詳細內容_頁頭
 
當前位置:中工網人物頻道時代先鋒-正文
徐立平:卅年刀尖舞 為國鑄長劍
http://www.workercn.cn2017-03-28來源: 中工網——《工人日報》
分享到:更多

【時代先鋒】卅年刀尖舞  為國鑄長劍

——記中國航天科技集團公司第四研究院“大國工匠”徐立平

中工網記者  毛濃曦

  3月21日,西安春寒料峭。嫩黃的迎春花、不知名的小花野草,給航天科技四院7416廠三車間藥面整形組周圍的重重小山丘披上生機。

  “哇,你們在花園裡工作!”造訪者無不驚喜。“那是防爆牆……”刹那間,空氣中多了一份凝重。

  這是一種刀尖上的工作。組長徐立平就在這裡朝朝暮暮30年,用汗水和智慧、勇氣和毅力,為國鑄劍——給飛彈、火箭的火藥“做手術”。

  “最近正在學習機械整形,它對批量、簡單的整形效率很高,但細微之處、複雜整形還得靠手工。”說話間,徐立平那雙靈巧而有力的手隨之翻動起來。

  刀尖上的舞者

  火藥需要整形?是的。飛彈、火箭飛行靠的是裝滿燃料的柱體即火箭發動機控制燃燒產生的動力。航天科技四院生產的發動機用的是固體燃料,剛灌入時為糊狀,固化後形成一個自然的平面,這個平面必須剷除多餘的部分,經過細緻入微的修整,達到特定尺寸、形狀和平滑度,以保證精準燃燒、推動彈箭準確飛行。

  徐立平就是為這個藥面整形的人。

  第一面,火藥就給了他一個下馬威。那是1987年,他技校畢業剛參加工作,腦子裡還裝著製造飛彈、火箭的英武,師傅帶他去看廢藥銷毀。“一小堆不起眼的廢藥,放在專門的地方,遠遠點火,轟地一下,聲音很大,火光很亮,我被震撼住了。”

  師傅用這種方式來警告他跟火藥打交道有多麼危險。進一步了解,徐立平才知道這個工作本身就是個危險,時時處處、毫釐之間都絕對不能馬虎。“火藥韌性很強,有點像橡膠,裡面含有粗糙的顆粒,整形是用金屬刀具切削,必須防止與金屬外殼碰撞、摩擦,就連刀與火藥的摩擦都要小心翼翼,一個火星甚至靜電都後果不堪設想。”

  不光是生命安全要求慎之又慎,生產的不可逆也決定了整形時必須如履薄冰。“因為藥與藥之間不能有縫隙,否則火藥不能按照預定走向燃燒,發動機就很有可能偏離軌道乃至爆炸。這就要求修到最後的面必須刀刀一步到位,哪怕有一刀鏟過了整個藥都得報廢。”

  手中刀藝系著生命,這根弦從此始終緊繃在徐立平的腦海中。為了練好手、用好刀,他在類比的橡膠小試件上反覆練習。隨著試件平整度越來越高,手上的感覺也越來越細,他終於找到了“唯我”的作業狀態。回頭一看,已過去一年,練壞的刀具超過30把。

  有天晚上,他跟著師傅來到生產車間的地坑裡。師傅淡淡地說了一句:“今天你上吧。”這可是真傢伙!之前要麼是在小件上練,要麼是站在旁邊看師傅修。師傅這句話,他期待已久。經年磨刀一朝試,這讓他興奮;長長的柱體裝滿火藥不怒自威,又讓他緊張。他屏住呼吸,一刀下去,鋒利的鋼刀平穩地推過,薄薄的廢料在刃前捲起,光滑的藥面一點一點連成了片。鏟到藥面接近劃線時,一直在旁盯著看的師傅說:“還行。”粗整形過關。

  然後,繼續練習、磨刀、粗整形。又一年過去,細整形過關,徐立平成為一名真正的“藥面修理工”。

  不過,火藥整形這一特殊工種,出師後並不能一勞永逸。“我們三天不幹就手生,手上沒了感覺,就幹不了。所以,要麼在幹活,要麼在為幹活做準備,就是練手和磨刀。”

  30年來,徐立平就一直在重複這樣的工作。在別人眼裡,何其枯燥,他卻說,修理東西嘛,挺有意思的;別人覺得何其危險,他說,是很危險,但掌握了規律和技能,它又是安全的。

  現在,徐立平的那雙匠人巧手,能夠憑手感把藥面整形的誤差,從允許的0.5毫米提高到0.2毫米。就是說,他一刀下去,可以剷出一張紙來。經他手整形的產品,保持了100%的合格率。

  在國家大閱兵中展示的戰略飛彈等國之重器,有他的手藝。而他最得意的,是神舟系列飛船逃逸艙的發動機,藥面整形全出自他和工友的雙手。“不過,每次觀看神舟飛船的發射,都有一點怪怪的緊張,既擔心它派上用場(意味著發射失敗),又有一絲遺憾它沒派上用場。”他說。

1 2 3 共3頁

[保存]     [全文瀏覽]     [ ]     [列印]     [關閉]     [我要留言]     [推薦朋友]     [返回首頁]
詳細內容_右側欄目
詳細內容_頁尾
掃碼關注



工人日報
客戶端
蘋果版
安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