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中工網讀書頻道美文共賞-正文
也說我家的“田社”
http://www.workercn.cn 2018-03-30 08:13:48來源:青海日報
分享到: 更多

  □文/王玉蘭

  清明節是一年當中最重要的祭祀節日,然而比起清明節,在我家鄉湟中縣,清明節氣之前的春分節氣顯得更為重要。

  從春分開始到下一個節氣清明節,是家鄉漢族群眾過“田社”的時間。“田社”是古代奉祀田神的處所。聽家族的老人們說,田社也可稱作“天社”,是社、祖同祭的習俗,大致都是供奉祭祀祈福的意思。無論對於春分節氣的稱呼怎麼變或怎麼約定俗稱,在我看來都不甚重要,重要的是這種表達內心虔誠的習俗,已經成為我們生活的一部分,而且就這樣亙古不變,與日月同在。

  每逢這一天,家族不論年歲,只要有時間,都會同歸故裡,同族同祭,而祭祀過程中仍然保留一些春社祭社的習俗。同族祭祀可選擇春分當日,也可依據各家實際選擇春分節氣到清明節氣的任意一天,但過了清明節是不再進行祭祀的。春分的祭祀非常隆重,春分這天祭了祖先或已故去的親人後,清明節就不再舉行祭祀。

  墳頭,后土,背土,滾饅頭是祖輩留下來的田社祭祀的古老元素。在生活質量不斷提高的今天,這些古老的元素仍不失它的本色,只是更加豐富,更加趣味無窮。

  我們家族每年的祭祀,基本都由父親和老弟兄姊妹商議,選在春分當日。

  去年的墳頭是五爸,是上一年祭祀時定下來的,說好家族大小都在五爸家會面。於是,父親弟兄幾個和我們這一輩,以獨立門戶的各家為單位購買各自的祭品,為五爸減輕不少操心的事。獻子、燒紙香燭、煙、酒、菜、肉都是祭祀的必需品。比起其他,獻子則更有講究。獻子是自己蒸的十二個直徑約二十厘米左右的大饅頭,以獨立門戶的家為單位各家一副。至於為何是十二個饅頭,我也沒有考證過,還真是不得而知。我想,先人留下來的傳統自有他的道理。父親說,生活條件好了,我們把饅頭改成麵包,當場消化,也可少了一些繁文縟節,我們也便隨了父親。此外,還有一些水果吃食、雞鴨魚肉等,都是依據各家實際情況而購買,倒也沒有什麼特殊要求。

  待各家參加祭祀的成員到齊後,大家便將準備好的祭祀品提的提、背的背、裝車的裝車,浩浩蕩蕩上了山。由於王氏家族的祖墳較遠,祭祀的隊伍也只能兵分兩路,一部分去老墳,一部分去新墳。

  這一年的供奉很豐富,有紙錢香燭、獻子,有水果麵包,還有新鮮的整羊,當然也少不了那隻避邪、招魂的大公雞。所有的祭品擺放停當,家族裡的女人孩子都論輩跪地,男人們則各行其是。四爸和五爸忙著后土,給土地爺燒香、祭酒。我們這個輩分的男人們便圍攏著碼燒紙,在提前預備好的一根長約五十厘米的長鐵絲上串上各樣的祭祀品,並將其放置在高如小山丘的燒紙頂上。大哥與堂兄弟們背著背鬥,手拿鐵鍁去取附近乾淨的土。新鮮的、帶著春天氣息的淨土從祖父母的墳頭上順勢滑落,墳頭越發高聳了起來。我想,這個擁有五十餘口人的大家族,也許會如高聳的墳頭蒸蒸日上、興旺發達吧! 隨著一聲劈裡啪啦鞭炮聲的響起,漫天的紙錢如蝴蝶翩翩起舞。這日,天氣陰沉,似有下雨之勢。這陰沉也許是應了祭祀活動的氣氛吧。沒有淚水、沒有傷悲,有的只是對先人的哀思、崇敬和對傳統習俗的尊重,家族老少一一磕頭作揖表示崇敬。

  祭畢,大夥便嚷嚷著趕緊“滾饅頭”。於是,大哥挑選了四個模樣俊俏的大饅頭,在大夥的簇擁下開始滾饅頭。

  “滾饅頭”可以在最老的墳頭上,也可以在頭一年的新墳頭上滾。我們家族則一直在祖父的墳頭上舉行滾饅頭的儀式。父親將大哥挑選好的四個大饅頭依次從祖父的墳頭往下滾,其餘的家族成員則在墳旁呈半圓跪著。據說,饅頭滾到誰的懷裡誰就會得到祖宗賜福,就會有好運。

  在一陣陣吆喝嬉笑聲中,饅頭滾到了父親、四爸、五爸和小堂弟的懷中。嬸嬸們都說,小堂弟今年要有媳婦了,樂得堂弟合不攏嘴。還別說,堂弟廷壽上年得了滾饅頭就實現了自己想有個兒子的心愿。也許,這小堂弟沒準今年還真能找個俊俏的媳婦呢。

  燃燒的紙錢灰飛煙滅後,父親和叔叔們便刨出先前放在紙山上的串串祭祀品,分給大夥吃,儘管這些祭祀品都沾滿了紙灰,但大夥還是吃得津津有味。據說吃了燒過的祭祀品,老先人可護佑大夥身體健康,如此,誰會捨得丟棄啊!

  大夥說笑著,吃著供奉過的食物一路下山。

  留在家裡的嬸嬸們早就做好了晌午飯,是家鄉地道的蘿蔔燴菜,也是大家都喜歡吃的一種祭祀飯。緊接著,大盤雞、羊肉手抓陸續上桌。

  父親弟兄們,我的堂弟們,都開始大聲划著拳,嬉笑著,家族的女人們則忙得不亦樂乎,做飯、煮肉,進出灶房,端茶、倒水,不時聆聽男人們粗獷、近乎歇斯底裡的聊天和猜拳聲,還時不時地會插上幾句話。而此時悠閑時間是屬於孩子們的,他們抓緊時間耍鬧著、叫嚷著、哭喊著,真是熱鬧極了。 一陣猜拳行令之後,熱鬧的場面也告一段落了,接著父親弟兄們又開始借酒商議一些家族裡的大事小情,都是一些諸如下次祭祀時間的安排,家族塋地和弟兄們的家長裡短,這種其樂融融的場面倒也愜意。

  酒足飯飽後,夕陽西下,也該是大夥各自歸家的時辰。這種情景,頗有些唐代《社日》詩所詠的“桑柘影斜春社散,家家扶得醉人歸”的意境。

  刹那間,一陣小雨帶著泥土的氣息,帶著春的希冀稀稀疏疏從天而降。地上、樹枝上、房頂上、我們的身上即刻濕潤了,舒爽極了。

  小雨來得正是時候。

  春分裡,一場虔誠的祭祀活動落下了帷幕,而田社裡的祭祀就像一條牽動著家族男女老幼的紅絲帶,絲帶長長,情意綿綿。

  歲歲年年人不同,年年歲歲花相似。春分、田社自然而然已經成了我們這個家族的大聚會,無論家族成員身居何處,落葉總會歸根。我想,這種與生俱來的尋根思緒將伴隨我們終生。

[保存]     [全文瀏覽]     [ ]     [列印]     [關閉]     [我要留言]     [推薦朋友]     [返回首頁]

新新向榮

    專題分為居住生活、教育發展、綠色生態、社保醫療、民生消費、前沿科技、交通出行、工作職場八個方面,全面梳理2017民生領域的新政策、新變化、新風尚。 【詳細】

今人讀經,貴在入乎其內,出乎其外。王國維認為:“入乎其內,故有生氣。出乎其外,故有高致。”【詳細

掃碼關注



工人日報
客戶端
蘋果版
安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