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簡介

   南仁東,著名天文學家,中國科學院國家天文台研究員,FAST工程總工程師兼首席科學家。1994年始,主持完成國家重大科技基礎設施建設項目——500米口徑球面射電望遠鏡(FAST)的選址、立項、可行性研究及初步設計,主編科學目標,指導各項關鍵技術的研究及其模型試驗。

大國重器 深探蒼穹

  2016年9月25日,祖國西南,苗嶺深處,“天眼”睜眼,中國又添一件大國重器,傲視太空,深探蒼穹。

  中共中央總書記、國家主席、中央軍委主席習近平發來賀信,向參加研製和建設的廣大科技工作者、工程技術人員、建設者表示祝賀。習近平在賀信中指出,它的落成啟用,對我國在科學前沿實現重大原創突破、加快創新驅動發展具有重要意義。<詳細>

當我們在緬懷南仁東時,該向他學習什麼?

  南老用23年時間,只做一件事:建造中國人自己的“天眼”——500米口徑球面的世界最大射電望遠鏡。緬懷南老,致敬南老,更為重要的是讓南老的精神激勵一代又一代科研人開拓創新,爭創一流。他的這種馳而不息、久久為功的精神是為工匠精神,也正是我們實現“兩個一百年”奮鬥目標和中華民族偉大複興的“中國夢”所不可或缺的強大助力。<詳細>

傳奇人生

舍高薪回國 一年工資等於國外一天

  南仁東,經曆“文革”動亂,從清華大學電子工程系畢業後,在東北的一個無線電廠一幹就是十年。改革開放後,他代表中國天文台的專家曾在國外著名大學當過客座教授,做過訪問學者,還參加過十國大射電望遠鏡計劃。

  這位馳騁於國際天文界的科學家,曾得到美國、日本天文界的青睞,卻在20世紀90年代中期毅然捨棄高薪,回國就任中國科學院北京天文台副台長。當時他一年的工資,只等於國外一天的工資。 >>>詳細

推動世界獨一無二的項目

  有那麼幾年時間,南仁東成了一名“推銷員”,大會小會、中國外國,逢人就推銷自己的大望遠鏡項目。“我開始拍全世界的馬屁,讓全世界來支援我們。”他一度這樣自嘲。

  每一步都關乎項目的成敗,他的付出有時甚至讓學生們覺得“太過努力了”。連夜要趕項目材料,課題組幾個人就擠在南仁東的辦公室,逐字逐句推敲,經常幹到淩晨。

  FAST項目副總工程師李菂說:“南老師的執著和直率最讓我佩服。擔起首席科學家和總工程師各種職責,推動了世界獨一無二的項目。”>>>詳細

20年的專註讓中國領先世界20年

“咱們也建一個吧”

  起點,1993年,日本東京,國際無線電科學聯盟大會。“希望在全球電波環境惡化到不可收拾之前,可以建造新一代的射電‘大望遠鏡’。”

  在會上聽到這個想法,時任中國科學院北京天文台副台長的南仁東只冒出一個念頭:“別人都有自己的大設備,我們沒有,咱們也建一個吧!”

  “大設備”,是指大口徑射電望遠鏡(簡稱“大射電”),也就是後來逐漸成型的FAST項目。

  然而,1993年的中國,中國天文學家如果想使用大射電,只能去美國、歐洲,唯有那裡才有當時全世界最先進的大口徑射電望遠鏡。 >>>詳細

對每個細節都了如指掌

  FAST開始建造時,大家發現,南仁東總能很快找到問題的關鍵所在。“南老師對FAST是如此了解,從最初討論到每一個細節設計,所有關鍵技術他都了如指掌。”嶽友嶺說。

  南仁東則偶爾會跟學生提起,他畢業於清華大學無線電專業,上學時還曾在機械製圖比賽裡拿過第一名。儘管清華大學有專門的機械製圖專業。

  嶽友嶺參與了FAST工程鋼索設計部分。FAST上的鋼索需要伸縮變形,這就需要計算鋼索的耐疲勞程度。嶽友嶺記得,剛開始大家根據FAST 30年的壽命初步預估,鋼索需要承受約600萬次拉伸。南仁東卻算出了另一個答案:200萬次。後來大家經過多次計算類比,發現南仁東是對的,600萬次的估計遠遠超出壽命所需,是不合理的。 >>>詳細

青絲熬成白髮

  作為首席科學家,南仁東主導和參與了FAST項目每個工程難題,帶領FAST渡過一次又一次危機。

  去年9月FAST竣工儀式上,一段宣傳片介紹了FAST二十幾年來從無到有的曆程。嶽友嶺從視頻中看到了南仁東二十多年前的照片,感慨萬千:“南老師拄著竹竿,爬山越嶺為FAST選址時,頭髮和鬍子還是黑的。”

  如今,世界上單口徑最大的射電望遠鏡已向蒼穹睜開“天眼”,而為它把青絲熬成白髮的那個人,卻永遠閉上了雙眼。>>>詳細

化作星辰長伴“天眼”

24載“天眼夢”夢圓時他卻離去

  中科院國家天文台射電天文研究部首席科學家、F A ST項目副總工程師李菂說,從2015年開始,南仁東的身體就不太好了,最近幾年生病後,他工作時間就有所調整。

  工作中的南仁東非常拚命,為了給自己減壓,他特別喜歡抽煙。他的學生在接受採訪時說,“如果碰到一件事情特別難,南老師會沉默,抽煙很厲害。”

  為了建造屬於中國的大型射電望遠鏡,南仁東奔波了大半輩子,也奉獻了一生智慧。2016年9月25日,FAST在貴州省平塘縣的喀斯特窪坑中落成啟用,並開始接收來自宇宙深處的電磁波。二十多年,南仁東的心血與精神,終聚成世界最大射電望遠鏡,然而“天眼夢”夢圓時他卻離去。>>>詳細

相關新聞    
 
掃碼關注



工人日報
客戶端
蘋果版
安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