詳細內容_頁頭
 
當前位置:中工網人物頻道職工風采-正文
大國工匠藺濤:古硯回歸澄泥成寶(圖)
http://www.workercn.cn2016-08-02來源: 中工網—《工人日報》
分享到:更多

筆墨紙硯正在淡出人們的視野,他卻致力於讓失傳多年的澄泥硯重現人間——

【身邊的大國工匠】古硯回歸澄泥成寶

  (更多精彩,請掃描觀看視頻)

  筆墨紙硯正在淡出人們的視野,山西新絳縣澤掌鎮光村的藺濤,卻致力於讓失傳多年的澄泥硯重現人間。

  澄泥硯始於漢,盛於唐宋。從唐代起,端硯、歙硯、洮河硯和澄泥硯被並稱為“四大名硯”。這種硯使用經過澄洗的細泥作為原料加工燒制而成,質地細膩,具有貯水不涸、曆寒不冰、發墨而不損毫等特點。但由於製作工藝複雜、周期較長,成品率極低。到了清代中後期,逐漸失傳。

  如今,藺濤填補了我國當代澄泥硯製作的空白。

  艱難的複原

  上世紀80年代中後期,藺濤的父親藺永茂在新絳縣擔任博物館館長,他在整理館藏史料過程中萌生了一個夢想——讓失傳的絳州澄泥硯重放光彩。

  當時的藺濤在縣城一所學校擔任美術教師,他帶的學生多次在全國美術大賽中獲獎,正是意氣風發之時。在父親的勸說下,為重現絳州澄泥硯傳統製作工藝,藺濤放棄了城市的工作,回到離縣城20多公裡的偏僻老家光村,同父親一起研製開發澄泥硯。

  沒有資料,更沒有實物樣品,他們千方百計搜集圖片,查書籍,青燈黃卷幾乎成為生活中唯一的內容。哪怕是隻言片語,也一一抄錄,反覆推敲。

  試驗階段,一切的工作都是完全的手工製作,一遍遍地揉泥、砸泥、制坯、雕刻、燒制……揉泥的桌子不知用壞了多少個。

  “不做則已,做就一定要成功!”這是藺濤對自己的要求。

  絳州能出產澄泥硯,很大程度上得益於汾河的“恩賜”。汾河上遊多為峽穀,水流湍急,到了新絳段,河道走寬流速減緩,富含多種礦物質的泥沙沉積成床。這種獨特的澄泥資源,為澄泥硯“窯變”出硃砂紅、鱔魚黃、蟹殼青、豆沙綠、檀香紫等精美色彩,創造了天然條件。

  汾河古河床長達200多華裡,藺濤和父親一處處勘察,一次次遭遇險情:在汾河中採取泥料,暴雨漲水浪頭突然襲來,藺濤險些沒入水中;高崖下邊采土,沒想到崖體塌落,差點被埋崖下;陶窯點火燒硯,給泥坯撒置添加劑,引起一股烈火奪孔而出,頭髮眉毛幾乎一燒而光……

  10年執著,3000多個日日夜夜。1993年夏天,澄泥硯終於研製成功。當藺濤拿著硯台請著名硯台鑒定專家蔡鴻茹教授鑒定,得到蔡教授的高度評價時,禁不住熱淚盈眶。

  2006年,絳州澄泥硯被認定為中國硯台行業的中國馳名商標,藺氏“絳州澄泥硯傳統手工技藝”入選“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名錄”。

  枯燥的堅守

  把精挑細選的原料運回家後,還得加水、反覆過濾沉澱,直到將泥土過濾得像麵粉一樣細小潤滑並純淨,這需要近半個月時間。之後的6個月,要將獲得的泥團在合適的溫度濕度環境中陳腐。然後再將泥團做成硯台坯子,陰乾。再過3個月,設計、雕刻、初步成型,燒制7天左右,冷卻7天左右,出窯後篩選、打磨進行最終定型。

  整個過程粗略算來,需要10個月以上的時間。

  不僅耗費時間長,更麻煩的是成品率低得可怕。“普通澄泥硯的成品率在十分之一左右,精品的成品率大概是20方才能成功一方。”藺濤說。

  在藺濤家的院子裡、租用來作為加工作坊的院子裡,但凡有個空地,都堆著殘次品,有的走了形,有的粘連在了一起,有的破碎成了幾瓣,有的顏色不正。還有大量的殘次品用在了填補道路塌陷、夯實房屋根基等地方。

  成敗的關鍵是燒制。坯子如果損壞了,其原料依然可以重新返回前端工序進入流程,但一旦裝進窯爐中,程序就不可再逆轉了。多年來,為了掌握火候的技巧,藺濤不知下了多少功夫。燒窯過程中,吃睡全部在爐子跟前,關鍵時更是寸步不離,觀察火候、品聞空氣味道,直至基本到位。

  直到今天,藺濤仍然沒有百分之百的把握。“殘次品依舊是主流產品。”他有些無奈。

  創造地重現

  時代發展太快,如何將古老的文明延續下去?藺濤動足了腦筋。

  20多年間,藺濤無數次去各級圖書館查閱史料、典籍,借閱《中國陶瓷》、《考古》等雜誌;數十次前往景德鎮,向老師傅們請教燒結工藝;多次到端硯、歙硯、洮河硯的產地實地查看、觀摩學習;拜訪數百位硯台大家傾聽真知灼見;參加清華大學“中國文房四寶高級藝術人才研修班”的學習……

  在基本複原澄泥硯品質的基礎上,為了實現傳承的持續,藺濤大膽設計飽含文化資訊的產品。2008年為北京奧運會設計製作的“冰紋梅花硯”、2010年為上海世博會設計製作的“東方之冠硯”、2010年為清華大學百年校慶設計製作的“荷塘月色硯”以及傳世不多的“天下為公硯”,都是他創新思維的探索。

  2010年7月,藺濤還深入挖掘傳統文化與紅色元素的結合,設計製作出“紅色革命聖地”系列絳州澄泥硯,以此講述中國共產黨的奮鬥成長史。他還根據山西119個縣區市曆史文化傳統,開始了“一縣一硯”的創作。

  如今,藺濤仍在一遍遍地揉泥、砸泥、制坯、雕刻、燒制,在數千次乃至上萬次的試製中,反覆總結經驗、提煉精華……(中工網記者 劉建林)

  

[保存]     [全文瀏覽]     [ ]     [列印]     [關閉]     [我要留言]     [推薦朋友]     [返回首頁]
詳細內容_右側欄目
詳細內容_頁尾
掃碼關注



工人日報
客戶端
蘋果版
安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