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中工網評論頻道熱點聚焦-正文
“冰花男孩”,用希望照亮未來
陳進紅
http://www.workercn.cn2018-01-11來源: 錢江晚報
分享到:更多

  頭髮被冰花覆蓋,像頂著一頭霧凇,臉龐凍得紅撲撲,手提著書包站在教室裡,背後是同學們的笑臉。昨天,這張“冰花男孩”的照片刷爆了朋友圈,打動了無數網友。這位冰花男孩是雲南昭通市魯甸縣新街鎮轉山包力輝苗圃希望小學三年級的學生小福(化名)。

  估計很多網友都和我一樣,看到這張照片第一眼是搞笑,第二眼是疑惑,而看到第二張照片——滿是裂口的手下,是一張99分的考卷,心裡何止是感動,是戳痛。

  冰花男孩的眼神,讓我想起1991年希望工程海報裡的“大眼睛”。27年過去了,環境變了,時代變了,社會主要矛盾也變了,但那雙握筆的長滿凍瘡的小手沒有變,紅撲撲臉蛋上那渴望的眼神沒有變。

  伴隨著10萬+的點擊量,捐款慰問也如雪花般鋪天蓋地而來。而“冰花男孩”需要的不僅是取暖設備,更需要的是教育改變命運的暢通大道。報道說,轉山包小學距離魯甸縣城50多公裡,現有專職教師8人,學生141人,生源來自轉山包16個自然村。距學校最遠的學生,要早上五點半起床,步行三小時山路上學。當年我們是要讓“我要上學”的“大眼睛”能讀得起書,如今是要讓“冰花男孩”讀得好書。

  網友用溫暖勵志的話鼓舞著男孩,“你現在的苦,必將照亮你前行的路。”“人生實苦,請你足夠相信。”但實際上,苦難並不值得讚美,能夠讓孩子們足夠相信未來,照亮未來的不是苦難,是心中的希望。

  冰花男孩說上學的路很遠很冷,但他不覺著苦,學校的飯很香,有牛奶麵包,平坦的水泥路離家也越來越近,他心裡充滿了希望。如何能夠留住孩子眼中的希望,讓他在若干年的苦讀之後,感歎的不是“寒門難出貴子”的無奈,才是社會應該回答的問題。

  當我們在苦難中看到勵志的同時,“冰花男孩”背後所附著的“留守兒童、農村教育、扶貧”等社會問題才是真正戳痛人心。城裡的家長還在為《月薪三萬,還是撐不起孩子的一個暑假》這樣的網文對照自己而焦慮不已。而“冰花男孩們”不論是暑假還是寒假,他們的希望都在山野裡。在教育資源巨大差異下的兩個孩子去面對同一場考試,其結果可想而知。

  一位貧困地區的校長說“我們農村的孩子,從起點就輸了。”只有維持公平的教育機會,才能使貧窮不再成為世襲。城鄉教育資源分配的不均衡,恰恰使得教育成了新的不公平。學前和義務教育階段的教育資源貧乏讓貧困地區的孩子在起跑線就輸了,而高中階段的優質教育又過於集中在一些“超級中學”,比如,去年廣西鳳山縣高級中學高考“零一本”,就是教育資源失衡的無奈現狀。因為教育硬體、師資隊伍、優質生源等教育資源的缺失,只能讓好的越好,差的越差,逐漸形成教育的兩極分化。

  上學從來不是苦,苦的是沒有希望。搞好偏遠貧困地區的基礎教育,不僅是為孩子們創造舒適便利的求學條件,還能夠為他們提供優質的教育資源,才是真正照亮“冰花男孩”的未來。

 

[保存]     [全文瀏覽]     [ ]     [列印]     [關閉]     [我要留言]     [推薦朋友]     [返回首頁]
掃碼關注



工人日報
客戶端
蘋果版
安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