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工網首頁時政評論國際軍事社會財經企業工會維權就業論壇博客理論人物網視圖畫體育汽車文化書畫教育讀書娛樂旅遊綠色城建社區打工

中工城建

美好生活

世間最美的味道

2018-12-24 16:12:48  來源:中工網

  作為一名築路人,不知走過多少大大小小的路,唯有回家的路最舒心;作為一名鐵建人,走南闖北,嘗過不同地域的美食,吃過不同口味的餃子,卻唯有姥姥包的餃子味道忘不了,尤其在冬至這個節日。

  姥姥是個精緻的人。周圍十裡八村的人都知道姥姥有一雙巧手,能描鳳繡花。誰家的大姑娘出嫁了,都要請姥姥去繡上幾條大紅魚,在當時,那都是能拿的上檯面的小嫁妝。這些事情我都是聽別人說的,因為那個時候我還小。等我長大了,姥姥的眼已經花了,我也只能從家裡枕巾上那繡的活靈活現的喜鵲,來猜測姥姥年輕時繡花的樣子。

  看不到姥姥繡花,但是,吃姥姥包的餃子,卻是我童年時一大美事。每年冬至,姥姥是必是要包水餃的。姥姥說不吃水餃,耳朵就會凍掉,其實現在想來,姥姥只是想給我們這些小孩子解解饞而已。水餃必定是羊肉餡的,羊肉是早晨剛從集市上買回來的,剁好後拌上切好的鮮蔥,便是全部的餡兒。姥姥擀餃子皮兒,我就在旁邊聞著面的香味,開始剝蒜皮,搗蒜泥。看著姥姥認真的將餃子捏好,一個個擺在鍋台上,餃子便像盛開的蓮花,一圈一圈的盛開。等鍋裡的水燒開以後,餃子就被姥姥用手撥拉到鍋裡去,餃子便像士兵一樣勇敢的劈裡啪啦的往水裡跳,頗有些赴湯蹈火的意思,趁著餃子在鍋裡還沒沾鍋底,姥姥麻利的用勺子一攪,那些餃子便又像一群追逐的魚兒,順水轉起了圈。等水開滾過三遍之後,那些水餃便像是充了氣的小魚一樣,都浮了上來,一個個胖乎乎的。熱氣騰騰中,姥姥把它們撈了上來,而我在一旁早已迫不及待,顧不得燙嘴,就猴急的咬上一口,滾燙的餃子直在嘴裡打滾,卻也鮮美的直讓人陶醉。

  再後來,姥姥歲數大了,也就不再包餃子了。冬至,都是家裡的姨媽或舅媽們包,可是她們包的餃子既沒有姥姥包的好看,也包不出來那種味道。可她們總是說,是因為當時生活拮据,吃的次數少了才覺得好吃。我卻不這樣認為,姥姥包的水餃是真的好吃,要不然,她們下的水餃為什麼總會有破皮露餡的。

  耐不過人世間命運的輪迴,姥姥最終還是安詳的走了。走的時候,滿頭銀髮仍是一絲不亂,乾淨的衣服上看不出半點老年人髒亂的汙漬,一如她那一生的精緻。

  看著現在各種各樣的速凍水餃,在這個冬至的節日裡,忍不住懷念我的姥姥,懷念那世間最美的味道。(範成濤)

編輯:張秋晨

高清圖片

文明雙創

黨建群團

美好生活

關於我們 | 廣告服務 | 聯繫我們 | 本站地圖 | 投稿郵箱 | 著作權聲明 | 違法和不良資訊舉報電話:010-84151598 | 網路敲詐和有償刪帖舉報電話:010-84151598
Copyright © 2008-2018 by www.workercn.cn. all rights reserved
掃碼關注



工人日報
客戶端
蘋果版
安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