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中工網評論頻道工人日報評論庫-正文
【高談闊論】不妨讓孩子讀些“好看”的書
盧海娟
http://www.workercn.cn2017-11-13來源: 中工網—《工人日報》
分享到:更多

  最近看到一位老師關於讀書的言論,對師生讀書必要性論述很是讚賞。在討論學生該讀什麼書時,卻產生分歧。他的結論是中學生不該讀郭敬明的《小時代》這類書,因這與考試無關,也非“正經”書。

  世間事就是這樣,難免重複——當年,我們就曾被師長耳提面命,說書有好壞之分,有正經書和閑書,有用的書和沒用的書……哪些能讀,哪些不能讀,師長們手中總有把明晃晃的尺子。

  好在我的父母沒有草木皆兵。從小學三年級開始,我就開啟自己的讀書旅程。上世紀80年代初,那是物質和精神都較貧瘠的年代,我沒有選擇,遇見什麼讀什麼,全憑個人與書的緣分。

  說起來家長老師一定要為我捏把汗了。我讀的第一本大書是從同學家借來的,封面、封底以及前後數十頁都被撕掉做了卷旱煙的紙,但我還是記得書裡的故事,記得懷著好奇饒有興緻讀“蔣興哥重會珍珠衫”。看過《喻世明言》的大人們,大概少人會讓10歲的孩子讀這種書吧?“三言二拍”在成年人世界尚有很多非議。一個孩子的純淨心靈,卻並沒有被其“染黑”。

  小學四年級時讀《紅樓夢》也是緣分。《紅樓夢》是二叔最愛。看他讀得忍俊不禁,我饞涎欲滴。但二叔不給看,說小孩子不能看這種書,容易學壞。他把書藏在箱子裡,我發現了他的秘密,一有機會,就把書偷出來看。每次看書都側著身子聽動靜,怕被二叔抓到。儘管如此,卻也沒落下任何情節,一本“壞書”早早被我照單全收。

  從《中草藥手冊》《赤腳醫生工作手冊》到各種話本、小說、傳奇故事……二叔看什麼我就看什麼。那些書,既不夠“正經”也非主流,但情節曲折,人物命運坎坷,因此很好看。因為看到這麼多“好看”的書,尤其看到大人們不願讓看的書,讀書慾望越來越強烈。

  看書並沒有耽誤我的學習,相反,因為熱愛文字,課本就是閱讀首選。每次收到新課本,廢寢忘食也要把所有文字先讀一遍。因為喜歡閱讀,為了讀到更多的書,我學會一目十行,閱讀和學習效率都很高。記筆記也好,寫作業也好,總是最先完成。

  這種高效的讀書寫作方式讓我受益終生。今天,我每年利用業餘時間寫百餘篇小文在報刊雜誌發表,卻不會因此而忙亂,即緣於此。

  除了文學書,我也喜歡自然科學。大家有種偏見,認為愛讀書的人都會偏科。數理化難道不需要文字表述嗎?愛讀書的人又怎會厚此薄彼?數理化教科書一到手,我一定細心翻看一遍。

  回首童年和少年時代,凡是熱愛的學科和取得好成績的學科,上課和做題時,一定是處於亢奮狀態,充滿求知慾望。做教育,能讓學生一生都保持這種亢奮,這種熱情,這種收放自如腦洞大開的狀態,才是理想的狀態。

  基於此,憑啥圍追堵截,不讓孩子看“好看”的書呢?只有孩子覺得書“好看”,他才會有繼續讀書的慾望。在開篇提到的那位老師眼裡,讀書是要與考試掛鈎才有用。除了應付考試必讀書目之外,讀其他書便是浪費時間。

  對此,我只能一聲歎息:被動閱讀,哪還有什麼樂趣可言?當讀書完全成為一種功課,成為家庭作業,成為考試題目,成為壓力,誰還會愛上讀書呢?沒有愛,就沒有動力,無怪乎現在的孩子整天忙於功課,疲憊不堪。

  隨著國家對出版物管理日益完善,教師應對書有信心,放心大膽讓孩子們走進閱讀世界,自由選擇。他們認為“好看”的書,可瀏覽,可精讀,也可陶醉其中。不要急於讓孩子做筆記,更不要寫什麼讀後感,不要採取任何讓孩子反感的方式,只需全心全意把孩子們讀書的熱望培養起來。

  只有愛上讀書,專家學者推薦書目才不會成為孩子們討厭的負擔。只有愛上讀書,才會養成終生學習的習慣,教育才會真正有效。

 

[保存]     [全文瀏覽]     [ ]     [列印]     [關閉]     [我要留言]     [推薦朋友]     [返回首頁]
掃碼關注



工人日報
客戶端
蘋果版
安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