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

職工風采

零下四五十度 快遞小哥們在忙碌

2020-09-16 15:20:24 來源:錢江晚報

  金秋九月,江南方熾,而大興安嶺,天地始肅,飛霜蹲望。在中國最北的小村子北紅村,48歲的菜鳥漠河極北驛站站長董曉強,拿出手機加了中國最北小學教師王忠雷的微信,神情莊重。

  340公裡開外,額爾古納河右岸,百世快遞的根河快遞員田野,正驅車前往中國最後的“使鹿部落”,位於敖魯古雅鄉的鄂溫克族。

  在這片中國的極北之地,演算法、作業系統……這些在大城市舉足輕重的東西顯得不再重要,這裡有的是零下50多度的嚴寒、燒著火爐的快遞三輪車、捂在胸口才能使用的手機,等等。

  每一個平凡都值得尊重。近日,我們在這片土地上走訪了近一周時間。在這裡,快遞小哥們正用他們的辛勤付出,向人們傳遞著美好生活。

菜鳥漠河極北驛站

  大興安嶺地區漠河

  冬天零下四五十度送快遞

  《額爾古納河右岸》,第七屆茅盾文學獎獲獎作品,提及此書,漠河人一臉傲嬌——因為作者遲子建便出生於此。

  全書第一句:“他們是風和雪的老熟人,風雪看老了他們,他們也把風雪看老了。”說得48歲的董曉強感同身受,連連點頭。

  董曉強,當過兵,獲得過“十大比武標兵”的稱號,現菜鳥漠河極北驛站站長,口頭禪:“不拋棄,不放棄”——軍旅名劇《士兵突擊》中鋼七連的口號。

  董曉強麾下6名快遞員,老弱病殘佔了一半,“有一個原來在林場幹活,腦袋被砸傷了,現在用個塑料殼做保護。”緣何招他?董曉強說:“人總要吃飯,總要活下去,對不?”

  6個人,每天派貨2000件。漠河市區3萬人,一年下來,他們要給漠河市人均送24個包裹。有的快遞員送貨行動遲緩,會不會被投訴啊?

  “不會啊,從來沒有過,”董曉強說,“倒是有些人會主動來取快遞,讓身體有殘疾的快遞員少跑些。”

  董曉強說,1987年的一場大火把整個漠河城燒沒了,漠河人從那時起,就特別心齊。但當地氣溫實在太低,零下四五十度送快遞,如逾天險。董曉強說,來年想在漠河多開幾個菜鳥驛站的點,這樣兄弟們可以輕鬆一些。

  董曉強說,這些年在漠河,從沒遇到說他快遞送太慢的投訴,他只嫌棄自己送得太慢。

  今年3月8日,全國抗疫最關鍵的時候,董曉強突然接到一個陌生電話。

  電話是一個在外地工作的中年男子打來的,他說,自己給漠河興安鎮的母親買了治哮喘病的藥,可如今快遞沒人送,他也回不了家。實在擔心78歲的老母親,他央請董曉強,能不能幫忙把藥送過去,順便看看老人家。

  興安鎮距漠河240公裡,來回480公裡,漫天飛雪,極寒天氣……董曉強找運管,找居委會,找醫院,找公安局,終於拿到疫情期間最寶貴的路條。

  就這樣,一個人,一輛車,一包藥,還有一腔勇氣。藥送到了,可老人還是在不久後因為其他原因過世。但董曉強很自責,他認為自己太慢了,“早點把這條線路開通多好。”

  其實按照大數據和演算法,這條線的物流絕對沒有開闢的意義:路途遠,單量少,只有虧錢。

  董曉強不服氣,他衝到小鎮客運站,對著負責人一頓比劃。最後談妥,每天搭客運站的班車,幫興安鎮的用戶帶快遞。所有的費用,董曉強自己掏。

  “每次想起那位老人家,我就很遺憾。真遺憾。”下班了,董曉強給自己倒了一大杯黑龍江本地白酒“東方春”。

田野給鄂溫克鄉送來了快遞

  中國最北村莊北紅村

  今年有望通快遞

  漠河市區往北130公裡,直到邊境線,有一個原始的小村子,中國最北村——北極鎮北紅村。

  黑龍江是他們的村河,村中唯一一所小學紅旗高揚,夫妻教師王忠雷和於晶正忙著給孩子發新書。

  2009年,大學剛畢業的王忠雷作為黑龍江首批特崗教師分配於此。

  一所學校,2個老師,13個學生,沒水沒電沒網路。放學後,他一個人苦熬過一個個長夜,“太寂寞了,沒人和我說話。”

  2011年,他甚至差點死在學校裡。生火燒爐子的技術不夠紮實,木材沒燃盡,結果一氧化碳中毒。頭暈腦脹,拚死爬到門外,推開門,活了下來。滾落下床時,就穿了一條絨褲,醒來時,發現左腿已被凍傷。遠在600公裡外的母親知道後,電話裡哭著勸他離開。

  說起往事,王忠雷只是笑笑。但他沒有走,而且一待待到今天。儲物間裡有個櫥櫃,裡面隨便堆了一捆榮譽證書,全國青年五四獎章、全國優秀教師、黑龍江省勞模、希望工程園丁獎……

  學校沒通快遞。於晶說,想買的東西很多,但不敢買,因為太遠了。很多企業和個人捐贈的東西都只能寄到漠河,“食物肯定不行,拿到都壞了。”

  村裡“韓嫂飯店”的老闆娘張愛蓮,笑聲爽朗:“我們也想買買買啊,一周就送一次快遞都買。最好隔三差五地送,我們可以多付一點快遞費。”

  董曉強拿出手機加了王忠雷的微信,說:“以後只要是學校的、孩子們的包裹,說一聲,我專門送過來。”他發狠說,今年一定要把北紅和洛古河兩個村的網點打通——這也是整個極北之地最後兩個沒有通快遞的村子了。

  我們習慣於現代社會的速度追逐,而在北紅,慢卻成了習慣——慢到快遞成了慢遞,慢到雪在岸邊都發了芽。

夫妻教師王忠雷、於晶

  這裡的冷你想不到

  手機捂在胸口才能用

  另一個與快遞相關的故事從一隻鹿開始。

  翠煙瀰漫,溪林忽現,漠河以南200公裡,阿龍山獵民點,絕樂家的五十多頭馴鹿,鈴兒叮噹,搖頭晃腦。內蒙古呼倫貝爾市根河敖魯古雅鄂溫克鄉一共只有62戶、321人,這就是鄂溫克族最後的使鹿部落。

  絕樂的漢族名叫劉鋼,1983年出生。兄弟五人,他排行第四,全家唯他養馴鹿最有天賦。

  他本職工作是一名醫師、造影師,每年空閑時便一個人進山裡幫媽媽養鹿。

  絕樂只能隔一個月出山一次,給北京的朋友們寄一些快遞,有肉乾、鹿皮。

  一個人在山裡,閑來無事就是找鹿,找樺樹淚。鄂溫克人使鹿為生,對鹿感情極深,一頭鹿三四萬元,可從不捨得賣。去年家裡一頭18歲的鹿老死(相當於人類百歲高齡)。74歲的老母親都哭了。

  斷了網,隱居山林,就好比遁世和絕世。但其實做不到。絕樂大學畢業後在北京闖蕩過,他太明白這個道理。他把鹿皮、鹿茸片、鹿肉乾在網上賣掉,在淘寶上買入衣帽、糧食、電池、鹽巴、烈酒等足夠的生活物品,然後義無反顧地走進老林子,維繫民族文化和血脈。

  百世快遞的田野是專門給鄂溫克鄉送快遞的快遞員。

  “實在太冷了。”田野說,“如果覺得這個鄉的全稱太長,你只要記住一個詞,中國冷極——差不多每年央視都會提到我們這裡:又創下最低氣溫。”

  田野的夫人是敖魯古雅衛生院的護士。衛生院的院長劉玉柱常年給鄂溫克人看病,得知田野做的是快遞行業,大呼:我們醫院那輛救護車就是阿里巴巴捐贈的。

  田野笑著說,他都沒有見過這麼好的車,他們的車到了冬天全換成燒爐子的三輪車,太冷了,沒有爐子根本扛不住,零下50多度,手機必須揣在懷裡才能用。

  為了給敖魯古雅的鄂溫克鄉送快遞,必須單獨開闢一條線路。他遇到了和董曉強一樣的問題:演算法和系統並不推薦開闢這樣的物流線,他們得自己硬著頭皮上。“目前就是我自己有空送,如果安排專門的快遞員和線路,肯定虧錢。”(花將軍 華姣 陳維松/攝)

編輯:姚怡夢

熱點人物

  • 熱點人物

    中國夢·勞動美 大國工匠

  • 熱點人物

    他們為3.91億職工發聲——代表委員“微...

  • 熱點人物

    代表委員履職故事

  • 熱點人物

    致敬抗疫“無名英雄”

  • 熱點人物

    代表委員朋友圈中的職工話題⑨:完善大病保...

資訊 · 快評

娛樂 · 體育

  • 麼紅:亮嗓半輩子首次出專輯

    出專輯,對於許多歌唱家和歌手而言,都是再自然不過的事情,但是,著名女高音歌唱家麼紅唱了將近三十年歌劇,彷彿才想起出專輯。

  • 蘭興:射擊就像釣魚 舉槍心就靜下來

    訓練之餘,1990年出生的蘭興唯一愛好是釣魚。這項運動和射擊之間存在著一種微妙的契合點:無論是握杆,還是舉槍,蘭興都能把自己的心靜下來。

學者 · 名家

商界 · 創客

  • 醉心古建的“老木匠”

    修繕後的婁元豐大院尋回了古建築的魅力,馬頭牆、石板路、精緻的廊簷,折射出屋主人曾經的生活痕迹。這其中,有一個人功不可沒,他是明成木業有限公司董事長夏葉明。

  • “用技術為國分憂、造福百姓”

    愛國是近代以來我國優秀企業家的光榮傳統,也是新時代企業家精神的重要內容。企業家應如何增強愛國情懷,帶領企業戰勝當前的困難,走向更輝煌的未來?記者就此採訪了神州控股董事局主席郭為。

曆史 · 環球

新聞日曆

友情連結

人民網 | 新華網 | 中國網 | 央視國際網路 | 國際線上 | 中國經濟網 | 中國廣播網 | 中國日報網 | 中國青年網 | 光明網 | 中國新聞網 | 中國西藏網
中國台灣網 | 黨建網 | 千龍網 | 東方網 | 南方網 | 北方網
關於我們 | 廣告服務 | 著作權聲明 | 違法和不良資訊舉報電話:010-84151598 | 網路敲詐和有償刪帖舉報電話:010-84151598
Copyright © 2008-2020 by www.workercn.cn. all rights reserved
掃碼關注




中工網抖音


工人日報
客戶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