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

學者 · 名家

王扶林:有敬畏之心,才有經典之作

2019-03-26 14:15:26

87版電視劇《紅樓夢》劇照 資料圖片

王扶林為光明日報題詞:“光明日報是我的良師益友。”本報記者 劉江偉攝/光明圖片

  何為經典?經典就是經過時間沉澱和大浪淘沙後依然曆久彌新的傳世之作。它書寫和記錄了時代的進步、社會的變遷,捕捉和反映了人們生活和情感的變化,最能代表一個時代的風貌,最能引領一個時代的風氣。新中國成立以來,我國產生了大量膾炙人口的經典作品,溫潤心靈、啟迪心智,至今為人們所稱道。在新中國成立70周年之際,本報開設《大家談經典》欄目,約請文學藝術領域的大家名家,暢談經典創作的故事和心路曆程,以期為當下文藝創作帶來經驗和啟示。

  午後的陽光讓客廳的一角明亮而溫暖。王扶林身著格紋外套、一條深藍色牛仔褲,靠在沙發上,儒雅中透著幾分時尚。聊天中,王扶林的臉上時不時泛起淡淡的笑容,陽光般和煦。

  執導電視連續劇《紅樓夢》《三國演義》的確是時間有些久遠的事情了。王扶林抬頭看著天花板,自言自語說:“《紅樓夢》已經播出近32年,《三國演義》播出25年。我是沾了曹雪芹和羅貫中的光。”

  有人說導演只要有一部代表作,就可以受益終生。王扶林執導的新中國第一部電視連續劇《敵營十八年》在當時全民收看,萬人空巷。之後導演的87版《紅樓夢》和94版《三國演義》接連成為中國電視連續劇史上的扛鼎之作,牢牢佔據了億萬觀眾記憶的記憶體空間,至今難有超越者。

  紅樓一夢三十餘載,再回首時芳華依舊。電視連續劇《紅樓夢》《三國演義》為何能經久不衰?王扶林回了四個字:“敬畏之心。”在他看來,“對待文學名著必須有敬畏之心,改編的首要原則就是要忠實原著,不能損害原著精神。”

  心有所畏,行方有所循。正是抱著對中國傳統文化的敬畏,王扶林“開闢鴻蒙”、披荊斬棘,築造了中國電視連續劇的多座高峰。

  1、每次改編名著都是一次朝聖之旅,心中充滿敬畏,腳下如履薄冰

  好作品的秘訣是什麼?

  “劇本!”王扶林的回答斬釘截鐵,“沒有質量過硬的劇本,一切都是妄談。”

  雖然已退休多年,王扶林現在念茲在茲的仍然是他摯愛的電視劇。“現在很多電視劇只靠表面上的花裡胡哨博眼球,弄幾個明星來撐場面,這是站不住腳的。電視劇能不能吸引觀眾,還是要靠作品的質量。我們在動筆寫電視劇《紅樓夢》劇本之前,光研究原著就用了一年時間”。

  20世紀70年代末,王扶林去倫敦考察,回來後便提出:“英國可以把莎士比亞的作品拍成電視劇,我們為什麼不能讓中國古典作品見諸熒屏?”當時中國尚無改編名著的先例,他的提議只能暫且擱置。

  機遇很快就降臨了。1982年,中央電視台台務會正式決定開拍電視連續劇《紅樓夢》,導演就由王扶林擔任。

  接到任務後,王扶林的心情“一則以喜,一則以懼”:喜的是多年的夢想竟如願以償,懼的是對名著改編尚心裡沒底。王扶林只在青年的時候瀏覽過《紅樓夢》,並沒有通篇看下來。不懂原著,怎麼能拍好電視劇?王扶林心裡有些打鼓,便請教了紅學家吳世昌。吳世昌建議他先召開一個座談會,聽聽紅學家們的意見。

  1982年的冬天格外冷,在中國音樂學院的一間屋子裡,擠滿了紅學家,熱烈的討論聲蓋過了屋外寒風的呼嘯聲。

  “大部分專家都覺得這個事情很好,但也有不少專家擔心能否改好。”王扶林心想,自己初出茅廬,能幹起來就不簡單了。他一直很信服鐵人王進喜的處事哲學——“沒有條件,創造條件也要上”。

  “誰來改”“怎麼改”成為首要問題。“有人熟悉影視編導,但不懂《紅樓夢》;有人懂《紅樓夢》,但不熟悉影視編導。兩者兼而有之的人很少。”權衡再三,王扶林最後建議台裡找懂原著的人來改,“不熟悉影視編導,可以找人協助。但不懂《紅樓夢》,很難在短時間內學通”。

  紅學會推薦了北京社科院文學研究所研究員周雷、曾寫過電影《譚嗣同》劇本的中央黨校研究員劉耕路以及淮北師範大學講師周嶺,三人組成編劇組。中央電視台還接受王扶林的建議,成立了顧問委員會,邀請王崑崙、沈從文、啟功、吳世昌、吳祖光、周汝昌、曹禺等一批紅學家和劇作家加入。

  人前表現得幹勁十足、信心滿滿;晚上回到家,盯著房頂,整夜不能入睡。“《紅樓夢》的改編,事關祖國文化遺產的傳承,千萬不能搞砸了。”王扶林說。

  王扶林向台裡請求解除他日常錄播節目的任務,用一年時間研讀原著,翻閱有關學術文章。遇到不會的問題,就向紅學家們請教。儘管如此,在紅學家們討論劇本的時候,他仍不敢插話,害怕自己理解太膚淺。“那時每天都像踩著地雷,小心翼翼地走每一步。”

  1987年5月,《紅樓夢》的熱播猶如一聲驚雷,喚醒了古典文學名著改編的春潮。兩年後,中央電視台計劃將《三國演義》改編成電視劇,當時很多導演主動請纓,台裡決定還是讓王扶林擔任總導演。

  改編的經曆總算有了,但拍《三國演義》如同要跨過另一座險峰,一切要從零開始。王扶林和五位分導演僅研究劇本就花了8個月時間,每周討論一次,每次討論兩集左右。導演和監製必須參加討論,其他主創人員有時間也要過來聽。“那時,會議室裡滿滿都是人,很多人主動來聽。他們覺得聽專家講解,可以加深對小說的理解。”

  一個小細節往往就會爭論很長時間。在“煮酒論英雄”一場戲中,曹操試探劉備是否有野心,他指著劉備,後又指著自己說:“天下英雄,惟使君與操爾。”改編者害怕觀眾聽不懂文言文,就想改成“惟使君與曹操爾”。為此,劇組專門開了一次會討論,最後決定不加“曹”字。“小說裡的話,演員說起來很有氣勢。如果加了,就表現不出曹操的狂妄自大和不可一世了。”

  6個編劇、5個分導演,84集電視連續劇、近4年拍攝周期……這樣的情況下,想讓改編的風格統一,難度可想而知。壓力有時也會成為攀登高峰的基石。王扶林與其他主創人員從大處著眼,小處著手,既對情節走向有總體把握,又從劇本的細枝末節問題抓起,就這樣一步一步完成了這部鴻篇巨製,實現了劇情發展統一、畫面語言統一、人物性格統一、藝術風格統一。

  看似平常最奇崛,成如容易卻艱辛。在王扶林眼中,每次改編都是一次朝聖之旅,心中充滿敬畏,腳下如履薄冰。“對待名著改編,必須拿出搞學術研究的態度,突擊性完成古典名著改編是絕對不可以的,沒有深厚文化積澱的話,絕對不可以。”

  2、“我從來不敢回頭看我拍的東西,總覺得這也不行那也不行”

  準確,準確,再準確!

  王扶林猶如一名木匠,仔細雕琢自己的作品,細緻入微。“改編名著的目的就是普及名著,讓觀眾從原著中提升文化涵養,了解中華文化的博大精深。所以,每個細節都要儘可能地符合原著精神”。

  在小說《紅樓夢》第七回中,賈府老僕焦大喝醉酒,朝王熙鳳大罵,其中有一句是“咱們紅刀子進去白刀子出來”。當時有人提出這句話有誤,按照正常邏輯,應為“白刀子進去紅刀子出來”。請教紅學家後,大家恍然大悟:“焦大喝醉了,說話肯定顛三倒四,曹雪芹這樣寫是有用意的。我們不能自作主張,隨隨便便就修改了。”

  還有一次是搭建榮國府的景,府門前一個牌樓上寫著“榮寧街”。搭景完成後,劇組請紅學家們過來把關,看場景是否符合小說設定。紅學家們看了一眼就說:錯了錯了!榮國府是弟弟,寧國府是哥哥,應該是“寧榮街”。至今回憶起來,王扶林仍然唏噓不已:“如果沒有紅學家把關,不知後期將遇到多大麻煩。我們不能放過每一個細節。”

  把小說改編成電視劇,是把一種藝術形式轉化為另一種藝術形式。兩種藝術形式不同,敘事的方式也有很大不同。既忠實原著,又拍得好看,方能“美美與共”。

  小說的第一回到第五回裡,甄士隱從榮到枯,賈雨村從枯到榮,這個“小榮枯”是全書的一個縮影。如果要按全本內容來表現電視劇的話,這部分不可或缺。但電視劇畢竟不同於小說,不能播了很長時間,主角還沒有出現。於是,王扶林就在忠實原著的基礎上,把前五回壓縮至半集,讓觀眾能很快看到黛玉進府和寶黛相會。

  “如果只照搬原著、以文學的方式塑造形象,電視語言得不到充分發揮,即使故事鋪陳得再好,也很難滿足觀眾需求。”王扶林始終堅持著這樣的原則。

1 2 共2頁

來源:光明日報
編輯:孫仕奇

新聞排行

熱點人物

  • 熱點人物

    中國夢·勞動美 大國工匠

  • 熱點人物

    時代楷模

  • 熱點人物

    2018年“大國工匠年度人物”發布活動

  • 熱點人物

    專家型工人李斌:站著是柱,橫著是梁

  • 熱點人物

    2018年度十佳“科苑名匠”

資訊 · 快評

娛樂 · 體育

  • 張超:你喜歡的,就是主流

    演員張超身高1.88米,眼神深邃,常被贊“貴族氣質”。如果單單“以貌取人”,他本該是十足的偶像派,流量不愁。可張超“慢”得不像是這個時代的明星:19歲出道至今12年,出演電影8部,都不是戲份最多的人。

  • 和華語音樂黃金時代同步的姚謙,你還好嗎?

    童年神曲《魯冰花》的詞作者,對像我一樣聽歌不關注詞曲作者的人來說,這個頭銜依然很能鎮場,以及王菲的《我願意》、辛曉琪的《味道》、劉若英的《原來你也在這裡》……沒聽過姚謙的歌那幾乎是不可能的,只是掐指一算,和華語音樂黃金時代同步的他,還好嗎?

學者 · 名家

商界 · 創客

  • “斜杠青年”田穀源

    “世界很大,萬類霜天競自由。世界很小,行萬裡路,只為回到內心深處。”這是《遠方的足記》自述,也是田穀源最想說的話。 田穀源是誰?《遠方的足記》又是啥? 田穀源是南開大學文學院2017級視覺傳達設計專業學生,他創立了自己的傳媒公司——索淩文化傳播有限公司。

  • 魏文鋒:世間萬事唯怕認真二字

    魏文鋒被稱為“硬核”老爸。他認真地愛著自己的女兒,認真到願意為了她,拿出對抗世界的孤勇。2015年,因為覺得女兒使用的書皮聞起來有一股刺鼻氣味,他乾脆去女兒學校門口搜集了7種書皮去檢驗中心做檢測,結果讓人很是憂心——這些書皮中大多含有有害物質,其中還有國際公認的強致癌物。

曆史 · 環球

新聞日曆

友情連結

人民網 | 新華網 | 中國網 | 央視國際網路 | 國際線上 | 中國經濟網 | 中國廣播網 | 中國日報網 | 中國青年網 | 光明網 | 中國新聞網 | 中國西藏網
中國台灣網 | 黨建網 | 千龍網 | 東方網 | 南方網 | 北方網
京ICP證100580號 | 互聯網新聞資訊服務許可證 (1012009003) | 京公網安備 11010102002957號 | 中國互聯網視聽節目服務自律公約
廣播電視節目製作經營許可證(廣媒)字第185號 | 資訊網路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0111630)
關於我們 | 廣告服務 | 聯繫我們 | 本站地圖 | 投稿郵箱 |著作權聲明 |違法和不良資訊舉報電話:010-84151598 |網路敲詐和有償刪帖舉報電話:010-84151598
Copyright 2008-2017 by www.workercn.cn. all rights reserved
掃碼關注



工人日報
客戶端
蘋果版
安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