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中工網讀書頻道精彩推薦-正文
維舟:牛郎織女之間有愛情嗎
http://www.workercn.cn 2017-08-28 16:07:41來源:澎湃新聞
分享到: 更多

  這些年來,七夕常被稱為“中國的情人節”,這是商家的噱頭,與聖誕節、情人節在現代的商業化如出一轍,可能起源於戰後的台灣。如果說在西方,“情人節”在起源上表達的其實是“基督教之愛”;那麼在中國,七夕傳統上的內涵也同樣並不包含現代意義上的“愛情”。

  牛郎織女之間有愛情嗎?

  七夕之所以被聯繫到“愛情”,當然是因為牛郎織女每年一度鵲橋相會的傳說。白居易在《長恨歌》中便有膾炙人口的名句:“七月七日長生殿,夜半無人私語時。在天願作比翼鳥,在地願為連理枝。”北宋詞人秦觀《鵲橋仙》更歌詠“金風玉露一相逢,便勝卻人間無數……兩情若是久長時,又豈在朝朝暮暮”,這些都是中國人所熟知的。然而如果較真地說,這與其說是現代人所理解的那種“戀人之間的浪漫愛情”,倒不如說是“夫婦之間的感情”。

  牛郎織女傳說的起源不明,但大體都認為是對天文現象或陰陽交會的宇宙場景的人格化。完整的故事最初見於南北朝時梁人宗懍著《荊楚歲時記》:“天河之東有織女,天帝之子也,年年織杼勞役,織成雲錦天衣。天帝憐其獨處,許嫁河西牽牛郎。嫁後遂廢織。天帝怒,責令歸河東,使一年一度相會。”在這個版本中,故事的重點在於解釋天象,婚後生活沒談到感情,倒是織女在出嫁後還被父親幹預離婚。東晉幹寶《搜神記》中所記載的孝子董永的故事,也常被視為可能是牛郎織女的淵源之一,然而其中董永是在路上遇到一個陌生婦人自願成為他妻子,最後在離開之際說:“我,天之織女也。緣君至孝,天帝令我助君償債耳。”這裡更未涉及兩人之間的感情,織女僅僅是受天帝所命,來幫助這個孝子還債而已。

  事實上,在傳統的中國民俗中,七夕最突出的內容是女性“乞巧”,感情從來不是重點。李家瑞所編《北平風俗類征》博採明清時各家記載,其中但凡提到七夕風俗的,幾乎無一例外都是婦女們的乞巧活動,無一例提及戀愛。《水滸傳》中的潘巧雲,正是因為生於七夕才取名“巧雲”。《醒世恒言》中甚至對七夕送巧的傳說也頗不以為然:“你道怎麼叫做乞巧穿針?只因天帝有個女兒,喚做織女星,日夜辛勤織紝。天帝愛其勤謹,配與牽牛星為婦。誰知織女自嫁牛郎之後,貪歡眷戀,卻又好梳妝打扮,每日只是梳頭,再不去調梭弄織。天帝嗔怒,罰織女住在天河之東,牛郎住在天河之西。一年只許相會一度,正是七月七日。到這一日,卻教喜鵲替他在天河上填河而渡。因此世人守他渡河時分,皆於星月之下,將綵線去穿針眼。穿得過的,便為得巧;穿不過的,便不得巧,以此蔔一年的巧拙。你想那牛郎、織女眼巴巴盼了一年,才得相會,又只得三四個時辰,忙忙的敘述想念情悰,還恐說不了,那有閑工夫又到人間送巧?豈不是個荒唐之說!”(第二十六卷)

  在晚明淩濛初的白話小說《二刻拍案驚奇》中,丹桂小娘子是因“今晚是七夕牛女佳期,他遭著如此不偶之事,心愿不足,故此對母親說了來燒注夜香”(第三卷),可見七夕在當時習俗中,還具有女子求偶這一面,但其中“婚姻”的意味顯然多過“愛情”。從現存牛郎織女的傳說來看,他們之間即便有愛情,那也是“先結婚後戀愛”,過的是一種男耕女織的婚後生活。有些地方的傳說甚至說,牛郎織女分離一年才相聚,牛郎卻把一年來堆積的三百六十個鍋碗留給織女去洗。這種中國民間的詼諧所道出的是柴米油鹽的現實生活,與“浪漫”幾不沾邊,更側重於婚內雙方之間的紐帶,而不是婚前戀人之間的精神聯繫。台灣學者洪淑苓在其《牛郎織女研究》中考察了各種故事變體後承認,從閩台地區的習俗看來,“七夕牛郎織女相會的浪漫愛情意味,幾乎蕩然無存”。從流傳七夕節日的東亞其它地區來看,同樣不大關涉到戀愛:朝鮮多偏重牛郎織女婚後受罰的別離,日本則注重乞巧,而按《日本書紀》,七月七日甚至是舉行相撲的最好日子。

  中國民間文藝家協會主席馮驥才前些年在一次接受採訪時曾說,七夕是一個以牛郎織女的民間傳說為載體、以愛情為主題、以女性為主角的節日。不過,如果說這是“愛情”,那這顯然是一種更加社會化的情感,而不是現代意義上兩個獨立個人之間的“靈魂伴侶”關係。可以想見,在這樣一種傳統社會的情感觀念中,僅能承認婚內的情感,且這種情感應服務於婚姻的穩定與牢固,這與現代人所理解的“愛情”顯然是大為不同的。

  也正因此,一直有人主張將七夕稱為“中國情人節”並不妥當,認為不如將這一稱號授予元宵節(上元節)或上巳節(三月初三)。但這後兩個節日在傳統上的基本內涵和功能其實也與“愛情”無關,只不過女性可以在元宵燈會或上巳日踏青(所謂“三月三日天色新,長安水邊多麗人”)之機與異性會面而已。相比起來,還是上巳日更合乎現代自由戀愛的情形,從《詩經·鄭風·溱洧》所描述的情形看,先秦時鄭衛之間的年輕男女在祭祀春社期間,有相當程度的自由表達自己對異性的愛慕。不過耐人尋味的是,這種風俗在秦漢之後便漸趨消亡,到東晉王羲之寫《蘭亭集序》時已只剩下“修禊”和“曲水流觴”的文人風雅;而與此同時,以牛郎織女為主題的七夕卻從無到有地日漸發展起來。

1 2 3 共3頁

[保存]     [全文瀏覽]     [ ]     [列印]     [關閉]     [我要留言]     [推薦朋友]     [返回首頁]

新新向榮

    專題分為居住生活、教育發展、綠色生態、社保醫療、民生消費、前沿科技、交通出行、工作職場八個方面,全面梳理2017民生領域的新政策、新變化、新風尚。 【詳細】

今人讀經,貴在入乎其內,出乎其外。王國維認為:“入乎其內,故有生氣。出乎其外,故有高致。”【詳細

掃碼關注



工人日報
客戶端
蘋果版
安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