪問學者項目,並獲寫作榮譽獎學金;在美期間,在愛荷華大學和芝加哥大學開設講座。作為美國大使館的國家校友會成員,自2004年起任布宜諾斯艾利斯文化辦公室和書展的文學顧問。2012年起,擔任布宜諾斯艾利斯大學創意指導和文學顧問。

  作品在美國(愛荷華大學)、韓國(韓國藝術委員會)、印度(奧利弗出版機構)以及烏茲別克翻譯並出版發行。現正在為印度奧利弗出版社創作虛構小說以及關於阿根廷文學的散文;與烏茲別克作家合作創作關於他們各自國家的文學文化書籍;更新自己關於布宜諾斯艾利斯和其市民關係的博客;同時,也在創作新的長篇小說。

  她曾這樣講述自己的作品:

  “作為一個作者,我從短篇小說開始創作,後來才寫長篇;這一任務的最大的挑戰就是敘述的內在構造;像一間房或一個建築,每一個元素、材料、比例構成、呼應都必須充分考慮到,小說家需要採用一種方法、一個計劃、一張圖譜,來創造一個完整的世界,以此來安放人物角色、場景和各種感情。我對這一過程的熱愛就是,你時時刻刻都生活在虛構的壘土裡,有時是數年。它成為你的一部分,抑或你成為它的一部分,但是有一點,你講不出哪個更真實,如果你的日常生活,或者小說中的那個他/她在不斷髮生變化。”

  “作為一個小說家,我的作品關注人與人之間的相互關係,尤其是在人潮擁擠的地方,比如大城市。我總是說,我是為了發現自己與他人之間的合適距離才寫作的。在小說中,我努力去探索、分析、體驗、把玩這些在城市中出現的各種元素,那裡所有的東西都交織在一起,很難把人們的情感從交通、街道、建築、高速、壓力、擁擠、寵物、廣告、電線杆、煙霧中分離出來;所有這一切都會變成公眾和個人範圍的分離線。”

  “即使故事發生在真實的地點,創造虛擬的世界,也是人類所能夠進行的最自由、最解放想象力的一種形式。”

  譯文“2014上海寫作計劃”(上)

[保存]     [全文瀏覽]     [ ]     [列印]     [關閉]     [我要留言]     [推薦朋友]     [返回首頁]
 
 

中 工 網 版 權 所 有 ,未 經 書 面 授 權 禁 止 使 用
Copyright © 2008-2011 by www.workercn.cn. all rights reserved
瀏覽本網主頁,建議將電腦顯示屏的解析度調為1024*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