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中工網讀書頻道精彩推薦-正文
何冰導演處女作首演落幕:第一次導戲像“一大早吃了根海參“
http://www.workercn.cn 2018-04-13 14:11:58來源:北京晚報
分享到: 更多

  原標題:《陌生人》立住了

  前晚,由何冰自導自演的話劇《陌生人》在首都劇場落下最後一場帷幕。不像他此前主演的《喜劇的憂傷》、《窩頭會館》等話劇謝幕時那般觀眾席爆發出如潮般的掌聲和叫好,但卻讓人們在思索和回味中不斷品味著作品的深意,並對何冰導演處女作的劇本選擇和呈現水準都給予了極高評價。何冰自己也說:“坦率地講,作為演員,站在舞台上謝幕時,會渴望觀眾像以前那樣熱烈的反應。但我也特別清楚,我當時選擇這樣一個劇本,就會是這樣一個結果。”

  現場

  飽蘸深情的愛最讓人感動

  《陌生人》的整場演出,上半部分笑聲迭起,一口純正京片子、患有老年失憶症的巴黎老頭兒安德烈,在破碎的時空裡,愛著、惱著、憶著、活著,他和其他人之間的各種交流,被何冰演繹得細膩生動,那些充滿生活細節的人物反應,常常讓人忍不住泛起會心的笑意。而下半場,則令人屏息安靜,劇場裡連呼吸聲都聽得清晰,大家的心都被緊緊抓住,一面破解懸疑,一面感觸人心,都害怕錯過層層剝筍一樣的剝心過程。最終,坐著輪椅的何冰被緩緩推下,卻把飽蘸深情的感受長久留在人們的心中……

  在戲中,何冰沒有去演一個法國老頭兒,反而滿嘴京片子,讓人覺得是個北京老大爺,但依然名叫安德烈。他說:“我不想特意去弄什麼本土化,把人物名字改成中國的,把巴黎、倫敦改成北京、上海,如果那樣,就不代表全世界了,就真成了一個北京老頭兒了。但你看,這個劇本是2012年的,法國文化雖然那麼領先,民族優越感那麼強,但人的狀態,遇到的問題,和咱們一樣,全世界的人,都是一樣的。”所以,何冰既沒有刻意本土化,也沒有去演外國老頭兒,而就是用自己最舒服的方式,演了一個人,“我不覺得這有什麼問題,北京人藝之前演《嘩變》、《推銷員之死》這些外國戲,都沒有刻意去模仿外國人,而是在演人。”

  因此,觀眾們在《陌生人》的舞台上看到的,是一個個“熟悉的陌生人”。他們就像是我們身邊最熟悉的親人,但也會因為換了視角,而讓人感受到很多平時忽視了的感覺。就像何冰所說:“其實你看,這個台上,每一場戲,不管是哪幾個角色,實際上本質都是同一組人物關係,就是爸爸媽媽和孩子。有時是父女,但其實也是媽媽和孩子;有時是父親和女兒女婿,但實際上也是媽媽爸爸帶著一個孩子……這個編劇寫得真是太妙了!但也太難了!我不知道自己是不是把這些都讓觀眾感受到了。”

  即將迎來五十知天命之年的何冰坦言:“這個作品特別符合我現在的價值觀念。你看安德烈這個男人,在三雙女人的手中傳遞了一下,而我自己的生活就是這樣,我媳婦就像是接管了我媽的責任一樣,照顧著我。真正讓我特別感動的是,你看男人做了些什麼?女人又做了些什麼?不管中國還是外國,以前還是現在,所有付出的都是女性,所有倒黴的也都是女性,而男人全是王八蛋,在男權社會中,不知道愛是什麼東西。但其實愛是最讓人溫暖的,儘管愛有時糊裡糊塗,沒什麼原則,但依然是愛。這是最讓我感動的。”

  《陌生人》的首輪演出,打動了觀眾的心。一位男觀眾看完戲說:“有一次我突然崩潰大哭,也不知道為什麼,就是想找我媽,看到戲裡老頭兒哭著叫他媽媽的時候,我覺得那就是我,太真實了!”還有一位觀眾說:“混亂的、破碎的、反覆無常的記憶,丟失了時間、空間和自己……如果你是一個阿爾茲海默症患者的家屬,絕不會看不懂《陌生人》這個戲。”

  資深觀眾尚曉蕾點評道:“中國目前太需要這樣的戲了,像一把手術刀,把社會現實問題對人心理與行為的巨大影響精準剖析,絲絲入扣。我們看了太多舞台上的造夢娛樂,卻並不懂得如何關照自身,進而不知道如何去面對殘酷的現實問題。”劇評人黃哲也贊道:“這樣一齣戲,既需要高超的技巧,更需要發自內心的對於全人類普遍價值的關懷。而無論藝術還是情感層面的傳承和創造,《陌生人》都達到了事半功倍的效果。何冰這出導表制三位一體的處女作,立住了。”

1 2 共2頁

[保存]     [全文瀏覽]     [ ]     [列印]     [關閉]     [我要留言]     [推薦朋友]     [返回首頁]

新新向榮

    專題分為居住生活、教育發展、綠色生態、社保醫療、民生消費、前沿科技、交通出行、工作職場八個方面,全面梳理2017民生領域的新政策、新變化、新風尚。 【詳細】

今人讀經,貴在入乎其內,出乎其外。王國維認為:“入乎其內,故有生氣。出乎其外,故有高致。”【詳細

掃碼關注



工人日報
客戶端
蘋果版
安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