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中工網評論頻道民生-正文
怕給家人帶來危險 他與家人很少“團聚”
http://www.workercn.cn2017-12-28來源: 鄭州晚報
分享到:更多

  2月28日下午5點,忍受了一天疼痛,終於忙完手頭工作,準備去醫院檢查時,他還沒走出單位,就暈倒在樓梯上。病床上的他怎麼也掩飾不住心裡的落寞,他覺得自己不應該躺在這裡,他的使命不應該中斷,他更不能掉隊!

  他,就是鄭州警方反扒戰線上的反扒專家——鄭州市公安局豐產路分局案偵大隊副大隊長喻洗。

  病床上還琢磨著抓賊

  3月1日上午,記者在醫院見到了喻洗,他的病情暫時還沒有確診,正在等待各項檢查結果。

  採訪中,他偶爾還有些走神,用熟悉他的同事的話說:“他那個人天天都在琢磨著怎麼抓賊呢。你突然讓他躺在那裡,他能習慣嗎?要是讓他躺個十天半個月,他非瘋了不可。不信,你看看,過幾天他就該哭著喊著出院了!”

  他在哪兒,小偷們就躲開

  1991年,喻洗從部隊轉業到鄭州市公安局反扒支隊,很快成了專家。

  “老喻抓小偷,要是說第二,那沒人能說第一了。”同事毛軍說。

  大型民間集會只要有喻洗在,扒竊報警量就大大縮減。就連他的名字都成了一把震懾武器,有他在的地方,盜竊團夥直接選擇轉移陣地。

  可是,這種名氣也給喻洗造成了很大麻煩。小偷們熟悉他的長相,他一出動就很容易暴露目標。無奈之下,喻洗只能採取各種喬裝打扮,或者偷偷在暗中摸排之後,指揮隊員進行抓捕。即使在如此艱巨的條件下,喻洗依舊能7天抓捕小偷11人。

  喬裝蹲守從早到晚,一守就是一個月

  年前,一群人出現在醫院門口,以“撒瓜子,猜多少”手法行騙,被騙取的錢往往是病患的救命錢。

  為抓捕這些壞人,喻洗曾喬裝成普通市民、病患以及周邊小商販偵查。經常是每天一大早,喻洗一個人來到醫院門前觀察守候,有時到半夜才回家。

  就這樣,經過一個月的蹲守,喻洗帶領隊友打掉3個“撒瓜子”犯罪團夥,收繳犯罪車輛一輛,並刑拘20多人。

  帶病工作:“扛兩天就過去了,人手緊我不能離開”

  住院前,喻洗的高血壓已經嚴重,他每天吃藥壓著,直到28日下午暈倒。

  看到平時堅強有力的丈夫如今無力地躺在床上,喻洗的妻子內心是五味雜陳。喻洗從年前開始不舒服的事她知道,可是沒能阻止丈夫的硬撐。

  “做警察的,哪個沒點病痛?我一個大男人,扛兩天就過去了!盜竊案件高發,隊裡人手緊張,我不能離開。”喻洗拒絕了妻子的勸慰,依然堅守崗位。

  怕給家人帶來危險,很少一起逛街吃飯

  “我整個人都是蒙的,六神無主了。怕他出事,可還是出事了。我很無助,也很埋怨他,埋怨他為啥那麼拚命。”看到恢複意識的丈夫從急救室出來的那一刻,妻子的心也隨之揪得更緊。

  她強忍淚水,怕病床上的丈夫擔憂。

  “老喻做丈夫一點都不稱職,但他是兒子心目中的大英雄,是他的偶像。”喻洗的愛人緩緩地回憶起喻洗在家時的情況,“在家的時間是很少的,有時候出差去山裡,沒有訊號,你只能干著急。說實話,這麼長時間,我們一家三口幾乎都沒有好好逛過商場。他都不和我們走一起,有時候走著走著,你一回頭,他就不見了。有時候說去吃飯,你進去等了半天,也不見他進來。一問才知道路上看見了個小偷,直接抓了回所裡了。我也知道,他不和我們一起是為了保護我和兒子。他天天抓人,不少壞人都認得他,他怕連累我們娘倆。”說著,她的眼圈紅了。(記者 謝源茹 通訊員 韓彥玲 文/圖)

 

[保存]     [全文瀏覽]     [ ]     [列印]     [關閉]     [我要留言]     [推薦朋友]     [返回首頁]
掃碼關注



工人日報
客戶端
蘋果版
安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