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中工網評論頻道國際-正文
澳新個別學者找中國“碰瓷”有多可笑
環球時報社論
http://www.workercn.cn2017-11-15來源: 環球時報
分享到:更多

  這個世界上找中國“碰瓷”的人看上去越來越多,這兩天澳大利亞和新西蘭又各出了一起。澳學者漢密爾頓13日通過媒體宣稱,他的新著《無聲入侵》被出版社擱置。出版社已在聲明中表示只是推遲出版,但漢密爾頓堅持宣揚出版社“畏懼”中國方面的壓力,並稱這是今後在澳大利亞不能出書批評中國的“強烈訊號”。

  14日新西蘭各大媒體發出一條“知名學者呼籲控制中國影響力”的消息,原來新西蘭坎特伯雷大學一名中國學教授今年9月在美國的一個學術會議上發報告稱,新西蘭需要控制中國的“影響力擴張”。那名女教授具體提出六點措施,要求新政府從調查間諜到抵制中國政府影響新西蘭華文媒體等多方面採取行動。

  新西蘭總理阿德恩已在第一時間表示,政府不會要求安全情報部調查中國政治影響活動。

  澳新兩國的一些激進力量似乎成了西方抵禦“中國政治滲透”的第一島鏈。他們近來發出了讓中國目瞪口呆的抗議聲,他們對中國影響力警惕的樣子比我們第一次看到袋鼠時還不可思議。中國要去改變他們的信仰、甚至政治制度了,說不定能在大洋洲搞出“顏色革命”來,這一切真是太有畫面感了。

  如此想象中國“入侵”在我們看來要多荒誕有多荒誕。一直聽說澳大利亞和新西蘭在西方很邊緣,但一些人也沒必要把他們自己的國家當成西方的“馬祖”和“金門”,在崛起的中國大陸面前戰戰兢兢的。

  澳新的事情很複雜,中國是它們的絕對第一大貿易夥伴,澳大利亞同時是美國的盟友,與華盛頓更親近。兩國社會從對華緊密合作中受益,很多人對中國友好,同時那裡的一些“精英”又持強烈反華態度。很難說後一類人到底製造了多大影響,新西蘭政府的對華態度比較穩定,但澳大利亞的對華政策經常飄忽不定,這會影響澳新兩國社會對中國的認識。

  本文舉的兩個例子在澳新社會中非常典型:捕風捉影,但很轟動;不管事情真假,但先給中國形象糊了塊泥巴。

  這是兩個“碰瓷者”,他們通過尖銳抨擊中國為自己吸引來大量眼球。本來這兩人的學術研究都非顯學,一敲響“中國來滲透了”的警鐘,他們一下子獲得了媒體明星般的待遇。這跟前兩年中國有的“律師”和“藝術家”通過在微博上“玩政治”出名,差不多是一個道理。

  中國無論在公開媒體上還是黨員內部會議上,都沒有顧得上討論“解放全人類”的問題。去澳新的中國留學生絕大部分都是自費的,把他們組織起來實施國家宏大的政治使命,中國有關機構恐怕先要向澳新的銀行貸款,把那些留學生的昂貴學費給報銷了。

  中國當然會在與澳新的海量交往中對它們產生一些影響,而且這些影響很可能會越來越多。但這是註定要發生的自然過程,而非基於政治決定的“入侵”。想與中國打交道的人和機構,都會注意少冒犯中國。這就像中國高度國際化的人和機構注意少刺激西方一樣,它屬於國際交往基本規則的一部分。

  我們從沒有要求西方該怎麼做,但西方一些國家經常要求中國做什麼和不做什麼,並且為此施加壓力。這兩種情況之間有非幹涉和幹涉之間的清晰界線。

  當大洋洲的一個教室裡有大量中國留學生,一個教授如果大肆抹黑中國,那些學生可能情不自禁地表達不滿。這與如果一名教授面對印度學生攻擊印度,面對馬來西亞學生抹黑馬來西亞,可能引起的反應是一樣的。只要不對中國存有偏見,中國對澳新的各種奇奇怪怪“威脅”就子虛烏有。

 

[保存]     [全文瀏覽]     [ ]     [列印]     [關閉]     [我要留言]     [推薦朋友]     [返回首頁]
掃碼關注



工人日報
客戶端
蘋果版
安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