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中工網評論頻道熱點聚焦-正文
對“冰花男孩”,勵志過後還應有思考
李強
http://www.workercn.cn2018-01-11來源: 紅網
分享到:更多

  1月9日,一張男孩站在教室中頭髮眉毛結出“冰花”的照片走紅。據悉,男孩是雲南魯甸縣新街鎮轉山包小學學生,家距離學校4.5公裡。當天是期末考試第一天,他在零下九度的氣溫中,走了一個多小時到學校,臉蛋凍得通紅,頭髮眉毛沾滿冰霜。(1月10日 中國新聞網)

  在物質貧乏、條件落後的年代,對好多農村孩子來說,誰沒有“冰花”的經曆?如今情況大不相同了,人們理所當然地認為農村孩子上學不該再有“冰花”了。於是當“冰花男孩”進入我們的視線後很難不觸景生情,聯想到當年的艱辛上學路,對“冰花男孩”來一番勵志性寄語。

  然而除了勵志,也還該有思考。起碼包括:城鎮化進程在加快,城鄉差距在縮小,為什麼農村孩子的上學路還是那麼漫長?為什麼城裡孩子的上學路有公共交通工具、有大人的護送,而農村孩子的上學路卻如此“寒酸”?為何城裡學校的教室冬暖夏涼,而農村學校的教室冬天寒氣襲人夏天熱浪翻滾,取暖製冷設備為何遲遲到不了農村學校?爸爸媽媽不也照樣在城裡工作嗎,為何農村孩子不能像城裡孩子那樣在城裡上學?

  前不久雲南首起因輟學而起的“官告民”官司給人帶來感動的同時,也帶來一些思考,比如為何政府贏了官司然而有的孩子就是不想上學,而究其原因,與上學的種種艱辛所帶來的傷害也有莫大關係。事實上,時至今日在我們看來的“冰花式”勵志鏡頭,對偏遠山區的農村孩子來說已經造成深深的傷害。我們常說沒有對比就沒有傷害,同處一個時代,孩子自然也會比較,一比較,自然也會比出傷害。而“冰花”“雨淋”“水浸”等等總是無解,甚至越積越深,註定有的孩子就會扛不住,產生厭學情緒。

  也許有人會說,我們曾經的上學路不也是在“冰花”“水浸”中走過來的嗎?但要承認的是,在屬於我們的那個上學時代,城市與農村的差距並不大,特別是農村孩子上學路狀況普遍在一條線上,走很遠的路,沒人接送,起早摸黑,雪天全身雪,雨天全身水,這些基本都是“標配”。不過時至今日,城市和農村卻是冰火兩重天,即使同屬於農村,有的“標配”早已不在,有的依然無法走出“標配”。

  對“冰花男孩”予以勵志性寄語,這固然值得倡導。但勵志過後是否就能收到“努力讀書,改變命運”的效果,需要用時間來檢驗。怕只怕因為與這個時代不匹配的“標配”,影響孩子上學的選擇。

  如何趕走與這個時代格格不入的“標配”,讓偏遠山區的孩子不再“冰花”“水浸”,對於“冰花男孩”我們應該有這樣的思考。

  

 

[保存]     [全文瀏覽]     [ ]     [列印]     [關閉]     [我要留言]     [推薦朋友]     [返回首頁]
掃碼關注



工人日報
客戶端
蘋果版
安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