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簡介

    鐘揚,男,漢族,湖南邵陽人,1964年5月出生,1991年6月加入中國共產黨。生前系複旦大學黨委委員、研究生院院長、生命科學學院教授、博士生導師,中央組織部第六、七、八批援藏幹部,教育部長江學者特聘教授,國家傑出青年科學基金獲得者,長期從事植物學、生物資訊學研究和教學工作,取得一系列重要研究成果。
   2017年9月25日,鐘揚同志在去內蒙古城川民族幹部學院為民族地區幹部講課的出差途中遭遇車禍,不幸逝世,年僅53歲。

“科學怪人”鐘揚辭官記

    鐘揚的人生,原本可以很從容。15歲時,他就考入中國科技大學少年班;二十幾歲,成為當時國內植物學領域的青年領軍人物;33歲,從中科院武漢植物研究所辭職到複旦大學當一名普通老師時,已是副廳級幹部。
  當時,鐘揚已在國際上率先提出一種新的交互分類數據模型和檢測系統樹差異的新測度,並據此建立了一個基於生物學分類本體論思想的交互分類資訊系統。
  有人說,“做到了這個成績,已經可以坐在辦公室裡,指導著手下一批人幹活了”。然而,只因複旦大學生命科學學科建設已經“火燒眉毛”他便從頭再來。
  2000年,複旦大學環境資源系瀕臨解散,陳家寬教授臨危受命,成立生物多樣性科學研究所,急需“救火隊員”。鐘揚受邀後,幾乎沒有考慮,隨即奔赴複旦。<詳細>

讓4000萬顆種子穿越時空

  “採種子,我最喜歡蒲公英,一抓一把,差不多200顆;最討厭椰子,這麼大一顆,一個樣本要采5000顆,要用卡車去拉。”複旦大學教授、我國著名植物學家鐘揚,總是很幽默。什麼艱難困苦讓他說來,都如開玩笑般舉重若輕。 

  如今,鐘揚帶領學生採集的上千種植物的4000多萬顆種子,被精心保存在零下20攝氏度、濕度15%的冷庫中。它們在靜靜休眠中穿越時空,將在80年到120年後,為未來的人們綻放生機。“到時拿出來一種,假設5000粒中只有500粒能活,最後只有50粒能結種子,可那個植物不就恢複了嗎?”鐘揚充滿希冀,因為到那時,這些種子不知會完成多少人的夢想。 >>>詳細

培育最心愛的“種子”

將科研種子撒在學生心中

  鐘揚說,他一直有個夢想,想和自己的團隊一起,把複旦大學和西藏大學的生物多樣性科學研究推向世界。而這不是一朝一夕能完成的,需要西藏高校擁有培養高端人才的“造血能力”。

  在這所高原學府中,鐘揚傾注了心血和智慧。從生物學一級學科碩士點的開闢,到生態學一級學科博士點的建設;從為西藏大學爭取到第一個國家自然科學基金,到獲得國家重大研發計劃,直至獲得教育部創新團隊。這些長期積累的成果,最終使西藏大學生態學入選國家“雙一流”學科建設名單。>>>詳細

 

“每個學生都是一顆寶貴的種子”

  “教師是我最在意的身份。”鐘揚說,每個學生都是一顆寶貴的種子,全心澆灌就會開出希望之花。這些年,除了為國家收集植物種子,鐘揚傾注了巨大心血培育最心愛的“種子”——學生。

  淩晨5點多,爬起來給學生做早飯的,是鐘老師;爬坡過坎,以身涉險為學生探路的,是鐘老師;高原上,上氣不接下氣陪著睏乏司機聊天的,是鐘老師……從小,鐘揚抱怨當老師的父母,關愛學生比管自己多。如今,他撇下一雙心愛的兒子,陪學生的時間遠超陪伴自己的孩子。 >>>詳細

“不靠譜”的爸爸

  9月9日,鐘揚雙胞胎兒子——鐘雲杉、鐘雲實的生日。雲杉、雲實,一個裸子植物,一個被子植物,是這個植物學家父親給兒子人生中的第一個禮物。

  “今天你們滿15歲了,按照我和爸爸的約定,以後有事找爸爸!”給兒子過生日、吹蠟燭,妻子張曉豔臉上閃耀著喜悅和“如釋重負”。這個家,鐘揚總是聚少離多,一次、兩次,兒子上幼兒園時就知道憤憤地跟媽媽“告狀”:“爸爸不靠譜!”

  張曉豔心中一直有個很大的遺憾,家裡那張“全家福”已是12年前的了。一年前,在兒子多次懇求下,鐘揚終於答應擠出時間陪全家一起去旅遊,多拍點“全家福”,可臨出發,他又因工作缺席了。>>>詳細

新聞事迹    
 
京ICP證100580號 | 互聯網新聞資訊服務許可證 (1012009003) | 京公網安備 11010102002957號 | 中國互聯網視聽節目服務自律公約
廣播電視節目製作經營許可證(廣媒)字第185號 | 資訊網路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0111630)
關於我們 | 廣告服務 | 聯繫我們 | 本站地圖 | 投稿郵箱 |著作權聲明 |違法和不良資訊舉報電話:010-84151598 |網路敲詐和有償刪帖舉報電話:010-84151598
Copyright 2008-2017 by www.workercn.cn. all rights reserved
掃碼關注



工人日報
客戶端
蘋果版
安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