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中工網評論頻道民生-正文
未富先老,高齡農民工的晚年如何保障
張鳳雲
http://www.workercn.cn2017-12-27來源: 農民日報
分享到:更多

  應該說,在目前城鄉二元結構依然存在的情況下,大部分高齡農民工的晚年還是要在農村消化。也就是說,即便城市工商業經濟再發達,高齡農民工的問題相當程度上還是要靠鄉村自己去解決。而對於貧困的高齡農民工而言,現在能夠繼續工作並獲得收入更為迫切。

  在整個國家經濟社會轉型之際,一代農民工的年齡也在逐漸增加,以致成了目前一個不得不重視的問題。近日有媒體報道,高齡農民工群體正陷入“留城工作難找、返鄉缺乏依靠”的困境:無論是留在城市裡打拚“討生活”,還是返鄉繼續“幹農活”,都面臨著養老保險、找工作、職業病等問題。國家統計局發布的《2016年農民工監測調查報告》顯示,2016年農民工總量達到28171萬人,50歲以上農民工所佔比重為19.2%,超過5000萬。

  高齡農民工,是指改革開放後較早離鄉出來的那批青壯年農民大軍。他們大多以出售自己的勞力為生,在工地上推小車,在工廠裡打零工,任勞任怨乾著城市裡的苦活累活髒活,賺的多是辛苦錢。即便這樣,也是那個時代農村比較有闖勁的一批人。中國經濟三十多年的快速發展,令人矚目的城鎮化和工業化進程,很大程度上也是靠著這些來自農村的廉價勞動力支撐的。他們用辛苦攢下的錢維持著一家老小的生活,不僅為農村輸入了大量物質上的財富,還捎帶了各式各樣的思想和觀念回去,以致給鄉村增添了不少活力與光彩。

  如今他們中的大部分已開始老去,卻並未真正富裕起來。隨著經濟社會的轉型,生活壓力持續發酵,養老問題也迫在眉睫,需要引起足夠的重視。

  一是留在城市找工難。高齡農民工的家庭幾乎都不寬裕,所以在本該含飴弄孫的年齡還遠離家鄉,在工廠、建築工地上做著最苦最累的活計。然而,由於年齡偏大,受教育程度偏低,加上沒有什麼特殊的勞動技能,不僅難以在傳統行業繼續就業,也很少能從新興行業中獲得崗位。高齡農民工在越來越專業化的大生產中普遍處於劣勢,一部分人長期找不到穩定工作,收入來源沒有著落。

  二是未富先老缺保障。對於高齡農民工來說,最大的問題是缺少保障。大部分高齡農民工沒有給自己辦理養老保險,醫療保險也僅是報銷範圍有限的新型農村合作醫療,使得他們不能充分享受保險制度帶來的福利;來自村集體的保障也不普遍,只有極少富裕的村莊可以做到這一點,比如年底給村民分紅,平時還有米面油的分配等等;再一個就是家庭的保障,農民工自己的積蓄加上子女的供養。高齡農民工大多來自純農業區,當地就業條件有限,才選擇進入城市打工。這樣的家庭本就貧困,代際傳遞的可能性也就更高,來自子女的供養並不穩定可靠。

  三是返回家鄉融入難。很多高齡農民工在城市難以立足,不得不選擇回鄉這條路。然而返鄉融入當地社會也不容易。從年輕時離家,很多高齡農民工已在城市呆了幾十年,回到鄉村早已物是人非,各方面的不適應便會顯現出來。

  無論是留在城市繼續打拚,還是選擇回到鄉村務農、打工,高齡農民工面前的路堅硬而現實。應儘早從制度層面著手,完善農民工社保體系、協調區域發展、振興鄉村經濟,多方著眼,統籌施策。

  完善高齡農民工養老體系是當下亟須的制度設計。要加大力度統籌和規範老年農民工社會養老保險、醫療保險等基本保障,應保盡保,落到實處;要加快養老金全國統籌腳步,建立農民工養老保險個人賬戶的累加、結算、轉移等多項支付平台,激活分散於多地的個人養老賬戶資金,讓崗位不穩定的農民工有一個穩定的保障。

  應該說,在目前城鄉二元結構依然存在的情況下,大部分高齡農民工的晚年還是要在農村消化。也就是說,即便城市工商業經濟再發達,高齡農民工的問題相當程度上還是要靠鄉村自己去解決。而對於貧困的高齡農民工而言,現在能夠繼續工作並獲得收入更為迫切。振興鄉村經濟,利用當地優勢資源,發展吸納就業能力強的勞動密集型產業和服務業,是解決這一難題的有效途徑。

  這些年來,農村改革的持續發力為高齡農民工返鄉提供了契機。農村集體產權不斷盤活,土地流轉和規模經營方式進一步創新,以及加工製造業向中西部轉移,交通的極大便利,資訊技術的廣泛運用等等都在提供著更多的就業機會。鄉村與農業也在轉型,鄉村旅遊快速發展,農村電商方興未艾,鄉村活力逐漸迸發,各地政府應把握好這種形勢,善加利用和引導,為鄉村接納返鄉高齡農民工創造更多更好的條件。

  需要強調的一點是,對於很多高齡農民工來說,土地是最後一道屏障。只要身體硬朗,回到鄉村的那部分人就能通過土地解決溫飽而不至於在生活上產生太大的問題。在地方經濟發展的過程中必須充分考慮到這一點,切實尊重和保護農民從宅基地和承包地獲得收益的權利,不要急於將土地與房屋變現,以致斷了返鄉者的後路。

  另外,由於農民工外出打工往往具有“老鄉帶老鄉”的特點,在未來的一段時間,極可能出現高齡農民工集中返鄉的狀況,這樣成規模的人口流動勢必對鄉村社會造成一定的衝擊。隨著返鄉人數的激增,以往農民工福利保障不完善所積累的心理困惑、現實困難等等社會問題也會隨之而來。高齡農民工返鄉只是一個開始,社會治理必須跟上。如何將這部分人納入到鄉村治理的框架之中,幫助他們重新融入當地社會,進而轉變為促進鄉村發展的一股力量,值得各地認真思索。

  高齡農民工問題,是農村勞動力向城市轉移過程中需要長期面對的問題,尤其是隨著老齡化社會的到來,有必要從整體上系統地進行研究和解決。可喜的是,如今隨著社會的發展,農民工再也不是“做苦力”的代名詞,雖然還有很多方面需要改善,那些拉著拉杆箱的新生代農民工,卻總是朝著產業工人或者現代服務者的方向在走的。可以預見,他們的晚年,相比他們的父輩也會更好些。

 

[保存]     [全文瀏覽]     [ ]     [列印]     [關閉]     [我要留言]     [推薦朋友]     [返回首頁]
掃碼關注



工人日報
客戶端
蘋果版
安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