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中工網讀書頻道作家動態-正文
文學聚焦新生代作家:“70後”寫作 鮮明的敘事風格
http://www.workercn.cn 2017-05-31 15:40:57來源:人民日報海外版
分享到: 更多

  從文學代際的角度來看,生於1970年代的這批寫作者,無疑是當下文壇最具代表性、最活躍、也最具實力的中堅力量。在他們之前,當年叱吒風雲的“60後”作家們如今已然被充分經典化了,甚至慢慢走進了教科書,比如餘華、格非、蘇童等人,他們在文學潮流中崛起,通過文學教學、文學批評、學術研究以及文學評獎等綜合機制的作用,尤其是茅盾文學獎的“加冕”,其經典化的態勢十分清晰。然而,在純文學的體制之內,“70後”作家雖還未隨他們的前輩一道步入經典的行列,但他們的創作活力卻正在積極彰顯,而其可能性的塑造甚至更加值得期待。

  極為清晰的辨識度

  相對於年輕的“80後”作家們尚顯稚嫩的敘事摸索,“70後”作者大多形成了自己鮮明的敘事風格,其作品具有極為清晰的“辨識度”,這也就是羅蘭·巴爾特所說的風格的意義。在巴爾特看來,風格是一種“文學慣習的私人性的部分”,顯示在小說中則是,“一種隱秘的,本能的裝飾性的聲音”。比如張楚、徐則臣等人,都善於從世俗的故事中挖掘人物內心精神層面的東西,並牢牢守護這種精神的背景。也是在這個意義上,張楚的小說一度讓人想起契訶夫。而徐則臣的花街、京漂等故事早已深入人心。在《西夏》《夜歌》《如果大雪封門》等中短篇故事中,普通人身上暗藏的痛感與詩意,都顯示出獨到的功力,而長篇小說《耶路撒冷》所抵達的藝術高度更是廣受讚譽。

  “70後”一代寫作者中,相當多的人都是從先鋒小說的閱讀中汲取寫作靈感的。比如弋舟就曾被人認為是一位先鋒小說家,但他的小說卻是不折不扣的城市文學,他更多探討這個時代城市人的精神疾病。他討論人性的深邃,刻骨的孤獨,以及毫無來由的抑鬱和同樣沒有原因的極端情感。某種程度上看,他的小說其實是與幽暗深邃的實在界打交道的。在他筆下,人性的真相像深淵一般讓人不寒而慄。《所有路的盡頭》寫出了人物內心的創傷,怯懦與卑微,以及“一個人一無所有的孤獨”,瀰漫其間的是曆史的滄桑感,毫無緣由的宿命感,以及無因的病態和神秘氣息。同樣深受先鋒小說影響的還有李浩,但他的小說卻顯示出與弋舟截然不同的氣質。這位喜歡琢磨小說與魔法關係的河北作家,經常自詡為魔法師或鍊金術師。他操持著手裡的語言,安然而自得其樂地做著虛構世界裡的國王。其小說的先鋒性一目瞭然,那些語言的伎倆,翻譯體的文風,可以看出從卡夫卡到昆德拉,再到卡爾維諾一脈作家的影響。在李浩那裡,講什麼並不是最重要的,怎麼講才是生死攸關的問題。因而,他的小說,即便如長篇《鏡子裡的父親》,也不是通過故事情節來推動敘事,而是某種意義上的絮叨,自我的辯駁,以及更為複雜的形式追求,來組織和填充小說的內部。在他的小說裡,我們可以真切地看到他與想象的讀者較量,以及和自己的影子殊死搏鬥的痕迹。

1 2 3 共3頁

[保存]     [全文瀏覽]     [ ]     [列印]     [關閉]     [我要留言]     [推薦朋友]     [返回首頁]

新新向榮

    專題分為居住生活、教育發展、綠色生態、社保醫療、民生消費、前沿科技、交通出行、工作職場八個方面,全面梳理2017民生領域的新政策、新變化、新風尚。 【詳細】

今人讀經,貴在入乎其內,出乎其外。王國維認為:“入乎其內,故有生氣。出乎其外,故有高致。”【詳細

掃碼關注



工人日報
客戶端
蘋果版
安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