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中工網評論頻道經濟-正文
正確認識和把握共用經濟對勞動關係的影響
聞效儀
http://www.workercn.cn2017-12-28來源: 工人日報
分享到:更多

  聞效儀觀點

  要評論共用經濟對勞動關係的影響,首先需要了解共用經濟與勞動關係的本質以及充分認識平台就業人群的工作性質,同時不僅僅只是站在共用平台的角度看待和評估這種影響。只有這樣,才能對於這個問題有一個清醒的認識。

  

  從共用單車到滴滴打車,共用經濟已經成為百姓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隨著共用經濟的規模和影響的不斷擴大,吸引了大批就業人群進駐到各類共用平台,網約司機、網約廚師、網約保潔等各類“網約工”職業也應運而生。來自人社部的統計數據,2016年共用經濟平台的就業人數約585萬人,比上年增加85萬人。而國家資訊中心預計,到2020年,這個人數將達到2000萬。

  隨著共用經濟新增就業規模的不斷擴大,社會上也掀起了這種新經濟業態是否對勞動關係帶來影響的討論熱潮。有觀點認為,傳統勞動關係是工業化時期大規模僱傭的產物,勞動者只能服務於單一的購買其技能的僱主,並通過法律契約的方式加以確認,而在共用經濟條件下,勞動者憑藉資訊化手段,可以對應更多的服務對象,並以更加靈活化的工作方式出現。因此,勞動關係中的“僱傭”應當變為“交易型服務”,勞動“合同”應當變為“協議”。總之,傳統勞動關係已經不適用於共用經濟的新業態,傳統的勞動法律也需要重新調整,中國正在邁入一種新型勞動關係。

  筆者認為,要評論共用經濟對勞動關係的影響,首先需要了解共用經濟與勞動關係的本質以及充分認識平台就業人群的工作性質,同時不僅僅只是站在共用平台的角度看待和評估這種影響。只有這樣,才能對於這個問題有一個清醒的認識。

  共用經濟與勞動關係的本質

  共用經濟研究權威羅賓·蔡斯為共用經濟下過一個定義,就是“使用者更願意只是為資產使用的時間買單”。共用經濟的實質是所有權和使用權的分離,無論是共用汽車和共用單車,用戶並沒有擁有它們,而只是在一定時間付費租借它們,共用經濟其實是市場雙方關於物品使用權的交易。而勞動關係的產生也正是源於勞動力“所有權和使用權的分離”,僱主擴大工業再生產需要勞動力,但勞動力是一種特殊商品,勞動力的所有權歸屬勞動者本身,而勞動力的使用權則歸屬於僱主,僱主付給勞動者的工資實質是租借勞動者在工廠工作一段時間的價格。

  但是,物品使用權的交易是簡單和透明的,勞動力使用權的交易則是複雜和嬗變的,勞動力是蘊含著勞動者身上不可分割的“體力和腦力”,僱主只有通過各種管理制度來引導和迫使勞動者最大限度地交出“體力和腦力”,並由此形成了勞動關係,其實質上是一種人身關係和管理關係。如果勞動關係有改變,就需要看這種人身關係和管理關係有怎樣的變化。到目前為止,我們尚看不到共用經濟對於勞動關係形態有何種影響,也看不到勞動力所有權和使用權有其他的變化趨勢,現在共用的各種物品還是通過傳統勞動關係生產出來的。我們不能簡單地認為勞動者技能可以出售給多個僱主就說明勞動關係被改變,即便勞動者對應著多個僱主,但依然還是一種管理關係和人身關係。

  共用經濟擴大了靈活就業

  共用經濟中有兩種模式,B2C模式和C2C模式。C2C模式中,共用的是勞動者的服務,如網約司機、保潔、保姆等,平台公司指揮著這些勞動者為客戶提供服務。隨著平台企業和各類“網約工”的大量湧現,這些勞動者與平台之間的關係似乎不能用傳統勞動關係來解釋,因此,不少學者認為應當確立一種新型勞動關係。這是一種似是而非的觀點。共用經濟主要參與者大多來自服務業的司機、廚師、保潔等職業,其本身就存在特殊性,特殊性在於他們的勞動過程不需要與僱主提供的生產工具和生產資料相結合,或者他們自己就能獲取和提供生產工具和生產資料,他們自身就能生產出“服務技能”這種產品。形象地看,他們更像一個“自雇者”或者“手藝人”,而平台企業則像一個“集市”,他們來到“集市”攬活並向“集市”支付租金,隨後與客戶進行自由交易。因此,很難判定他們與平台公司之間存在勞動關係,更沒有所謂的新型勞動關係。

  這些服務業中的“個體戶”或“靈活就業者”們,在共用經濟出現之前就大量存在,只不過共用經濟擴大了他們的規模,同時也使得這個人群長期存在的社會保護難題變得日益突出。從全世界範圍看,靈活就業在各國都廣泛存在,並呈現日益擴大的趨勢,這也成為各國政府施政保護的重點。一直以來,他們生活在勞動力市場邊緣,受市場經濟周期影響較大,缺乏安全性和穩定性,自身生存能力較弱,社會保障水平也較低,因此更多的關注應當放在如何為這個日益擴大的群體構建社會保護網,而不是形成所謂的新型勞動關係。

  共用經濟對實體經濟中的勞動關係的影響

  來自國家資訊中心的數據顯示,2016年共用經濟融資規模約1710億元,同比增長130%,未來也將保持平均40%的增長。共用經濟領域新增就業人口很大部分都是從第二產業而來,一份關於某沿海城市快遞員隊伍的調查,有一半的快遞員有工廠普工的經曆。

  毫無疑問,共用經濟的快速發展已經實質影響到實體經濟的勞動關係。除了在消費端上帶來的衝擊外,勞動力的“脫實向虛”成為關鍵影響因素。隨著大量風險資本進駐共用經濟領域,通過巨額補貼不計成本地“跑馬圈地”,勞動力也在源源不斷地從“線下走到線上”。

  一方面,勞動力的新流向會進一步加劇實體經濟“招工難”現象,加大勞動關係運行風險。另一方面,勞動者就業從實體經濟轉向共用經濟,也意味著從國家構建的勞動保護網路的脫離,不再享受勞動法律規定各種保護勞動者的權利,從勞動關係轉變為勞務關係或商務關係,以“自雇”的個體經濟方式出現,這不僅是勞動者權益的一種損失,也使得勞動者面臨更大的市場經濟風險。也因此,政府相關部門應當對這些因為共用經濟帶來的風險有警惕之心和防範手段。

  (作者系中國勞動關係學院勞動關係系副主任、教授)

 

[保存]     [全文瀏覽]     [ ]     [列印]     [關閉]     [我要留言]     [推薦朋友]     [返回首頁]
掃碼關注



工人日報
客戶端
蘋果版
安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