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中工網評論頻道國際-正文
北約還能做美歐關係“穩定器”嗎
孫成昊
http://www.workercn.cn2018-07-11來源: 環球時報
分享到:更多

  北約峰會今明兩天在比利時首都布魯塞爾舉行。這次峰會吸引了外界矚目,也將成為西方世界面臨的又一次“壓力測試”,而這一次,壓力仍然來自西方內部。

  在美國對待北約和歐洲安全機制的態度上,可以看到兩幅似乎矛盾的畫面。一方面,“特朗普時代”的美國向北約發起一系列衝擊波。從特朗普競選時高呼的“北約過時論”,到去年5月北約峰會上對集體防禦條款的“大打太極”,再到去年7月訪問波蘭時傳遞西方團結資訊的“標準化”演講,美國北約盟友的心情彷彿過山車般跌宕起伏。

  儘管當前特朗普對待北約的整體言論有所收斂,但軍費分擔問題仍是美國與北約盟友的焦點問題,核心是特朗普要求北約各成員國儘快將其GDP的2%用於國防開支。本次峰會前,特朗普還不忘向北約盟友喊話,“你們要支付自己的賬單。美國不會包辦一切”。這一要求的根源在於特朗普堅持以“美國優先”原則指導其與北約盟友的關係,利益當先、責任置後,認為盟友任何“搭便車”的行為都是耍無賴。

  必須看到的是,歐洲防務開支近幾年已經處於上升趨勢。2014年北約威爾士峰會上,北約成員國簽署“防務投資誓約”,主要內容就是號召那些沒有達到2%標準的成員國停止削減防務相關預算、逐漸增加防務支出,並在10年內實現GDP的2%用於國防開支的目標。2014年烏克蘭危機之後,歐洲國家猛然意識到自己並非已經邁入“後現代”,而是仍要面臨“戰爭與和平”的考驗,地緣政治博弈的現實促使其不得不繼續加大防務支出。

  實際上,過去的美國總統同樣要求盟友增加軍費開支。但與特朗普不同的是,他們推動盟友增加開支的部分原因,是針對俄羅斯的地緣政治考慮,而特朗普給盟友的理由純粹從經濟角度出發,只是為了避免美國再“吃虧”。特朗普對北約“功利化”的認知已經讓歐洲盟友產生深深的不安全感,歐洲擔心美國的安全保障不再是無償和無條件的,歐洲的戰略“鬆懈期”或將終結。在這種情況下,德國、法國等歐洲大國領導人和官員紛紛提出歐洲應加強戰略自主,不僅要在經濟上與美國“有限切割”,還要在安全上減少對美國的依賴和捆綁。

  北約盟友認為,強調歐洲需要承擔更多責任沒有錯,但責任分擔的重點不應只是軍費,更應是扶持歐洲自身防務能力,包括鼓勵歐洲國家在歐盟框架下開展防務合作,如在法德領導下發起的“永久結構性合作”(PESCO)。歐盟自發的這些倡議對提升歐洲的防務效率、增強歐洲國家間協調有重大意義,也將在客觀上鞏固北約中的歐洲支柱。然而,美國對歐盟的防務倡議心存懷疑,並不樂見其成,歐洲認為這是一種短視行為。

  北約盟友擔心的另一個問題則是俄羅斯。冷戰後,北約存在的一大理由就是在地緣政治上繼續遏制俄羅斯,擠壓俄羅斯的戰略空間。而特朗普對俄羅斯以及蒲亭表現出來的曖昧態度,讓北約盟友極為憂慮。就在本次北約峰會後沒幾天,特朗普還要和蒲亭在赫爾辛基會晤,這一時間點的安排讓外界增添了幾分遐想。一場不歡而散的北約峰會和一場言談甚歡的“普特會”,甚至如果會後美國宣布停止北約在波蘭和波羅的海國家的軍演,這恐怕將是北約盟友最不願看到的場景。

  但另一方面,從實際舉措看,不管特朗普說了什麼,美國迄今確實仍在加大對北約和美歐安全機制的投入、加強對俄羅斯的威懾及全球軍事戰略部署。2017年底,美國政府決定向烏克蘭出售包括反坦克飛彈在內的致命性武器;美國2018財年國防授權法案中要求用於支援“歐洲安全保證倡議”的資金增至48億美元後,2019財年國防授權法案又增加到65億美元。美國還推動北約在美國、德國增設司令部,聯合盟友推進“四個30”加強戰備倡議等。

  雖然特朗普與奧巴馬的世界觀有所不同,但美國的對外戰略沒有出現斷層,特朗普政府仍在繼續前任政府的戰略收縮和重心東移。歐洲在美國對外戰略中的重要性會持續下降,美國也不會再心甘情願參與歐洲政治、經濟、外交事務的方方面面,但這都不代表北約在美國對外戰略中已經成為過時的組織。

  美國希望與歐洲盟友達成某種程度的“全球戰略分工”,這就要求在北約的框架下,歐洲人必須逐漸承擔起自己保護自己的義務,並在中東地區發揮作用,美國則必須騰出資源和精力,放眼更具機遇與挑戰的“印太”地區。在最終實現這一戰略設計前,北約若能繼續扮演美歐關係“穩定器”的角色,甚至能夠在美歐關係出現波折時起到“減壓閥”的作用,那才算真正經受住了考驗。(作者是中國現代國際關係研究院美國研究所學者)

 

[保存]     [全文瀏覽]     [ ]     [列印]     [關閉]     [我要留言]     [推薦朋友]     [返回首頁]
掃碼關注



工人日報
客戶端
蘋果版
安卓版