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工網首頁時政評論國際軍事社會財經企業工會維權就業論壇博客理論人物網視圖畫體育汽車文化書畫教育讀書娛樂旅遊綠色建設社區打工

編者按

   卡爾·海因裡希·馬克思(德語:Karl Heinrich)紀念馬克思誕辰200周年大會今天上午在北京人民大會堂隆重舉行。習近平總書記在大會上高度評價了馬克思的一生。總書記強調,我們紀念馬克思,是為了向人類曆史上最偉大的思想家致敬,也是為了宣示我們對馬克思主義科學真理的堅定信念。馬克思主義始終是我們黨和國家的指導思想,是我們認識世界、把握規律、追求真理、改造世界的強大思想武器。新時代,中國共產黨人仍然要學習馬克思,學習和實踐馬克思主義,高揚馬克思主義偉大旗幟,不斷從中汲取科學智慧和理論力量,更有定力、更有自信、更有智慧地堅持和發展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讓馬克思、恩格斯設想的人類社會美好前景不斷在中國大地上生動展現出來

   今天我們推出“這是老馬同志,今年200歲”的專題,向廣大職工再次隆重介紹馬克思。專題通過豐富的史料,穿越曆史去了解馬克思的生活和工作,以此來紀念我們“偉大的革命導師”,以便我們更好地學習理解他的光輝思想,堅定我們的信念。

習近平高度評價馬克思的一生 

  習近平今天上午在紀念馬克思誕辰200周年大會上說,馬克思是全世界無產階級和勞動人民的革命導師,是馬克思主義的主要創始人,是馬克思主義政黨的締造者和國際共產主義的開創者,是近代以來最偉大的思想家。馬克思的一生,是胸懷崇高理想、為人類解放不懈奮鬥的一生,是不畏艱難險阻、為追求真理而勇攀思想高峰的一生,是為推翻舊世界、建立新世界而不息戰鬥的一生。>>>更多

馬克思:悲憫勞苦大眾的“富二代”

  5月5日是一個非常值得紀念的日子!200年前的這一天,無產階級的偉大思想家、革命家馬克思誕生在德國西南部的古城特裡爾。然而200年的時間過去了,人們記住了馬克思的無產階級思想,卻忽視了他的另一層身份——“富二代”。

  馬克思雖出身平民但家境富有:他的爺爺、父親都是律師,姨父、姨媽是商人,他們創立了一個公司,叫飛利浦。馬克思在波恩大學曾經一年花掉700塔勒,而當時一名柏林市議員年收入為800塔勒。

  馬克思從小就受到良好的教育,受著進步思想的熏陶,閃爍著理想主義的煦煦光輝。同時,優越的生活沒有消磨馬克思與生俱來的悲天憫人之心,他同情勞苦群眾,立志為人類的福祉而獻身。正如他在中學畢業作文《青年在選擇職業時的考慮》中所說:“在選擇職業時,我們應該遵循的主要指針是人類的幸福和我們自身的完美。”“如果我們選擇了最能為人類福利而勞動的職業,那麼,重擔就不能把我們壓倒,因為這是為大家而獻身;那時我們所感到的就不是可憐的、有限的、自私的樂趣,我們的幸福將屬於千百萬人,我們的事業將默默地、但是永恒發揮作用地存在下去,而面對我們的骨灰,高尚的人們將灑下熱淚。”這時,馬克思僅僅17歲,已表達了他決心為全人類的幸福而不惜犧牲自己的崇高理想和遠大抱負。>>>詳細

鮮為人知的少年時代

 

從“問題少年”到“學霸”

  17歲的馬克思上了大學,按照家人的意願選擇並就讀了波恩大學的法律專業。同當下許多剛剛擺脫父母約束的少年一樣,馬克思像出籠的小鳥滿心狂喜,他第一年的大學生活充滿了年輕人的躁動與輕狂——參加特裡爾同鄉會,與貴族學生髮生爭執,攜帶被禁止的武器,參與喝酒、決鬥,甚至被關過禁閉……在父親眼裡他是一個典型的“問題少年”。這時馬克思的父親因為肝病,身體很差,還要為馬克思的成長而操心,他寫信給馬克思批評他。而馬克思大手大腳地花錢也讓他的父親傷透了腦筋。

  父親的批評讓馬克思開始意識到他的大學生活發生了偏差,如此下去,那個中學時代要為全人類的幸福而工作的馬克思就將會消失不見,取而代之的可能是一個充滿幻想、麻煩纏身的公子哥。在父親的強烈要求下,馬克思決定轉學,前往柏林大學求學。1836年10月,馬克思踏上了前往柏林的求學道路,在清靜的柏林大學校園裡,他徹底變成了一個“學霸”。>>>詳細

 

寫情書的“文藝青年”

  馬克思的大學不是在特裡爾讀的,因此他與燕妮經曆的是今天愛情寶典裡特別不推薦的選項———異地戀,這是非常大的考驗。馬克思讀大學期間很少回家,與燕妮一年都見不上幾面,這對年輕情人維繫感情的主要方法就是———寫信。在那個沒有電腦、沒有手機,發不了微信、上不了微博的年代,馬克思為自己心愛的姑娘寫下了無數篇充滿愛意、激情洋溢的詩歌,被後人編成兩本《愛之書》、一本《歌之書》。

  這些詩歌燕妮終生保存著,他們的女兒勞拉後來憶述:“父親並不看重那些詩歌;但每當父母談起它們,總是為這些年輕時的荒唐行為開懷大笑。”>>>詳細

 

流亡的大不列顛之旅

 

迪恩街28號

  迪恩街28號是一棟四層建築,底層目前是一家意大利餐廳,在三層的外牆上有一塊藍色的圓形牌子,從牌子上的內容可以看出,這裡曾經是馬克思生活過的地方。牌子上簡明扼要地註明:“卡爾·馬克思,1818—1883。1851—1856年曾在這裡居住。”

  在馬克思的諸多倫敦居所中,迪恩街28號之所以廣為人知,很重要的一個原因是,這裡是馬克思撰寫《資本論》第一卷的地方。迪恩街28號見證了馬克思在倫敦的艱辛生活。這裡在當時的倫敦是最糟糕,因而也是房租最便宜的地區。在這一整套房屋裡,沒有一件傢具是乾乾淨淨的、牢固的。一箇舊貨商人會對脫手這樣一堆令人驚訝的破爛貨感到羞恥。馬克思的妻子燕妮在形容這一住所時稱,這些“邪惡可怕的房間包含了我們一家的快樂和痛苦”。>>>詳細

 

《資本論》:為工人爭取8小時工作制

  《資本論》包含三卷,約230萬字,大約相當於一個人完成了20本今天中國的社會科學類的博士學位論文。從開始研究到完成這部巨著的撰寫,馬克思用了近半生時間,他在其中診斷了資本主義經濟的毛病。他說:“我為了為工人爭得每日8小時的工作時間,我自己就得工作16小時。”

  由於長期營養不良、緊張工作,病痛複發嚴重,馬克思“差一點送了命”。他在1866年2月10日告訴恩格斯說:“‘坐’自然談不上,這在目前對我說來自然很困難,白天哪怕只有短暫的時間,我也還是躺著繼續苦幹。”而今天,8小時工作製成為了一項預設的社會制度。>>>詳細

 

 

新聞事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