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中工網評論頻道民生-正文
“奇葩景區”背後有多少利益投機
北京青年報特約主筆
http://www.workercn.cn2017-05-02來源: 北京青年報
分享到:更多

  當景區評級深度捲入巨大的利益算計之中,註定會喪失掉原本的專業性與獨立性。每一個“奇葩景區”背後,都可能對應著一個涉嫌濫權或失職的地方職能部門,唯有讓後者為自己的“放水”行為付出應有的代價,方可杜絕類似鬧劇重演。

  近年來,我國A級景區數量快速增長,僅4A級景區就從2001年的187家增長至2016年被摘牌前的2800多家。媒體調查發現,在較低門檻下,一些民間公墓、商貿城等竟被評為A級景區,還有一些涉嫌存在邊建邊評、未正式開業便評級成功、違規用地等問題。專家認為,之所以存在那麼多“奇葩景區”,是因為一些地方為擴大旅遊產業規模及影響力,在主觀打分中“放水”評A、在日常複核中“放水”保A。

  墓地、商城居然都可被評為A級景區,這著實顛覆了許多人的想象。此類嚴重注水、名不符實的奇葩景區,不僅絲毫沒有權威性和參考意義可言,而且勢必會給消費者帶來顯而易見的誤導。如此這般,所謂的旅遊景區質量等級評定,在不少地方被徹底“玩壞”。這種飲鴆止渴的做法,在傷害遊客切身利益的同時,也註定會對某地的公共形象造成極其負面的影響。不難預料,由A級景區招牌“超發”所造成的信譽貶值,最終定會讓投機者得不償失。

  旅遊景區的分類定級有著科學的標準和嚴格的條件,僅以3A級景區為例,其標準和門檻就是要“具有很高曆史價值、文化價值、科學價值,或其中一類價值具省級意義”,4A、5A景區的評定標準當然更高。在此前提下,之所以仍會有那麼多景區欺世盜名,主要還是在於“層層委託”的職能管理模式。按照規定,3A級、2A級、1A級景區由全國旅遊景區質量等級評定委員會委託各省級旅遊景區質量等級評定委員會負責評定,省級旅遊景區質量等級評定委員會還可以向地市級旅遊景區質量等級評定機構再行委託。到最後,形成了本地主管部門給本地景區評級的格局,“放水”是自然而然的事情。

  一些掌握低級別景區評定權的市縣級旅遊部門為何會將這種權力濫用?首先,“製造”更多的A級景區,同樣是一個“刷政績”的過程。更不用說,這其中往往還伴隨著權力尋租、利益勾兌的情形。除此以外,發展旅遊產業還存在著地域競爭的問題。在更多A級景區意味著更多客源的邏輯內,各地當然會爭相放水,唯恐“堅持原則”讓自己吃虧、讓別人佔到便宜。

  “奇葩景區”是功利旅遊產下的怪胎,既反映了一些地區和部門急功近利、唯利是圖的發展思維,也折射出了行業主管部門履職不實、把關不嚴、監管不力甚至以權謀私等問題,其後果是既嚴重愚弄了公眾,侵害了遊客的利益,也違背了行業規範,有損旅遊行業形象,破壞了政府部門的公信力。這樣的景區評級機構本身就該被“摘牌”,這樣的景區也該要打回“原形”,責令整改或關閉。

  進而言之,“奇葩景區”層出不窮暴露的問題,某種意義上已經超越了旅遊業的範疇。一些地方和項目熱衷於評上A級景區,主要目的已不在發展旅遊業,而在於炒低價、抬樓價、拉租金。在這種操作手法下,“A級景區”更像是概念炒作的噱頭,更像是以小博大、一本萬利的槓桿。當景區評級深度捲入巨大的利益算計之中,註定會喪失掉原本的專業性與獨立性。權力變現的衝動,遇上了資本投機的訴求,兩者一拍即合,製造出多少“奇葩景區”都不為怪。

  正是看到了既有規則中的明顯漏洞,近些年來,相關主管部門已經有意將景區複核權上收,並且加大了對景區摘牌、降級的處罰力度。每一個“奇葩景區”背後,都可能對應著一個涉嫌濫權或失職的地方職能部門,唯有讓後者為自己的“放水”行為付出應有的代價,方可杜絕類似鬧劇重演。

 

[保存]     [全文瀏覽]     [ ]     [列印]     [關閉]     [我要留言]     [推薦朋友]     [返回首頁]
掃碼關注



工人日報
客戶端
蘋果版
安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