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中工網評論頻道民生-正文
這個刑警有點暖
http://www.workercn.cn2017-12-19來源: 法制日報
分享到:更多

  曾波(左一)與年輕同事交流破案心得。 法制網通訊員 冷曉冰攝

  曾波,湖北省襄陽市公安局樊城分局刑偵大隊民警。從警13年,他經手的案件曾多次被當作典型案件供新警學習;連續3年來,他破獲大案要案120起,打擊處理150人,為群眾挽回財產損失超過1200萬元

  法制網記者 劉志月

  在很多人眼裡,刑警幹久了整個人會顯得更“硬”。但刑警曾波不完全認同這個觀點。

  一般人身上的柔和,在刑警身上已經一次又一次的被磨掉:他們每天和各種犯罪嫌疑人打交道,在窮凶極惡的犯人面前,他們的“硬”要鎮住他,他們的“硬”要讓他說實話,他們的“硬”要讓他服法認罪。

  但湖北省襄陽市公安局樊城分局刑偵大隊民警曾波覺得,刑警其實是個“雙面人”:面對違法犯罪嫌疑人確須異常“嚴厲”,但面對受害人等則要足夠“柔軟”。

  “從警13年,曾波從一個對刑警一無所知的軍人,成長為樊城公安刑偵界‘扛把子’,除了精細的破案思維,他更保持一顆溫熱的心,從人民群眾的利益出發,更快地破大案、更多地破小案、更准地辦好案是他不變的準則。”襄陽市樊城區委常委、公安分局局長楊朝暉說。

  “曾隊平常是個硬漢,再苦再累都能受,但只要受害人一難過,他自己心裡也立馬跟著不好受,他心腸熱,最容易心軟了。”

  ——曾波同事李雪鯤

  俯身摸索著牛棚角落處的大窟窿時,淚水從盲人老太太的眼中湧出。一夜之間,兩頭牛被盜,這是她的全部經濟來源。

  在農村,耕牛是很多人家的大額財產,視如己命。一般防止牛被盜,大部分人會選擇建一個結實的牛棚,或者養條狗,再或者在牛身上掛個鈴鐺。今年6月和9月,老河口市和襄陽市樊城區太平鎮接連4個農戶家耕牛被盜,一共5頭,案值將近10萬餘元。

  當聽到走訪的民警回來說起這位眼盲老婦後,曾波就一頭鑽進辦公室,翻看各方發來的案件資料。

  牛被盜是在一個下雨的晚上,視頻資料十分模糊,基本上看不到什麼有價值的線索。只有村口的一台監控拍攝到一輛“可疑”的農用三輪車,車上一共4人,且都穿了雨衣戴著帽子,只要看到沿路有攝像頭就會熄掉車燈。

  曾波隨即將畫面放大,發現三輪車上有一塊很大的篷布,下面有一塊突起顯得十分怪異,“我懷疑他們是將牛用篷布蓋住進行運輸”。之後一段時間,陸陸續續老河口市仙人渡鎮和李樓鎮也有耕牛被盜。

  曾波四處走訪,調取大量視頻資料反覆核查,最終在一幀視頻資料中發現該農用三輪車的一塊明顯標識。掌握這一線索後,曾波逐步排查,用“新技術+老手段”的方法,鎖定了犯罪嫌疑人張某、王某、劉某和馬某。確認嫌疑人的行蹤後,曾波與同事一起制定抓捕計劃,將4名嫌疑人抓獲歸案。

  案子到此告一段落,但曾波仍心系盲人老婦家的情況。

  “人雖然抓住了,可老人的損失怎麼辦,已經年末了。”想到這些,曾波埋頭連夜審訊。犯罪嫌疑人馬某說,牛早已經賣給牛販子了。曾波找到牛販子,經過一番試探,他明白牛販子和馬某他們之間存在某種交易。經協商,4名犯罪嫌疑人和牛販子自掏腰包,集體退贓。

  11月初,當曾波帶著錢款來到失明老婦家送達退贓款時,老人摸索著牆壁朝曾波跪下了。曾波趕忙將老人家扶起,眼眶也跟著發熱。

  “因為工作忙,曾隊常自責,怪自己沒能好好陪孩子。一有時間他就打電話回家問孩子,有時聽他說話語氣就聽得出他的思念。”

  ——樊城公安分局刑警大隊民警馬全

  今年3月10日,樊城區春園路一家網吧內發生一起搶劫案,4名未成年人在網吧尋釁滋事,搶走5部手機。

  案發後,曾波帶隊,通過偵查蹲守將4人抓獲。看著面前和自己孩子差不多大的“小蘿蔔頭”們,曾波深深地歎了口氣。

  “他們其中有3個未滿14歲,有的父母離異,有的父母忙生意缺於管教,慢慢地跟社會上的壞孩子接觸後就沾染上了壞習慣。”通過了解,曾波覺得這些孩子們本性不壞,被抓後也都第一時間承認了自己的錯誤。

  小高是幾個孩子中最沉默的。當警方通知家長來局裡後,小高的父母不問緣由,衝上來掄起拳頭就要揍。

  “孩子的教育不能這樣!請你們出來跟我聊一聊。”曾波走上前擋在小高面前,將雙方隔離開。經過一番勸說,小高的父母認識到自己的錯誤,並保證日後改變對小高的教育方式,對小高多一些關愛。

  “犯罪行為不是一下形成的,他們處在這個環境中,又一直受粗暴式教育,叛逆是難免的。”曾波介紹,4個人中年齡最大的李強(化名)剛滿15歲,已經達到可以判刑的年齡,而李強對自己的行為感到十分悔恨,父母也十分自責。

  “這麼小的年紀,還有回頭是岸的機會,為什麼不拉他一把呢?”曾波找到受害人,在一番勸說後徵得受害人的諒解,最終李強被判刑2年。7個月裡,曾波成為了李強和他父母之間的橋樑,及時互通雙方的資訊。李強親口向曾波承諾,出來後會重新做人,不再做違法犯罪的事。

  曾波:要對得起“警察”這個名字

  口述:曾波

  整理:法制網記者 劉志月 法制網通訊員 冷曉冰

  我從事刑偵工作13年,從部隊轉業後就做了刑警。現在想想,我當初選擇刑警,大概是出於喜歡,整天幹自己最想乾的事情:破案子,緝拿犯罪嫌疑人,勁頭兒足得像是上足弦的發條。

  我和同事們沐風瀝雨,冰雪天蹲點守候,通宵達旦尋找線索,有的案子破了一半,有的案子毫無頭緒,有的案子正在寫結案總結,每一起案子就像一個個不停旋轉的陀螺。每次查處或偵破一起案件,我都有一絲欣慰,內心都有一點愉悅,感到這身警服沒有白穿。

  這麼多年,我一直有記筆記的習慣,我經手的案子,不論破案與否,我都會把相關的資訊記錄在本,破案的過程就是學習的過程。刑警就是打擊犯罪偵查破案主力軍,要用忠誠和智慧去攻克一個又一個難關,用熱血和丹心做好守護百姓的平安使者。

  這麼多年的刑偵工作讓我逐漸感覺到,隨著社會秩序的好轉,前幾年以大要案為主,現在秩序好轉、大要案下降,在這種形勢下我們要多辦理民生案件,才能切實提高群眾安全感。

  每次破案後,當受害群眾握著我的手說著感謝的話,我都會無比的自豪,感到自己多少個通宵沒有白熬,整日的辛苦有了回報,確實能對得起“警察”這個名字,並再次激勵自己一定要紮實工作多破案,讓人民群眾有一個好的生活、工作環境,為公安刑偵工作付出我的一切。

 

[保存]     [全文瀏覽]     [ ]     [列印]     [關閉]     [我要留言]     [推薦朋友]     [返回首頁]
掃碼關注



工人日報
客戶端
蘋果版
安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