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實帶薪休假到底有多難?

 

  根據我國《勞動法》規定,國家實行帶薪年休假制度,並出台了《職工帶薪年休假條例》。今年上半年,湖南、甘肅蘭州、黑龍江哈爾濱等地也相繼出台了機關事業單位工作人員帶薪休假實施細則。然而近日的人社部調查顯示,目前帶薪休假的落實率僅有50%。

  《職工帶薪年休假條例》自2008年施行已超過7年時間,落實帶薪休假比較好的主要集中在黨政機關、事業單位、大型國有企業、外資企業,而一些民營企業、中小企業落實起來相對較差。落實帶薪休假到底有多難?

 誰奪走了我們的“帶薪休假”的權利?


職工處弱勢地位 員工“不敢休”

  不敢休、不願休現象,在現實中是客觀存在。有人擔心休假會影響工作,甚至擔心領導不快從而影響前途。有人拿著計件工資,基本工資只佔很少一塊,休假後收入會大幅下降,而且很多單位對於不休假還有一定補貼,有些人因為擔心收入問題而不願休假。

企業逐利性所致 單位“不讓休”

  近些年人力成本不斷上升,用人單位尤其是中小企業希望通過減少員工帶薪休假的時間來降低成本,因而不願主動落實帶薪休假。一些中小企業,特別是一些傳統的勞動力密集型行業,不要說帶薪休假,恐怕連雙休日都不能保證。這裡對應的就是一些用人單位,利用強勢話語權,無視或剝奪職工的休假權,“休假等於失業”,“休假沒有未來”。

執法監督和處罰力度的不足

  相關部門執法監督和處罰力度的不足也是帶薪休假制度落實不了的重要原因。單位違規後受處罰力度小甚至無處罰,如此“零成本”,也使部分用人單位缺少了對法律應有的敬畏和執行力,勞動者只好忍氣吞聲,進一步加重了帶薪休假“落實難”現象。

 

“帶薪休假”是什麼

  我國《勞動法》規定了帶薪年休假制度,並且早在2008年就開始實施了《職工帶薪年休假條例》,不管是外企、民企,還是政府機關、國企,即職工連續工作1年以上的,都享受帶薪年休假權利。職工在年休假期間享受與正常工作期間相同的工資收入。累計工作已滿1年不滿10年的,年休假5天;已滿10年不滿20年的,年休假10天;已滿20年的,年休假15天。對職工應休未休的年休假天數,單位應當按照該職工日工資收入的300%支付年休假工資報酬。

“帶薪休假”好處多

  帶薪年休假是從法律給予勞動者的權益,實行帶薪年休假制度,對職工和企業方面都不失為一件好事。對廣大職工而言,享受帶薪年休假,可以使身心得到調整,以便能更好地投入到工作中,提高工作效率。對單位而言,落實職工福利待遇,可以更好地調動職工工作積極性。對整個社會而言,“落實帶薪休假制度,對刺激消費、促進服務業發展、推動新常態下的經濟轉型都是有好處的。”[詳細]

盤點各國“帶薪休假”制度

  快節奏的今天,對於忙碌上班族的我們,能享受帶薪假期無疑是最大的願望了。不過,基於國情和理念的不同,各國帶薪休假制度也五花八門。在歐洲許多國家,帶薪休假已經形成了一種價值觀,深植與人們心中。不少歐洲國家一年有30天左右的帶薪假期,而且員工基本上會選擇全休。相比之下,亞洲國家就有些“摳門”,不少亞洲國家上班族帶薪休假天數遠遠低於歐美。[詳細]

上期話題



 帶薪休假成為“鏡中月水中花”?

 
帶薪休假制度不該成一紙空文

  享受帶薪休假是勞動者的合法權益,我國《勞動法》規定,國家實行帶薪年休假制度,並出台了《職工帶薪年休假條例》。在今年的政府工作報告中,李克強總理強調要“落實帶薪休假”。帶薪休假制度不該成一紙空文。員工享受帶薪休假,是法定權利,此舉正是保護他們的合法權益。

解開“帶薪休假”的兩個死結

  勞動監察與執法的缺位,便成了帶薪休假制度的死結之一。但最大的死結在於法律本身。《職工帶薪年休假條例》一個最大的問題,就是給用人單位設置了“特殊情況”。譬如《條例》規定:單位確因工作需要不能安排職工休年休假的,經職工本人同意,可以不安排年休假。這樣即使政府嚴格執法,用人單位也可以找到理由為自己的違法行為辯護。

基層帶薪休假執“薪”太軟

  7年前就開始實施《職工帶薪年休假條例》在很多單位成為被“遺忘的角落”,私營單位職工對帶薪休假依舊陌生,就連許多吃“皇糧國稅”的公家單位說年假不休發錢補償怕違反政策規定“太軟”難以執“薪”,講補假或輪休擔心影響工作、影響前途“休不敢”。甚至幹部職工只知道雙休,春節、國慶七天大假,卻不知道還有個帶薪年休假這個法規。

 如何保障“帶薪休假”落地

 
保障帶薪休假權須回到法治原點

  除卻呼籲社會更多關注,勞動監察部門通過能動執法,督促和強化帶薪休假制度在企業的落實顯得更為重要。為解決勞資雙方不平等問題,勞動法在立法上向勞方有一定程度傾斜。作為勞動者一項基本權利和基本福利,帶薪休假權的保障也得回到法治的原點——有法必依、執法必嚴、違法必究。

帶“薪”休假需用“心”執行

  領導“用心”帶頭休。落實帶薪休假制度,單位領導負有直接責任。用人單位有需要不安排休年假的,應該徵求本人意見,對勞動者放棄休假進行補償。工會“關心”安排休,作為職工的“家”,工會組織要敢於“發聲”,要主動作為,尊重職工意願,定期安排職工休假,主動刷新工會組織的“存在感”。

需為落實帶薪休假增設鼓勵機制

  採用“軟約束”和“硬鼓勵”的雙管齊下,來吸引和促進民營企業自覺落實帶薪休假。將企業榮譽評選與帶薪休假落實情況“捆綁”在一起,並且還是“一票否決”這對於促進企業落實職工帶薪休假無疑很具有“衝擊力”。地方政府相關部門,在對企業項目審批、融資貸款、優惠扶持政策落實等都能與企業落實帶薪休假“有機結合”。

 

 

 

 

   
  結語
 

  帶薪年休假需要政府監管、企事業單位落實、職工爭取、工會維權等多方參與,切莫讓溫暖人心的制度“留在嘴上、寫在紙上”。

 

 

中 工 網 版 權 所 有 ,未 經 書 面 授 權 禁 止 使 用
Copyright © 2008-2010 by www.workercn.cn. all rights reserved
瀏覽本網主頁,建議將電腦顯示屏的解析度調為1024*768

掃碼關注



工人日報
客戶端
蘋果版
安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