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時政國際工會維權財經人物評論就業理論視頻軍事圖庫民生體育汽車文化企業書畫教育娛樂社區旅行公益綠色

中工網評

來論·工事工評

【聲音】“工體記憶”:體育和城市的相互成全

工人日報-中工網 劉穎餘
2020-09-30 08:10:33  來源:中工網-工人日報

  工體的拆除,像一次來不及舉行儀式的告別,就像自家的寶貝疙瘩被突然帶走,北京人有些捨不得,是自然的,但人們也似乎不必傷感,因為工體只是暫時離去。它一定會回來。

  我們也無法真切想象新工體的具體樣貌,只是希望它能留住人們心中的“工體記憶”,依然有撲面而來的人間煙火,依然是北京人揮灑活力和熱情的最佳場所。

  “工體被拆了!”

  前一陣子,這個消息在北京球迷中不脛而走,引起不小震動。

  好在有關部門迅速出面,解釋了其中原委,也安撫了北京球迷的心。

  原來,工體被拆是真,但並不會消失,而是要進行“保護性複建改造”。2022年底,整舊如新的工體還會歸來,並承擔2023年足球亞洲杯的任務。

  “保護性複建改造”,名字聽起來有點拗口。具體來說,一是做好風貌保護,保留北京十大建築城市記憶;二是注重功能提升,與城市地下軌道交通無縫連接,使地下空間資源得到綜合開發利用;三是優化觀眾體驗,使觀賽環境更為舒適,給觀眾帶來最佳的觀賽體驗。

  如果這些得以實現,那麼工體不僅還是人們熟悉的那個工體(從旗杆、大門門柱、雕塑、建築裝飾構件等,都儘可能保留曆史原貌),甚至可能還會如著名足球主筆張路所言,“恢複到1959年的狀態”(指地面環境)。

  一個甲子,從終點回到起點,這不是簡單的迴圈,而是情感與技術的博弈後,各方權衡下的新選擇。

  北京如今擁有鳥巢、水立方、五棵松籃球館等多個現代化體育場館,但無論這些場館有多豪華,多氣派,它們似乎都無法取代工體獨有的位置。

  工體是新中國修建的第一個大型體育場館,用張路的話說,“五代國家領導人都在工體的主席台出現過。這樣的地方可能除了天安門城樓,就要屬工體”。

  工體還舉辦過五屆全運會的開閉幕式,也是亞運會、世界大學生運動會開閉幕式的舉辦地,還舉辦過奧運會、亞洲杯的足球比賽。工體還曾舉辦過首個西方搖滾樂隊的演唱會,在改革開放征程中留下了難以磨滅的印記。

  所謂“工體記憶”,從某種程度上也是一種國家記憶,是新中國體育從無到有,從弱到強的曆史見證。

  對於北京人來說,工體又承載了另一份沉甸甸的情感。它是北京國安的主場,是“綠色狂飆”的海洋,是“工體不敗”的見證地,是“國安永遠爭第一”的主戰場。

  對於北京人來說,工體從來不只是一個地名、一座建築,它是一個有生命的公共空間。工體是家,工體是夢;工體是聚會,工體是記憶;工體是四合院,工體是博物志;工體是不離不棄,工體是唇齒相依。

  對於北京人來說,工體是有溫度的,淚水和汗水齊飛,荷爾蒙與腎上腺素隨時準備升騰。

  正是因為有了工體,北京人的激情有了去處,夢想有了依託,回憶有了坐標。

  有人的地方才有靈魂,有體育場的城市才有活力。北京和工體,就如裡約和馬拉卡納,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相互見證,相互成全。

  工體的拆除,像一次來不及舉行儀式的告別,就像自家的寶貝疙瘩被突然帶走,北京人有些捨不得,是自然的,但人們也似乎不必傷感,因為工體只是暫時離去。它一定會回來。

  我們也無法真切想象新工體的具體樣貌,只是希望它能留住人們心中的“工體記憶”,依然有撲面而來的人間煙火,依然是北京人揮灑活力和熱情的最佳場所。

  當然,我也希望,新工體裡,再也不要有“5·19”,再也不要有“京罵”聲。

編輯:張葦檸

漫畫評論

中工時評

e網評

現場·我在我思

來論·工事工評

新聞日曆
關於我們 | 著作權聲明 | 違法和不良資訊舉報電話:010-84151598 | 網路敲詐和有償刪帖舉報電話:010-84151598
Copyright © 2008-2020 by www.workercn.cn. all rights reserved
掃碼關注




中工網抖音


工人日報
客戶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