詳細內容_頁頭
 
當前位置:中工網人物頻道大國工匠-正文
“趙李橋磚茶技藝”傳承人甘多平:做好人才能做好茶
http://www.workercn.cn2016-12-05來源: 中國台灣網
分享到:更多

“趙李橋磚茶技藝” 第四代傳承人甘多平。(中國台灣網王怡然 攝)

  湖北省赤壁市,這個以三國古戰場聞名的地方,同時也是中國青磚茶之鄉。赤壁市趙李橋茶廠是擁有“中華老字型大小”的制茶企業,其曆史可追溯到清朝鹹豐年間,是“青磚茶”“米磚茶”國家標準的起草單位,也是曆史上聞名遐邇的“川”字茶的唯一傳承企業。

  該廠世代相承的趙李橋磚茶製作技藝是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代表性項目,甘多平,就是這一非遺項目的第四代傳承人。甘多平為了鑽研製茶技藝,廣拜師傅集納百家之長,他從師傅們身上學到了諸多做茶、做人的道理,懂得了做好人、做好事,才能做好茶。

  “赤壁是歐亞萬裡茶道源頭之一,清末鼎盛時期,赤壁古鎮羊樓洞匯聚了俄、德、英等多國商賈,茶莊200餘家,茶葉經內蒙古、新疆運往萬裡之遙的歐洲大陸。” 11月29日,在空氣中瀰漫著淡淡的茶香的趙李橋茶廠,甘多平為記者介紹說。

  學本事

  今年58歲的甘多平,從小與茶結緣。他的父母就在趙李橋茶廠工作,從小在廠子裡玩耍,父母的言傳身教對甘多平影響頗深。

  “我從父母那裡學到的就是要守規矩,做事情要做到位。我父親60年代在壓制車間工作,幹得都是重體力活,他身體不好個子也很小,但是他從來不叫苦,所以他去世的時候,人家對他的評價都非常高。我母親也在壓制車間工作,七、八歲的時候,我跟母親去車間,幫她碼磚茶,有時候碼歪了,母親就會讓我重新碼。”

  甘多平說剛開始學制茶的時候,師傅讓他去燒火,他直接對師傅表達了自己的不滿:“我是來學做茶的,不是來燒火的。”師傅告訴甘多平,說“燒火的師傅,做茶的徒弟”,火工對茶的品質相當重要,如果殺青達不到400度以上的溫度,青就殺不好,茶的品質就不好,從此,甘多平知道了在初制階段火工的重要性。

  1977年,甘多平正式進入趙李橋茶廠工作,他從最基礎的發酵開始學起,整天窩在原料車間,反覆澆水、翻堆、做對比實驗。

  渥堆發酵是制茶過程中最繁重最辛苦的工作,就是這個苦差,甘多平一幹就是5年:“我是我們廠子弟裡唯一幹這個工作幹了5年的。渥堆發酵體力勞動強度非常大,而且在堆頂的時候,翻茶溫度達到60度,一上那個堆頂渾身都是汗,而且塵土也特別大,鼻子裡耳朵裡都是黑的,我們廠的子弟都不願做這個工作。”

  為了鑽研製茶技藝,甘多平廣拜師傅,“我師父比較多,不是一個師傅而是一群師傅,韓愈《師說》裡說‘無長無幼,道之所存,師之所從也’,我不但拜了企業內部的師傅,還拜了很多企業外部的師傅,前一階段去世的茶葉專家駱少君老先生對我教育很多,我品茶都是跟他學的。從這些師傅身上我學到了諸多做茶、做人的道理,懂得了做好人、做好事,才能做好茶。”

  甘多平師從的青磚茶第二代傳人中,有張圻(晉商傳人)、雷藝圃(民國時代茶技師)、許愛生(發酵技師)、熊長庚(高級農藝師)、王江河(高級工程師)。

  每個師傅都給甘多平留下了經典名言,王江河師傅說要看茶做茶,熊長庚老先生說,做磚茶一定要講信譽,茶品體現人品,產品的重量只能重不能輕,叫寧重勿輕,寧可多給客戶一點,也不少給一錢。雷藝圃培養了甘多平良好的分析解決問題的思維習慣。遇到問題,雷師傅從不直接告訴徒弟答案,而是讓他看一看、想一想、試一試。

  為了長本事,甘多平還到安徽農業大學深造學習3年,同時廣泛閱讀,學習他人的長處,“我特別喜歡搜集閱讀各種各樣和茶葉相關的書籍,還經常深入到茶農中去,每個茶農種茶做茶都有長處,學習人家的長處,變成自己的長處。前人有的我們要很好的傳承,沒有的要善於去發現總結,善於從失敗中吸取教訓,要敢於創新。”

1 2 共2頁

[保存]     [全文瀏覽]     [ ]     [列印]     [關閉]     [我要留言]     [推薦朋友]     [返回首頁]
詳細內容_右側欄目
詳細內容_頁尾
掃碼關注



工人日報
客戶端
蘋果版
安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