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

學者 · 名家

回歸故鄉,與文學重逢

《文學的故鄉》“帶”莫言等6位作家回創作現場尋“根”

2020-09-25 08:42:27 來源:新華每日電訊

  一方水土養一方人,這片土地是我們的故鄉。莫言曾說:“作家的故鄉並不僅僅是指父母之邦,而是指作家在那裡度過了童年,乃至青年時期的地方。這地方有母親生你時流過的血,這地方埋葬著你的祖先,這地方是你的‘血地’。”這裡有我們兒時的童年生活,構建了我們的精神世界,故鄉是我們的“根”。

  作家是生活造就的,文學是作家的創作成果,造就作家生活的土地於是就成了“文學的故鄉”。故鄉是作家們文學成長的酵母,為文學的創作提供營養源。莫言的高密東北鄉,賈平凹的秦川沃野,阿來的嘉絨藏區,遲子建的冰雪北國,劉震雲的延津世界,畢飛宇的蘇北水鄉……這裡的泥土造就了中國當代文學的著名地標,也成了《文學的故鄉》。

  這部紀錄片2016年開拍,2018年成片,2020年上線,不少觀眾等了四年,如今全網刷屏。導演張同道和他的團隊跟隨莫言、賈平凹、劉震雲、阿來、遲子建、畢飛宇回到他們出生的村莊,回到文學創作的現場,為我們講述這些作家如何將生活的故鄉轉化為文學的故鄉。有網友評論,“《文學的故鄉》將故鄉的山水化為了作家文字中的血脈。”

  與以往的文學紀錄片不同,《文學的故鄉》並不是簡單地記錄這些文學家故鄉的風土人情和曆史文化,也不是介紹某類文學的傳承、特點和風格,而是藉助這些各具特色、遍布大江南北的當代文學家生活的故鄉,來展示數千年積澱的文化底蘊對今天文學的孕育。

《文學的故鄉》中,莫言回到故鄉山東高密。紀錄片畫面

  記錄朗誦《阿Q正傳》的青年“魯迅”

  “我們不用等到他們80歲的時候用滄桑的聲音回憶創作曆程,他們現在就充滿力量。”談及創作動機,導演張同道希望這些作家以年富力強的精神面貌去講述“文學現場”——他們文學作品中的物理空間。

  紀實的力量是不可替代的。“多好的演員也代替不了作家本人,我們也許永遠都無法看到青年魯迅在我們面前用浙江普通話朗誦一遍《阿Q正傳》,但我們能將莫言、賈平凹這些偉大的當代作家記錄下來。”

  張同道常說自己是“文學的逃兵”,他在文學博士畢業前曾跟隨導師去過一次陝北,“剪花娘子”讓他倍感震撼,進而對這些藝術萌生了強烈的記錄慾望。“文字能表達極其複雜的情感,但任何文字展現精妙的剪花作品都是蒼白的。”畢業後,張同道轉行做起了紀錄片。

  從業以來,張同道拍攝過不少題材,有記錄生活的《白馬四姐妹》《小人國》《零零後》,還有記錄曆史人文的《貝家花園往事》。但他仍藏著一個文學夢,文學始終是他心中的“故鄉”。張同道是河北邯鄲人,他的故鄉和片中劉震雲的故鄉很像,有麥子、玉米,“很慚愧沒有用文學的方式表達故鄉的人和事。”張同道不希望讓遺憾繼續,“每個曾經熱愛文學的人都不會把文學忘掉,通過紀錄片表達文學的精神世界也是圓自己的夢。”2012年莫言拿下諾貝爾文學獎,為中國文學贏得了世界的尊重,也給張同道重圓文學夢提供了一個絕佳的契機。

  作家在作品中總是毫無保留,但多數卻不愛面對鏡頭。想拍這些作家的人太多,但留下的影像資料卻很少。莫言從2002年之後就不再接受任何拍攝,遲子建等人也不愛出境。怎樣說服這些作家?這是張同道“圓夢”的第一步。

  他找到莫言約拍,莫言回應的第一句話卻是“作家不是演員,你不能讓作家在鏡頭面前表演”。張同道有自己的溝通“策略”,時間長了不會答應,那就只定一天,不願意拍攝就以採訪為名,這樣的“協商”下,莫言答應了一天的採訪請求。“事實上採訪也不止一天,莫老師特別理解支援我們,最終拍攝前後跨越3年,時長超過20天。”

  拍攝期間,莫言時間安排緊張,為了完成拍攝,他去哪張同道團隊就跟到哪,有段時間莫言剛好在排練歌劇《檀香刑》,他們也緊隨其後,“他去一次我們就跟一次,見縫插針。”憑著這股“巧”勁與韌勁,作家們被他一一“攻克”。

  他想讓莫言走到當年那座發生衝突的小橋上講述《紅高粱》,阿來去土司遺址旁談《塵埃落定》,遲子建漫步在白樺林回憶《北極村童話》……這些都將會是中國文學史上的一筆珍貴財富。

  地裡長出的文學

  土地不光能長出高粱,還能生出一代代文學作品。“作家和養育他們的故鄉時時刻刻都在互動,從出生起,他們就在和周邊的動物、植被、土地交流,有生命的、沒生命的,都在默默豐滿著作家們的感官世界。”跟隨他們回鄉拍攝,張同道也在思考故鄉與文學的關係。

  文學的故鄉包括作家的故鄉,但又不限於此。影片裡阿來說:“我不認為必須回到我出生的那個村子才叫回到故鄉。整個川西北高原,都是我的故鄉。”張同道確實也不止拍了作家的故鄉。《文學的故鄉》團隊和莫言一起在山東高密感受天開地闊,隨著賈平凹下商州,跟著阿來去四川嘉絨藏區,與遲子建回到東北漠河,看劉震雲如何走中原,找畢飛宇記憶中的蘇北水鄉……

  優秀的作家往往能提供大量原創性的文學景觀,作家對生活的發現,對生命的體驗都是一種文學風景。張同道刻意選擇了不同文化區域的六位作家,涵蓋了齊魯文化、中原文化、大興安嶺文化、藏族文化、秦嶺文化和水鄉文化,各有特色,為的就是展現不同的文學景觀。

  故鄉是作家的出生地,文學是他們思想的載體。作家不是演員,文學也不是,他們在紀錄片中更像是主導者,與導演一同創作發聲。張同道避免了任何“上帝的聲音”,在採訪完賈平凹之後果斷放棄解說詞——沒有人比作家更了解他們的作品,再好的解說詞比起賈平凹的陝北口音也會黯然失色。

  文學是虛構的,但文學作品所承托的情感是真實的。影片裡,我們能看到不少作品原型人物的現狀,《高興》中的高興原型劉書征如今改名劉高興,賣起了賈平凹的書;《一地雞毛》裡的小林如今已成了老林,生活依舊……他們會指著書裡的情節說,“這裡寫的就是我”。

  “這些作家和他們的文學元素在一起,就是我為當代文學留下的一個‘文學現場’。”張同道說。

1 2 共2頁

編輯:姚怡夢

熱點人物

  • 熱點人物

    中國夢·勞動美 大國工匠

  • 熱點人物

    他們為3.91億職工發聲——代表委員“微...

  • 熱點人物

    代表委員履職故事

  • 熱點人物

    致敬抗疫“無名英雄”

  • 熱點人物

    代表委員朋友圈中的職工話題⑨:完善大病保...

資訊 · 快評

娛樂 · 體育

  • 一群新人拯救了脫口秀大會

    9月23日,《脫口秀大會》第三季迎來收官之戰,截至第九期《脫口秀大會》第三季斬獲微博熱搜95個,選手相關微博熱搜共64個,衍生子話題151個,總閱讀量83.5億+,成為同期語言類節目TOP1。

  • 李盾:立足中華文化 創新講好中國故事

    中國禁毒題材音樂劇《重生》24日在深圳拉開首演序幕。擔任該劇總製作人的李盾,有著“中國音樂劇教父”之稱,他日前接受記者專訪時,講述了《重生》背後的故事,以及他對中國音樂劇發展的信心。

學者 · 名家

商界 · 創客

  • 盧慶國:讓天然色素行業披上“中國紅”

    “曆史經驗告訴我們,越是在產業發展困難時期、產業洗牌期,就越要堅持自主創新。唯有轉換視角,在危機中尋覓機遇,才能實現高質量發展。”日前,在晨光生物科技集團中高層培訓會上,集團董事長盧慶國的話語擲地有聲。

  • 兩位年輕人的互聯網創業故事

    近年來,“互聯網+”成為潮流,由此引發的新業態和新模式層出不窮。在“大眾創業、萬眾創新”的大潮下,憑著對互聯網新技術的敏感和青春的激情,越來越多的年輕人加入互聯網創業大軍。

曆史 · 環球

新聞日曆

友情連結

人民網 | 新華網 | 中國網 | 央視國際網路 | 國際線上 | 中國經濟網 | 中國廣播網 | 中國日報網 | 中國青年網 | 光明網 | 中國新聞網 | 中國西藏網
中國台灣網 | 黨建網 | 千龍網 | 東方網 | 南方網 | 北方網
關於我們 | 著作權聲明 | 違法和不良資訊舉報電話:010-84151598 | 網路敲詐和有償刪帖舉報電話:010-84151598
Copyright © 2008-2020 by www.workercn.cn. all rights reserved
掃碼關注




中工網抖音


工人日報
客戶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