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中工網評論頻道職工點題-正文
把心裡最柔軟的一部分給你
玖妹
http://www.workercn.cn2017-12-28來源: 中國青年報
分享到:更多

  我是廣州一家小咖啡館的店主,我還有另一個身份,那就是人們說的“賣晚安的姑娘”。在生活裡,我認識許多朋友,而通過“賣晚安”,我認識了更多需要溫暖與治癒的人,通過為陌生人送上晚安,我在自己和他人之間建立了一種聯結。

  2017年3月,有幾位客人在店裡分別買了200多個“晚安”。那時,我還細細算了一下,原來,他們剛好買下了2017年剩下的所有夜晚的晚安。轉眼間,時間已經到了歲末,賣晚安的姑娘,跟買晚安的陌生人之間,僅剩幾天的關聯了,想到這裡,我既為已經擁有的聯結而高興,也不免有些惋惜。新的一年,我們未必重逢,但曾經互相慰藉的這200多個夜晚,已經成為已逝歲月裡“詩意的遠方”。

  作家王小波曾經寫過:“一個人只擁有此生此世是不夠的,他還應該擁有詩意的世界。”人們常用勞苦和苟且去形容自己的人生,而將詩意和遠方捆綁在一起。遠方是什麼?遠方就是那些越走越遠的過去,是你以為觸摸不到的美好。事實上,我卻在生活中發現,詩意未必在遠方,當你認真生活的時候,詩意便自然會來到你的生活之中。在2017年,我收穫了真實的生活,也收穫了詩意。

  不久前,我在朋友圈分享了咖啡館發生的一些小事,有位十幾年沒見面的小學同學給我留言,他問我:“為什麼你每天的生活都可以這麼散漫、詩意,感覺不出社會的俗氣?”我想說,我是個店主,不是離群索居的人,我的生活裡也有柴米油鹽的瑣碎。但在旁人眼中,這些生活的瑣碎到我這裡,便“化整為零”了。

  其實,看到朋友對我生活的高度評價,我心裡是有些慌張的。我一直認為自己是個大俗之人,每日面對柴米油鹽,以及為人妻、為人母的牽絆和責任。但我並不覺得我們因此不能擁有詩意和遠方。柴米油鹽讓我體質堅強,牽絆責任讓我內心柔軟。為什麼我們要拋棄它們才能過上理想的生活呢?我有我的家庭和事業,徹底“放飛自我”的生活,對我來說並不可取。但是,我能做到的,是在平凡瑣碎的生活裡,儘可能地找到自己的方向。

  也許,我們被太多刻意修飾過的美好和儀式感誤導了。人們有選擇地將詩意裸露,有人能將梅雨煮成酒,有人能將落花寫成歌。可我,一個別人眼中“賣晚安的姑娘”,一家咖啡館的掌柜,一家民宿的老闆,其實也在承受旁人的質疑,苦惱於如何才能養活兩家文藝卻不賺錢的小店。但是,在這樣一個美好的社會環境之中,在新的一年裡,我可以繼續思考,要如何“坐銷歲月於幽憂困菀之下”而生趣未失,並踐行這樣的生活。

  新的一年,和過去一樣,我可以一個人穿得漂漂亮亮地去逛公園,可以約上朋友去吃念念不忘的甜品,可以陪孩子看美麗的煙花而不告訴他這是稍縱即逝的美好,可以在心情低落時買一束花陪伴自己。可以聽一首歌,也可以讀一首詩,可以痛快哭一場,也可以好好睡一覺。

  恰到好處地保留審美的人生態度和力所能及的生活儀式感,保持赤子之心,順其自然,便是最好。衣衫褶了熨平便好,肚子餓了吃飽就好,心事繁多簡單就好,情感嶙峋放下就好。這是我對過去生活的總結,也是我對未來的期許。

  如果可以,就再多讀幾首詩吧。詩人餘秀華曾寫下這樣的文字:

  如果給你寄一本書,

  我不會寄給你詩歌

  我要給你一本關於植物,關於莊稼的

  告訴你稻子和稗子的區別

  告訴你一棵稗子提心弔膽的

  春天

  這大概是新的一年裡,我能送給遠方陌生的人們最柔軟的禮物。

  

 

[保存]     [全文瀏覽]     [ ]     [列印]     [關閉]     [我要留言]     [推薦朋友]     [返回首頁]
掃碼關注



工人日報
客戶端
蘋果版
安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