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工網首頁時政評論國際軍事社會財經企業工會維權就業論壇博客理論人物網視圖畫體育汽車文化書畫教育讀書娛樂旅遊綠色城建社區打工

中工城建

美好生活

懷念母親

2018-10-30 10:53:59  來源:中工網

  又是一年仲秋時,每逢佳節倍思親。敬愛的母親離開我們已經12年了,作為一名曾經的鐵道兵,現在的中國鐵建築路人,走南闖北四海漂泊,陪伴父母的時間太少,更不用說父母有病時能端茶送藥,床前盡孝了,一想起生我養我恩重如山的母親突然離去,我就肝腸寸斷,悲痛欲絕。

  2006年農曆八月初七淩晨,母親因突發腦溢血去世,當時,我們兄弟姐妹毫無準備,突如其來的噩耗,彷彿天塌地陷一般。痛失母親,我陷入了巨大的悲痛之中。雖然母親離開我們已經12年了,但往事猶如在昨天。這些年來,一到春節、中秋和母親的生日、忌日,我就會情不自禁地想念母親,淚流滿面,甚至放聲痛哭。

  12年前的八月初五晚上10點,母親剛躺下睡覺,說覺得心裡很難受,父親剛將她扶起靠在床上就突發腦溢血,馬上送到鎮上醫院,然後弟媳給我愛人打電話,愛人知道我從鹹陽到都江堰出差,但由于山裡沒有訊號手機打不通,第二天早晨7點多,時任項目部書記的張隨生告訴我母親病了,原來我下午到項目部,因為項目部位於龍池鎮的山裡,聯通手機無訊號,我就用張書記辦公室的座機給愛人說一聲平安到項目部了。因晚上辦公室無人接電話,第二天一早愛人繼續打座機,張書記接到電話才告訴我。

  龍池鎮到都江堰30多公裡,又沒有公交車,項目部的車也很緊張,10點多了還沒走成。保障部長張學明聯繫附近開農家樂老闆的車送我,到都江堰已經是下午1點多了,正好趕上都江堰開樂山的長途客車,到樂山再轉車到羅城鎮衛生院已經是下午6點了。除我和遠在福建打工的兄弟外,在家的幾姊妹早就到了醫院。躺在病床上輸液、輸氧的母親除了大口喘氣外,無論怎麼叫也沒有任何反應,我撫摸著母親的手心疼萬分。這時,有人建議到樂山老年病醫院做開顱手術,鎮上到樂山55公裡,有近20公裡土路,全是坑坑窪窪的爛路,醫生和護士說千萬不能動,在路上巔幾個小時,可能還沒到醫院人就沒了,說這種情況送去也沒用,只能是人財兩空。都發病18個小時了,已經錯過了最佳的搶救時機。農村的醫療條件落後,凡是腦溢血這樣的病,都是說不能動,普通人也沒有經驗,不知如何是好。

  在我們老家有一個習慣,人在外去世後,不能停在堂屋內,父親心想既然醫生都說沒救了,那就回家吧,在家去世好歹能停在堂屋。然後叫來一輛麵包車,連氧氣瓶一起送回老家——羅城鎮沈家堂。八月初七淩晨4點,母親在家去世。為了張羅後事,頭天晚上我就到縣城為母親沖洗放大像片,當時,女兒在縣城上高一,我們就在縣城租了一套小房子。直到現在,我對母親去世仍然是深深的愧疚,一是沒有及時送樂山醫院做開顱手術;二是幾個月前查出母親血壓高,沒有及時服用降壓藥。當時母親在我最小的妹妹家,說是身體不適,然後到敖家鎮衛生院檢查,一查沒有問題,只是說血壓有點高,但是到底有多高?他們沒有說,我也沒有問,由於對醫學的無知,就是這個疏忽使母親過早地離開了我們。當時我是準備給母親買降壓藥,但由於忙於工作,就把為母親買藥這事忘了。多年以來,一想起這事我就深深地自責,愧對母親的養育之恩。母親走的時候才71歲,如果不是突發腦溢血,今年才83歲應該還健在。

  我們姊妹七個,侄兒侄女裡面還沒有一個學醫的,我就建議兩個妹妹的孩子學醫。我對她們說,中國社會已進入老齡化,需要大量的醫護人員,不能只抱怨看病難,要有人進入這個行業才行。她們都聽從我的建議,頭一年一個報考了成都醫學院麻醉專業,第二年另一個又報考成都中醫學院醫學檢驗專業。

  最讓我心痛心的是,勤勞一生的母親沒有享到福就走了。現在,我們姊妹幾個經濟條件好轉,在城裡有車有房,出行十分方便,而這一切母親沒能看到,更沒有享受到。子欲養而親不在,讓我切身感受到一種痛徹心扉的悲痛。回想過去,父母親承受了太多的苦難,他們辛勤養育我們的情景,就象放電影一樣一幕幕在我腦海裡閃現。

1 2 3 4 共4頁

編輯:楊晶

高清圖片

文明雙創

黨建群團

美好生活

關於我們 | 廣告服務 | 聯繫我們 | 本站地圖 | 投稿郵箱 | 著作權聲明 | 違法和不良資訊舉報電話:010-84151598 | 網路敲詐和有償刪帖舉報電話:010-84151598
Copyright © 2008-2018 by www.workercn.cn. all rights reserved
掃碼關注




中工網抖音


工人日報
客戶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