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

時代驕子

山河無恙 幸得有你

2020-09-21 11:17:43 來源:解放軍報

  生命中最傷感的告別,往往沒有言語。

  山河靜默,一次次見證:老兵們遠去的身影不會隨著時間推移而模糊。

  人跡罕至的冰峰上,他們將腳印嵌進堅硬的岩石,將身影寫入大山的褶皺,將青春獻給四季輪迴。寒來暑往,老兵的軍旅歲月春華秋實,每一朵雪花都折射出青春的光彩,每一陣山風都輕訴著無悔的情懷。

  告別邊關,最後一次巡邏,最後一次親吻界碑,老兵熱淚盈眶。

  此刻,掠過天際的鷹隼,卻懂得老兵的不舍。

  告別邊關,那些越遠越清晰的老兵身影,祖國永遠記得——雪山因你聖潔,界碑因你巍峨,山河因你無恙。

  ——編者

  雪山之上,風雪初霽——

  再難走的路也要走到底,路的盡頭,界碑在那裡

  夕陽餘暉,為界碑披上一層淡淡的金黃。

  董旭細細將界碑擦拭了一遍,用紅色油漆和排筆為界碑上的“中國”二字描紅。

  這是蘇約克邊防連中士董旭軍旅生涯中最後一次隨隊巡邏。這位大學生士兵在筆記本上寫下:第307次為界碑描紅。

  站在界碑前,董旭輕輕撫摸著界碑,淚水不知不覺間流了下來。

  這次巡邏本來沒有安排董旭參加。他主動找到連長張樹寶,申請參加最後一次巡邏。看著他那不舍的表情,張連長答應了他的請求。

  巡邏車上,道路兩旁那熟悉的景色映在董旭眼裡。這條巡邏路上,他和戰友灑下了青春和汗水。這裡的一山一石、一草一木映刻著戍邊的印記,如同當兵前對家鄉的依戀,他已經熟悉了這裡的四季變換、陰晴雨雪,習慣了西陲高原上極端熱烈的情感表達。這裡,於心而言就是另一個家。

  即將離別,老兵心裡別有一番酸楚。完成巡邏勘察,向界碑告別的那一刻,洶湧的情感沖開了董旭記憶的閘門。

  董旭的腦海,清晰浮現第一次巡邏的場景。那是剛下連不久,表現突出的董旭成為首批參加連隊巡邏的新兵。

  顛簸的搓板路,讓董旭不由自主地隨著巡邏車起伏彈起落下、再彈起再落下。肩膀一次次地撞到車框上,他一手抱著槍一手抓緊扶手,連暈車的毛病都被“治好”了。

  險峻的鼻樑山腳下,巡邏車停了下來。張連長指著山頂說:“57號界碑就在那裡,是條漢子就加把勁!”

  山頂與巡邏車所在位置,直線距離不超過600米。但在海拔4000多米的高原,這段路爬上去卻相當不易。

  險峻的山勢讓巡邏官兵心存敬畏,再加上剛下過一場雪,坡度近60度的道路愈加難行。

  班長錢進讓董旭把背包繩系在腰間,背包繩的另一頭系在他的腰間。沒有巡邏經驗的董旭,被安排在了隊伍中間。

  山腰的崖壁上,陣風倏忽而至。戰友們一邊貼著崖壁前行,一邊避開山坡滾落的碎石。那是董旭第一次行走在這條險峻的巡邏路上。如今往返這條路已是家常便飯,可他對當時穿越險途的艱難記憶猶新。

  上百次風雪巡邏,練就了邊防軍人獨特的豪邁情懷。他們胸中裝得下高原的千溝萬壑,容得下遠方的萬家燈火。在他們心中,界碑最近,母親最親,保家衛國是他們崇高的職責與使命。

  第一次看到界碑,風雪之巔班長那巋然矗立的身影,深深震撼了董旭。

  一路上的疲憊,在看到界碑的那一刻消失無蹤。內心升騰的豪情,讓他第一次懂得了站立在祖國高山上的榮光。

  佇立在界碑旁,董旭挺直了身板。冷風如刀吹在臉上,可他心裡暖暖的。

  為界碑描紅的時刻,董旭將心中翻湧的情感在筆尖、目光中無聲傾訴。那一刻,他與祖國心心相印。

  返回連隊,他用整整三頁紙表達自己守護界碑的決心,將與界碑“第一次親密接觸”的感懷記錄下來。隨著執勤巡邏次數的增加,那本“戍邊感懷”越記越厚,青春的故事越寫越生動。

  那年冬天,董旭與巡邏分隊騎馬在一望無際的雪野裡走了5個多小時。來到雪山腳下,軍馬的身上像覆蓋了一層冰甲,大口喘著氣。官兵們心疼軍馬,紛紛下馬徒步向雪山頂爬去。

  這是一條“N”字形上山路,需要先上坡,再下坡。烏雲過後,太陽跑了出來,坡底天寒地凍,坡上陽光耀眼,攀爬一路彷彿經曆兩個季節。

  “再難走的路也要走到底,路的盡頭,界碑在那裡。”山頂的界碑被積雪覆蓋,官兵們跪在雪地上,用手一點點拂去雪花。

  董旭用手指描繪著“中國”二字,沒有油漆、排筆,他其實是用心在書寫,用心在呵護。

  冰峰之下,依依惜別——

  樹人如同樹木,只要有一顆百折不撓的心,生命終將蔥翠

  “以後這棵樹就是你的責任樹,請悉心照料!”西陲第一哨哨樓前,下士常剛將手中的一張“護樹責任卡”遞到列兵吳收複手上。

  上面清晰寫著:每天澆一次水,每周修剪一次,每月堅持護根……

  這棵歪脖樹是常剛種下的“紮根樹”。這棵楊樹就像他自己的孩子,從新兵下連栽下這棵楊樹,至今已有5年時間。

  在這個人跡罕至的地方,在常剛心裡,它像一個無話不說、無話不談的親密戰友。

  剛被分配到斯姆哈納邊防連,常剛並不喜歡這裡。海拔高,乾旱少雨,一年四季見不到人。他對待任何事都心不在焉,一有空就琢磨著怎麼樣才能調到山下的連隊。

  連長朱建全是個明白人。在連隊土生土長的他十分了解新戰士的想法。他帶著常剛一起種樹,給他講“紮根樹”的故事。

  第一任站長石秋根、教導員楊親鎖,率領官兵牽著三峰駱駝,帶著一口鐵鍋,步行7天7夜,在百裡荒灘戈壁見到了唯一一棵胡楊樹。

  “樹能活的地方,人就能活!”楊親鎖決心把哨所建在這裡。

  “紮根樹”紮下了根。它迎晨曦送暮靄,伴繁星頂烈日,就像邊防軍人默默守護邊陲。穿越時光隧道,這棵佇立在戈壁深處的樹,成了一茬茬官兵的精神地標。

  下連不久,一次偶然機會,常剛在巡邏途中的山溝裡,發現一棵新生的楊樹苗。野外的楊樹,很難在高原惡劣環境裡存活下來。

  感佩這棵樹的頑強,徵得帶隊幹部同意,他把這棵楊樹苗放在馬背上帶回了連隊。

  不久,這棵樹苗被栽種在哨所旁。在經過了狂風暴雪和烈日暴晒後,這棵樹苗奇蹟般地撐到了第二年春天。

  然而,高原的天像娃娃臉說變就變,上午還豔陽高照,下午卻狂風大作。那一天,常剛巡邏歸來,發現種在哨樓旁的楊樹不見了。他跑過去看,發現楊樹被大風連根拔起刮飛了。他帶著班裡的戰士順著風的方向找去,在數百米外的一塊石頭旁找到了它。

  回來後,常剛把小樹折斷的枝條剪了下來,重新栽到哨所旁。

  這次沒那麼幸運,楊樹的葉子開始變黃,一片兩片往下掉……常剛想盡了各種辦法護樹,都無濟於事。

  連長朱建全心疼這棵樹,想起連隊老兵說的話:“留下樹根,截掉樹榦,讓大地滋養它。”按照連長說的方法,常剛剪去了楊樹所有的枝幹。

  給小樹動了“手術”,常剛對它更加呵護。天氣轉涼,他把戰友閑置的棉被拿來裹在樹根周圍。冬天落雪,執勤歸來,他找來雨衣披在小樹身上。

  又是一個春天來臨,斯姆哈納迎來第一場雨。雨過天晴,來給小樹施肥的常剛,突然發現了一根嫩綠的抽芽。那天,常剛的心情,就像天邊懸掛著的那一抹彩虹。

  樹活下來的消息,伴著常剛幸福的笑臉,像風一樣傳遍了整個哨所。

  寒來暑往,那棵楊樹在常剛的悉心照料下茁壯成長。由於哨所駐地常年刮北風,幾年後,楊樹長成了“歪脖樹”。

  那年參加上級比武,常剛來到楊樹前,風吹樹葉沙沙作響,就像給他鼓勁一樣。走上比武場,常剛不負眾望,取得了武裝5公裡越野、400米障礙兩個“單項第一”。

  經曆了一年又一年風雨,常剛身邊始終站立著那棵楊樹。

  時間永遠不會停止,無論糾結或是眷戀。離別日子一天天臨近,常剛最難捨的就是這棵樹。

  那天,西陲冰峰之下,楊樹枝條飛舞,依依惜別。

  常剛在軍旅日記的最後一頁寫道:“樹人如同樹木,只要有一顆百折不撓的心,即便是在荒涼高原,也能滋養蔥翠人生。”

  出征高峰,無懼險阻——

  踏上新征程,遠方即便千溝萬壑,也不能阻擋前進的腳步

  當庫魯木都克邊防連上等兵劉孫輝,把名字寫上勇士峰的那一刻,他內心無比激動而滿足,2年軍旅生涯再無遺憾。

  他是登上勇士峰的第388個勇士。頒發榮譽獎章時,劉孫輝熱淚盈眶。

  勇士峰,海拔5295米,途中儘是冰川、峭壁,是距離連隊最險、最遠、最難走的一個山口點位。每年老兵離隊前,連隊都會組織一次勇士峰巡邏。

  艱難險阻,熱血男兒的試金石。

  在連隊,人人都想征服勇士峰成為勇士,上等兵劉孫輝就是其中一員。

  離隊的日子一天天臨近,劉孫輝與老兵戰友交流得知,“將自己名字刻在勇士峰上”幾乎是每名老兵的心愿。

  這也是劉孫輝的心愿。他這個連隊炊事員,總被人稱作“悶葫蘆”,不善言辭。身邊的戰友們都不知道,沒能登上勇士峰是劉孫輝的一個心結。

  “好男兒關鍵時刻不能慫!”為了圓夢,他加強體能鍛煉、努力提高素質,從剛開始的攀登小山坡到後來征服高山懸崖,他都鉚足了勁。

  前不久,劉孫輝找到連長,報名參加這條線路的巡邏。

  出發前,指導員楊澤松特意叮囑班長馮偉奇照看好劉孫輝。

  在戰友們鼓勵和幫助下,劉孫輝和戰友艱難跋涉近6個小時。眼看就要到達界碑了,他卻不小心崴了腳。

  為了不拖累戰友按時到點到位,一瘸一拐的劉孫輝只好退出任務。在另外一名戰友攙扶下,回到山腳下的巡邏車上。

  一步三回頭,望著戰友遠去的身影,劉孫輝的心裡五味雜陳……

  遺憾,從此藏在這名老兵的心裡。

  離隊前的一個月,連隊組織老兵最後一次巡邏,目的地仍是勇士峰。

  “能否成為真正的勇士,就看這回了。”盼星星盼月亮,終於盼到出發的時刻,這位老兵梗著脖子暗下決心:爬也要爬到山頂。

  高原巡邏,光有決心是不夠的。

  徒步上山,連長崔晨提醒劉孫輝:“上山的路都是越走越窄,一定要當心腳下。但走過最艱險的路,前途就會越走越寬。”

  一處峭壁,險象環生。劉孫輝身後的戰友,腳步剛剛踩過一處山石,就出現塌方。望著滾落山下的碎石,他的心裡七上八下。

  一座冰川緊接著又橫亙眼前。崔晨用戰備鎬一鎬鎬地鑿下去,迸射出來的密集冰粒,在太陽的照射下五彩繽紛。隨後,崔晨俯下身子,讓帶隊的上士楊金星,踩著自己的背,摳著冰洞往上爬。憑著技術和經驗,爬上冰川頂部的楊金星,將繩子一頭固定在山頂的岩石上,另一頭垂到山腳下。

  大家拉著繩子,一個接著一個往上爬。

  “大家踩著我的肩膀上,不要猶豫。”聽著連長的催促,實在“不忍心下腳”的劉孫輝,紅了眼眶。在戰友鼓勵下,他鼓起勇氣、拉著繩子一點點地爬了上去。

  當冰川被拋在身後,看到連長最後一個登上山頂,劉孫輝熱淚盈眶。

  翻過冰川,一塊巨石矗立山頂,像極了奮力奔跑的勇士。“那就是勇士峰”,戰友們對劉孫輝說。

  劉孫輝用刻刀在點位的石壁上刻下自己的名字,崔連長就站在他身後。

  “把名字留在勇士峰,你永遠是守護勇士峰的戰士。”崔晨意味深長的話語,讓劉孫輝倍感自豪。

  面向勇士峰,他們和一個個石壁上的名字一起,向著祖國莊嚴敬禮。

  這一幕,雪山冰峰懂得,戍邊人的勇氣與忠誠、擔當與使命永遠是歲月長河中最晶瑩的浪花。

  這一刻,劉孫輝將永遠銘記,自己即將踏上新的征程,但前路即便千溝萬壑,也再不能阻擋他前進的腳步。(孔祥萌 特約通訊員 王雪振 劉慎)

編輯:姚怡夢

熱點人物

  • 熱點人物

    中國夢·勞動美 大國工匠

  • 熱點人物

    他們為3.91億職工發聲——代表委員“微...

  • 熱點人物

    代表委員履職故事

  • 熱點人物

    致敬抗疫“無名英雄”

  • 熱點人物

    代表委員朋友圈中的職工話題⑨:完善大病保...

資訊 · 快評

娛樂 · 體育

  • 疫情期間 這些女性電影人在做什麼?

    綜藝節目《乘風破浪的姐姐》讓“姐姐”成為了今夏最熱門的話題,再加上《三十而已》等劇的熱播,使得女性力量在今年尤為突顯,成為疫情陰霾之下的一道光芒。

  • 他想當個好演員,而不是大明星

    “乘風破浪的,不只是我們面前的這30位‘姐姐’,還包括台下的你,也包括台上的我,我們都在各自的舞台上乘風破浪、披荊斬棘……”在今夏熱門綜藝節目《乘風破浪的姐姐》最後一期直播當中,黃曉明有感而發。

學者 · 名家

商界 · 創客

  • 人生七十正年輕

    曹德旺會走上製造玻璃的道路,還多虧了一位脾氣不太好的司機師傅。

  • 透明的玻璃,透明的福耀

    圖①為福耀玻璃某海外工廠內景。圖②為曹德旺。幾天前,颱風與福耀玻璃工業集團股份有限公司所在地福建福清“擦肩而過”,帶來了充沛的雨水。經過暴風驟雨的滌蕩“透明是玻璃的基本屬性,也是福耀玻璃的本色。”曹德旺表示。

曆史 · 環球

新聞日曆

友情連結

人民網 | 新華網 | 中國網 | 央視國際網路 | 國際線上 | 中國經濟網 | 中國廣播網 | 中國日報網 | 中國青年網 | 光明網 | 中國新聞網 | 中國西藏網
中國台灣網 | 黨建網 | 千龍網 | 東方網 | 南方網 | 北方網
關於我們 | 著作權聲明 | 違法和不良資訊舉報電話:010-84151598 | 網路敲詐和有償刪帖舉報電話:010-84151598
Copyright © 2008-2020 by www.workercn.cn. all rights reserved
掃碼關注




中工網抖音


工人日報
客戶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