詳細內容_頁頭
 
當前位置:中工網人物頻道文化名人-正文
女性間可以有友誼,不能只有“宮鬥”
http://www.workercn.cn2017-05-19來源: 新華每日電訊
分享到:更多

女性間可以有友誼,不能只有“宮鬥”

專訪電視劇《歡樂頌》編劇袁子彈

《歡樂頌》編劇袁子彈在家接受本報記者專訪。  攝影:本報記者張書旗

  去年,住在歡樂頌小區22樓的“五美”和她們的愛恨糾葛霸屏了整個春天。表面冷淡內心細膩的美女海歸高管安迪,精於人事追求物質生活的樊勝美,不拘一格追求愛情的白富美曲筱綃,內心單純卻遭遇愛情坎坷的邱瑩瑩,初入職場前狼後虎的乖乖女關雎爾…這部都市女性劇展現的情節和人物,一如真實的人生,就像身邊的你我:有光有暗,有笑有淚。

  攜帶著上一季未完的故事,這五個人在新一季的《歡樂頌2》中又將面臨怎樣的生活抉擇?近日,《新華每日電訊》記者走進該劇編劇袁子彈的家中,和她一起聊聊如人生的戲,如戲的人生。

  “現實中,安迪不可能和奇點在一起”

  袁子彈是一枚和平的“子彈”。她回答問題時臉上總是掛著笑容,些許湖南口音中和著快語速,犀利卻沒有攻擊性。

  《歡樂頌》是這位年輕女編劇創作的第一部都市劇,觀眾也許很難想象,《國歌》《殺熟》《鬱達夫》《中國出了個毛澤東》等曆史革命題材的影視劇也是出自她手。

  一直走“央視1套”路線的袁子彈,接手了一部網路小說的改編,對她本人而言,這件事發生得有些偶然。

  當初,“正午陽光”董事長、著名製片人侯鴻亮把作家阿耐的小說《歡樂頌》遞給袁子彈,讓她讀讀。袁子彈從下午四點一口氣讀到第二天天亮,把頭從書裡抬起來,叫道:“這說的就是我的生活啊!”

  彷彿受到和自己高度契合的人物召喚,她很快去見了侯鴻亮,雙方一拍即合,半個小時就敲定了合作事宜。

  在袁子彈看來,無論都市劇還是曆史劇,創作規律都是一樣的,重點是“循著現實主義的路子,把人物邏輯理順,通過細節塑造人物,讓人物盡量踏實可信”。

  自言“曾做過邱瑩瑩那樣的‘傻白甜’,也曾經就是加班累倒在馬桶上睡著的關關”的袁子彈,將大量筆墨用在了擴充細節上。甚至劇組的服裝、化妝、道具,都以符合和烘託人物形象為主,而“不是一味讓女演員更美、男演員更帥”。

  情節設置更是如此。有一場戲,一邊是安迪向奇點求婚,才子佳人花式撒糖;一邊是樊勝美借不到錢,叫天不靈叫地不應。有人歡喜有人愁,有巔峰有低穀,這就是生活,這就是人生中的不同時刻。

  也正因為《歡樂頌》把表面上很光鮮的人生活不易的一面也攤開給人看,有些觀眾稱該劇“專治瑪麗蘇”。

  對此,袁子彈笑稱,“瑪麗蘇劇”會讓人看得很開心,但還是要尊重人物、尊重現實。比如,關雎爾的性格本就寡淡,全劇呈現在她身上的戲劇矛盾就會弱化,哪怕這會讓她的戲份減少。戲劇化要依託於人物性格本身,而不是“沒事也要找事”。

  同樣地,情節可以有奇特的、戲劇化的地方,但人物心理一定要能為大眾所理解、引起大眾共鳴。比如安迪,她不同尋常的身世和成長經曆很難為大部分人感同身受,袁子彈便在該劇中弱化了原著裡面安迪的身世困擾,而是強調她內心深處的孤獨感。由此,安迪也和很多人有了共鳴。有觀眾說,我和安迪很像,我也很難和別人建立一種親密關係。“這是現代人的心理困境。”袁子彈說。

  正是對人物的冷靜思考,讓袁子彈不得不忍痛放棄很多觀眾津津樂道的“安奇配”——安迪和奇點。

  《歡樂頌》原著中,奇點本名魏渭,是一位矮小、禿頂、高智商、有情趣、白手起家的大老闆,奇點是其網名,他最初也是通過網路,漸漸走進了冰霜美人安迪的心扉。安迪發現自己的母親、弟弟都有嚴重的精神病後,擔心自己也會發病、連累奇點,忍痛讓奇點離開自己。愛情餘溫未消的兩人留給觀眾無限遐想。袁子彈也認為奇點是個很優質的男人,但她也“忍痛”讓奇點離開了安迪。

  “奇點太了解安迪了,某種程度上他們是同一種人,對人有戒備,對後果考慮周詳,心理負擔重。安迪一直在等待一種力量來打碎她給自己套上的精神枷鎖,她自己卻沒有這個力量,需要外力介入。奇點因為理解她而尊重她,不去強行砸開那道枷鎖。相比之下,《歡樂頌2》中火力全開的小包總可以給安迪這種外力。”

  安迪的選擇甚至讓22樓的其他姐妹也產生了不同程度的不解。“這和我們與身邊人會有很多不同觀點一樣。作為創作者,我盡量不去加入主觀評價,不去限制它,只是呈現。每一種價值觀和生活選擇,都應該被無差別地對待。”袁子彈說。

  之所以如此強調電視劇與現實生活的契合,除了編劇袁子彈本人一貫的創作風格使然,還有包括製片人、導演等在內的整個創作團隊的藝術追求。“我們最大的野心是展現中國的都市化進程以及它給現代人生活帶來的轉變。”

  袁子彈稱,中國的都市化從大約三十年前開始加快發展,伴隨這一進程成長起來的人,正在充當或者即將成為中國社會的中堅力量。

  《歡樂頌》的人物設置有意對應了中國各個層級,從鄉鎮、縣城、三線城市、一線城市上海到海外,基本做到全覆蓋。將不同層級的人的生活經曆、精神狀態提煉出來,灌注到劇中角色身上,讓角色有據可依,反過來又能去輻射萬千大眾的真實狀況。

  這麼一幅廣闊的畫面,用袁子彈的話說,就是“希望能夠展現都市中國的一個斷面”。

1 2 3 共3頁

[保存]     [全文瀏覽]     [ ]     [列印]     [關閉]     [我要留言]     [推薦朋友]     [返回首頁]
詳細內容_右側欄目
詳細內容_頁尾
掃碼關注



工人日報
客戶端
蘋果版
安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