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中工網讀書頻道作家動態-正文
張志軍:在曆史的長河中尋找真相
http://www.workercn.cn 2018-03-29 07:39:51來源:銀川晚報
分享到: 更多

  雖不是科班出身,但今年53歲的張志軍,已經在文物考古和曆史文化考證之路上,走過了整整34年的時間。從最早對寧夏文物情況進行普查,後對銀川紅花渠與將軍樓進行曆史考證,再到由寧夏長城展開的長城文化研究……作為銀川市文物管理處文博館員,張志軍將所有精力,都投入到自己熱愛的專業領域。

  曆時三年,嘔心瀝血之作

  初見張志軍,是在一場讀書會活動上,作為主講嘉賓,他準備的資料中一本厚厚的著作格外醒目,這是在2013年由寧夏人民出版社出版的《明實錄長城資料輯錄》,也是張志軍多年來的心血之作。

  “這本輯錄曆時三年完成。之所以有出書的想法,要從2007年我被抽調參加中國長城資源調查寧夏段的部分工作說起。”張志軍回憶說,那年4月起,整整半年的時間裡,考察組一直沿著寧夏黃河東岸的長城腳下進行徒步考察。除了勘察長城的保存狀況,將有損毀的地方做GPS打點標記,張志軍等人還深入到當地居民中,收集和長城有關的故事和風俗,為寧夏段長城資源進行了系統的整理。

  “當時我們看到長城有些地段損毀很嚴重,有的地方斷了二三十米長的距離。老百姓們也知道家門口守著長城遺迹,但其中的價值,卻不清楚。”正是那一次的經曆,讓一直在銀川市文物管理處做文物鑒定工作的張志軍,內心不自覺地湧動起想要保護長城文化的衝動,並開始專註精力投入對長城史的研究中。

  直到2009年,張志軍需要撰寫一篇和長城有關的文章,但在查詢相關文獻資料時卻困難重重,竟然找不到一本系統且專業收集長城曆史文獻的書籍。“當時我便有了自己出書整理長城曆史文獻的想法,也就有了這本《明實錄長城資料輯錄》。”張志軍說。

  過程艱難,為研究長城系統梳理資料

  研究任何朝代的長城曆史,都離不開文獻資料。而明代是中國歷史上修築長城時間最長、修築的長城體量最為龐大的朝代,《明實錄》則是明代最重要的官修史料,但1600餘萬字的文獻卻讓當代不少長城研究者對此著作望而卻步。從這1600多萬字裡,選出40萬餘字,重新進行資料彙編,集中排列,拉近讀者與長城的距離,就是《明實錄長城資料輯錄》最顯著的學術意義。

  翻開此書,有我國著名長城學者董耀會為書作序,他評價道:“讀《明實錄長城資料輯錄》,如同觀摩一幅塵封已久了的明代修築長城的全景式畫卷,還平添了一種親臨其境的親切感。”自治區著名方誌界專家吳忠禮曾指出,《明實錄長城資料輯錄》的史料價值無疑是重要的,許多明長城修築史上懸而未決的問題或者模稜兩可的問題幾乎在其中都能找到答案。

  “過程很艱難。”如今說起編纂此書的過程,張志軍都很感慨,“一開始我還是以摘錄的方式,將《明實錄》中和長城有關的內容手抄下來,但需要摘抄的部分真的太多,又不方便整理,後來我就專門學習怎麼打字用電腦錄入。”說到這,張志軍笑了起來,他說書中很多篇幅,都是自己最開始用“二指禪”錄入整理出來的。

  尋找突破口,從古義今義上解讀長城

  對於張志軍來說,編纂《明實錄長城資料輯錄》藝術僅僅是他研究長城史的第一步。此後,張志軍開始從二十四史中尋找其他朝代修建長城的曆史文獻資料並加以整理,但資料越多,他卻越理不清頭緒,究竟該從哪個角度去解讀長城,這讓他一籌莫展。

  直到有一天,張志軍不慎摔倒,並造成顱內出血住進了醫院。病床上,沒有資料,沒有電腦,反而讓張志軍在住院期間有了時間冷靜梳理這些年研究的內容,試圖尋找研究長城文化的突破點。“真的是慶幸有那次意外,在那幾天,我終於想明白了,研究長城,不能再把長城僅僅看成一個‘實物’,不能僅僅去研究長城的建築特色,或者工程難度,而是應該從文化內涵和人文精神上去研究。”

  一出院,張志軍又繼續投入其中,轉而將關注點放在了長城的古今意義上。他認為,長城除了有“軍事防禦工程”這個人們已經熟悉的今義之外,還有“疆界”這個古義。張志軍介紹,曆史上最早修建“長城”是在春秋時期,而“長城”這兩個字最早出現在公元前404年,距今2422年。從古義上講,‘長城’就是‘使疆界長’的意思,這和被動的‘防禦’是完全相反的。”

  張志軍說,如果從這個角度再去看長城,就可以對長城所蘊含的思想觀念、人文精神和道德規範等方面進行更深入的挖掘。“從戰國時期到秦、漢、隋、明幾個朝代,都在寧夏修築過長城,所以,寧夏又有‘長城博物館’之稱。

  與曆史結緣的半輩子,值得了

  說起自己與曆史研究結緣,張志軍很感概,他反覆說自己並非科班出身,投入其中研究,全憑熱愛。

  “小時候我家住八裡橋,生活條件不好,但家裡卻不缺書。為了方便我看書,家裡還專門配了帶抽屜的書桌,裡面放的全是我的書。周圍的小朋友都會來我家看書。”張志軍說,也是因為從小在父親的要求下多看書,才讓他潛移默化掌握了鑽研學問的習慣和能力。

  在參加工作之初,張志軍被聘為銀川市文物管理所所長助理,當時也只是在北塔寺裡做簡單的看護工作,直到1984年全國文物普查時期,張志軍也作為工作人員,走街串巷做文物登記和收集工作。一年半的時間裡,他和同事們一起,跑遍了銀川的山山水水,村村落落。而那,也是他第一次接觸文物勘察工作。至今在寧夏博物館裡,還陳列著當時他發現並徵集到的一枚西夏時期的銅壺,他清楚地記得壺的形狀和上面的裝飾。

  在文物管理處做文物和曆史研究的三十幾年裡,張志軍先後撰寫了《規劃紅花渠重現新江南》《鹽池縣館藏火筒時代考》《保護將軍樓》《論明代允許地方自己製造火銃的時間和地點》等學術論文,為梳理寧夏軍事文化、保護古迹建築等作出了積極的貢獻。“做學問,要抱著一個態度,堅決不炒剩飯,一定要有自己的新意和獨到的見解。即使能力達不到,也要按這個目標去做。”張志軍說。

[保存]     [全文瀏覽]     [ ]     [列印]     [關閉]     [我要留言]     [推薦朋友]     [返回首頁]

新新向榮

    專題分為居住生活、教育發展、綠色生態、社保醫療、民生消費、前沿科技、交通出行、工作職場八個方面,全面梳理2017民生領域的新政策、新變化、新風尚。 【詳細】

今人讀經,貴在入乎其內,出乎其外。王國維認為:“入乎其內,故有生氣。出乎其外,故有高致。”【詳細

掃碼關注



工人日報
客戶端
蘋果版
安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